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宫斗之这个皇后不宫斗(四十三)

<文前预警>

*很雷超雷!天雷滚滚

*古风ABO,慎入,全部架空,有参考

*A:乾元,B:中庸,O:坤泽

*最近看太多宫斗剧的产物,佛系宫斗

*大喻小王,宫斗但喻王是真的

*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要看,就不要怪我了😂

*本章有乐张。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

春末夏初,暑气渐盛。

王杰希身上的困顿也到了顶,他本就削瘦,如今也不过看来圆润了些。

打贵妃被禁足,皇后有时同他说话便是半日,他至今仍猜不准皇后心思,看得并不明白,中宫之言又不得不听,偶有困倦,也是强行吊着精神回话。

皇后在王杰希印象中一直是个较为特别的存在,同样身为男性坤泽,他不仅惯常于各类女性所用称号,服饰也渐趋中性,但凡男性坤泽不常使用之粉色、紫色,都能于其身上看见。

他很是不解,转化是后天的,官宦之家出身的男子多半被寄望于承接家族官职,如王杰希自身一般不愿因坤泽身份进宫的必定大有人在,从皇后身上竟是看不出分毫欲与一般男子一样拥有雄心壮志,一展长才的野心。

每每思及此,王杰希那点困惑又随之而起,难道嫁与皇帝就真的需与女子一般?可看到眼前人时他很快地又推翻了心中那点疑问。

 

“王杰希,说个话都能走神,你是不是在后宫待得太久脑子钝了?”站在他身旁的人说道,打上回家宴见到对方那时,张新杰便是有些吃惊,他对这位儿时玩伴的印象到底是深刻,昔日于京中他俩也称一文一武,若非双双转化为坤泽,断了王杰希当年随父出征的念想,又因后来一纸诏书所致,才彻底与人断了音讯。

藏于深宫之中几乎与世隔绝,如王杰希这般心高气傲的,又怎能甘于深宫之中。若非自己早已指婚给靖江王,想来那场选秀怕也是逃不过。

“不,我只是在想,皇后为何甘于做个妃嫔。”王杰希半瘫在椅上,周身铺满软垫,一看便知是皇帝让人好生照看的结果。说罢便是抬眼:“前朝政务不忙?你还有空来我这里?”

说起来,王杰希是真有些羡慕张新杰,既已指婚于皇家,却又能于前朝为官,得偿所愿。

“皇上让我来看你。皇上估计是从王爷那儿听说了咱俩熟识,今日下朝便让人告知,以王妃身份入宫探望。”

张新杰理了理衣袖,“一身朝服的,当真是不合规矩。”又道:“前朝最近没什么需要劳心费神的,要说,也就是数位同僚为吏部员外郎高大人求情。”他坐得十分端正,眼神一瞟不瞟,余光瞧见王杰希坐姿没个正形,看了有些难受,却是知晓原因而未能多言。

“你就不为他求情了?”王杰希问道,“怎么说,你作为言官,左右是曾在人麾下。”

张新杰瞧他一眼,“多行不义必自毙。皇上本欲除他,高家于朝中反手风云,其势力之深,朋党之多,且说与肃亲王也曾交好,无啻于皇上心口上的一根针。养虎为患之事,现今的皇上是不会再作了。”

王杰希点头应允:“如你所言,那么没判死已算宽容。”

“是。”张新杰道:“贵妃这事,算是了结。到底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他啜了口茶:“你最好别想为她求情,若是求情,只怕皇后也不乐意。”

“此话何解?”王杰希挑眉,“难道还是皇嗣之故?”

张新杰颔首,“贵妃一双儿女如今养于皇后膝下,他无所出,若为谋求日后荣华富贵及太后之名,断不可能将大皇子及三公主还给贵妃。”他瞟向王杰希的腹部又道,“你最好也小心些。”

王杰希尝试挪动身体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失败,“你放心,我已准备称病不出。”

他先前也有过几回称病不出,对此算得上是经验老道。张新杰听闻如此先是道好,又是想起皇后心性,便是问道:“如此称病不出,可得让人起疑心了,再说,也不是能一直藏得住,纵然皇上太医均是为你隐瞒,可百密总有一疏。”

王杰希只道:“称病不出必会有人来探,很快就是夏日了,蛇鼠虫蚁渐多。”

“自己当心点。”张新杰起身道别,王杰希仅是目送人出去,未曾远送。

 

王妃在后宫里与人提点,靖江王这头同皇帝说话。他兄弟二人许久不见,此次进宫别无他事,也就是将皇帝叮嘱查办之事一一禀告于他。

靖江王交出清册,为高氏所有关联党羽往来书信及花销,其网之大,饶是亲眼见过夺嫡之争的前皇子也仍是心惊。

往来之人众多,高氏怀其家财几可敌国,皇帝一页页翻阅清册,好容易才长出一口气:“有劳皇兄了。”

靖江王不以为意,“皇上别和微臣客气。”他摆摆手,在皇帝跟前较其他亲王来得更加随意一些,皇帝见惯此人心性,自出嗣以后便是镇日于府中养花种草,日子过得很是悠闲惬意,作为一地藩王,上达天听之际也从不因此骄纵或有二心,颇得圣心。

“高氏可曾给与肃亲王援助?”皇帝寻求一个答案。

多年来,高氏作为六部之首遴选官员派官任用,若多有舞弊,则能斩草除根,此次也是因此彻查。

只见靖江王摇头:“不曾。但遴选官员任用时多有私心倒是真的。”他悉数数来,“嘉德二年,户部员外郎李氏拔擢为侍郎;嘉德六年……”

待靖江王数完,皇帝难得有些发怵,“若官员贤德,不失为一件好事,若是但求无功无过,则难当大任。”

且说若仅有皇帝励精图治,而百官不思进取,也是徒然。

“微臣将其拔擢之官员编列造册,并私下探察于岗位上是否怠忽职守。”靖江王走到案前,翻开另一本成册,并指出:“能见得数人有此迹象,像是这位。”

皇帝便是罢手再不愿读,“虽说人数不多,可这十年他都做了些什么。”

以清明图治,礼教立国,皇帝对此事自然上心,高氏一族纵横十年,虽说当年倾力扶持皇帝登基,到底也是为了家族荣光罢了。

靖江王退开一步,“皇上可知高氏与几位前朝老臣过往甚密?”他说:“前朝老臣当时拥立当今太后为皇后,若您仍记得旧时惠妃之事,万望谨慎行事才是。”

“皇兄所言是为我母妃之事?”皇帝蹙眉,“朕知道了,谢皇兄告知。”

“无妨。”靖江王摆手,“听闻今日早朝后皇上让新杰到后宫探望?”

“杰希自入宫以后他二人便不复见,如今得此空闲,张新杰也别无他事,说说话也是好的。”皇帝清了清嗓子,教靖江王直笑:“他俩儿时就已熟识,进宫一叙,也是好的。”

他怎么不懂皇帝心思,兄弟多年情谊,自然知道皇帝那是担心王杰希在后宫寂寞,靖江王怎么着也都是皇家之子,对深宫以内之景色无不引以为常。

“以前新杰与他在京中并称文武,为兄就问一句,皇上觉得可惜么?”靖江王问道:“若非那回选秀,怕是他早随其父之后入朝为官。”

靖江王说罢,便是目光一凛:“可是太后促成那回选秀?”皇帝颔首应是。

当年因皇后无所出,又因作为中宫却身为男性坤泽乃前所未有,朝臣虽有支持者也有反对声浪,朝中争执不下数年,议论未能停歇,太后因阻绝一切反对声音,便是促成年满之男性坤泽需得进宫备选,此一行径,也是闻所未闻。

詔令布告天下之际,自然掀起风波,太后乃告皇室宗亲不得过问,不可插手,使其噤声才得以将此事铺展开来。

皇帝自束发以来便听从当今太后懿令,未曾违抗,生在皇家最多的便是无奈,为保荣光,当他于大婚之夜发现自己的妻子竟是男人之时便得知一切全在自己那位嫡母的掌控之中,再是不得反抗,他只得受着,与之相敬如宾。

 

“自古以来男子入宫本就是闻所未闻,太后这般不合于理。”靖江王说道:“朝中议论于这十年一直未能真正平息,直到皇上亲征取胜才化明为暗,明面上虽是不言,私下仍是议论。”靖江王叹了口气。

皇帝再次点头:“皇兄所言,朕都明白。”他说:“当年之事朕已派人细查,皇兄勿要担忧。事关母妃,必当明察。”

“既然皇上已有打算,那么微臣便不再多言。臣先告退。”靖江王一拱手一躬身,就此离去。

 

靖江王于后宫前等候,他看着日晷上的影子有一刻钟,春日走到尽头,白日也更长了些,好容易等到人出来,就是迎上。

“后宫一日游,作何感想?”靖江王脸上笑意不断,张新杰蹙眉:“他能待得下去,我算是佩服。”

见人没了少年时候的尖锐,取而代之的是淡然处之的态度,张新杰难以想象得花多少时间方能磨去棱角,时至今日,就是自己于官场打滚数年,也仍未尽数褪去锐气。

“王妃勿要担忧,王杰希既是当时与你齐名,断然不能甘于现状,事情能有转机,也会有转机。”

“但愿如此吧。”张新杰往前走了两步,他回头牵起靖江王的手:“张佳乐,告诫过你数次,勿要再唤我王妃,你可记得啊?”

靖江王腆着脸:“一时嘴快,新杰莫要介怀。”他翻手握紧张新杰的手,再回头看了一眼通往深宫之路,只见天际染上浓重的灰,翻出的青色如锈一般,怕是就要落雨。


未完待续

--

为了方便大家好找+屏蔽,我搞了新的作品tag叫情相留醉,请自由的。

就剩下6回了,想好好写完。

  152 44
评论(44)
热度(152)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