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宫斗之这个皇后不宫斗(二十一)

<文前预警>

*很雷超雷!天雷滚滚

*古风ABO,慎入,全部架空,有参考

*A:乾元,B:中庸,O:坤泽

*最近看太多宫斗剧的产物,佛系宫斗

*反正是个连载,大喻小王,宫斗但喻王是真的

*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要看,就不要怪我了😂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

皇帝见他闪躲也愣了一会,打江南以来就未曾见过王杰希如此明白的躲避意思,愣是有些震惊。

他将手伸过去,也遭人躲开。可王杰希即便躲着,他却找不到眼前少年眼底一丝一毫的惊慌,或是怒气。

皇帝收回手,放弃了与人的一点僵持。夜色浓重,处理朝政也实在累,并不想于此时和王杰希起争执,他知道王杰希向来有话直说,难保不会在此情况下演变成一场口舌之争。

就是拉开床帐后起身,看了王杰希一眼后离去。

临走前招徕管事宫女,又是再一次叮嘱务必看好王杰希。

皇帝比谁都要来得明白他的少年心气有多高,心有多高,天理应也有多高,方能装载那双羽翼。他深深地望向殿内,后拂袖而去。

 

王杰希醒来便再不能寐,他想着方才皇帝离去前那神情,一时内心酸涩无法言语;又见枕边香囊,更是眼眶发热。

原来于七日前托人毁去的物品,竟于此时回到自己手上,便是百感交集嗟叹不得,心上确实止不住地叹息。

皇帝.......喻文州,到底想要做什么,又因何来探,是同情?是怜惜?又或者是什么自己没能想明白的原因?各种可能在脑海翻腾,千头万绪得不到一个极好的回答。

他索性闭上眼,岂知回忆涌上如跑马镫在眼前一幕幕流转而逝,往者已矣。王杰希再度睁眼,望着窗外,当天际翻出鱼肚白时,才因不敌睡意而沉沉睡去。

 

再次召见叶修是二日后的早晨。皇帝才下早朝,听得御前宫女告知舒贵人之事已有眉目,便是大手一挥,传了叶修觐见。

皇帝命叶修彻查此事,心知叶修不敢怠慢,他很是着急,若能真相大白,不仅是能还王杰希一个公道,也能因而杀鸡儆猴,以儆效尤。

叶修走了进来,一如往常躬身作揖:“参见皇上。”

“免礼。你赶紧说吧。”皇帝说道,叶修见状也是不再多言,“舒贵人中毒一事,目前由太医院清查七日来的饮食,并未发现异样。”

“希嫔那儿,也未搜出带有毒性之食器,经太医院查看,没有任何带毒之处。只是......”叶修停顿一会,皇帝催促:“只是?”

“只是,经彻查发现希嫔宫中那几日服用过含羊肝研磨粉末的养身茶品,而舒贵人当日早晨使食用过苦笋,那若是不巧,负责清洗的宫女没有处理干净又或是有心所为......”

皇帝蹙眉:“便能成毒?”

叶修颔首,他望向皇帝,能见到平和的神情下眼底却是焦急,又道:“是能成毒。”

“行了叶修。”皇帝开口:“你可知道这说法不利于希嫔?若是以此事为宫女所误定不教后宫众人信服,二来,”

叶修接着说道:“二来,希嫔必会被冤其心计深沉,竟是算到这一步,仰仗皇上圣宠,算计后宫嫔妃至此。”

皇帝的眉头揪得更加紧,“你既已知道,却还是没能为朕排除希嫔的嫌疑?”

叶修笑笑,他舒缓身子发出一声闷哼,说:“那可不。皇上当我是个半吊子的?”

“此是定是有人故意为之,且不是只一人要使希嫔因此事受罚失宠,若让我说,估计这个局布得也久,也不是一人就能办到,里应外合才是上上之道。”

“此事与舒贵人可有干系?”皇帝问道,叶修却是摇头:“这个不好说。皇上博览史书必然知晓喻氏王朝以前曾有妃嫔欲争宠而害子嗣,以期君王垂怜先例。”

皇帝叹了口气,“那么希嫔呢?”

“臣虽仅与希嫔有过书面之缘,但相信这并非希嫔一手策划,他那孩子怎么可能有这心思。”叶修笑道:“你得信他。”

“朕自然是信他的。”皇帝垂下眼:“怕是他已不信朕。”

“那你得自己告诉王杰希,你为他彻查并且还他公道及清白。”叶修道:“日前我去希嫔宫里,询问管事太监。他告诉我,小厨房确实有新来的宫女,约是事发前月到宫里伺候。详细的,可还要续听?”

听得此言,皇帝心里了然,“接着说。”

“此宫女原为贵妃宫中人,一月前因触怒贵妃而被逐出,后辗转到了希嫔宫里,据说茶点作得极好,希嫔很是喜欢。”叶修望向皇帝,而皇帝也望着他,视线交错下各自的内心便是下了定论。

“你怎么看?”叶修问:“贵妃之父在前朝虽与我没有太多交集,即便如此其朝中势力还是略知一二。”

皇帝沉吟一会,“朕知道了,你下去吧。”叶修得命就是离去,留下皇帝于勤政殿内独自无言。

 

叶修离去时适逢叶秋换值,两人并肩走了一小段,闲话几句家常。

“西北那边的风声收到了?”叶秋问。

“收到了。”叶修答:“回京不过俩月也不得安宁。”他耸肩,“风声到底风声,估计还在筹谋。”

“不须未雨绸缪?”叶秋望向自家兄长,仍是一派轻松,他不得否认也没能否认,心知叶修向来运筹帷幄,又是叹息:“这会儿是哪个倒霉鬼给你扣在边关那个冷地儿没回京过年了?”

叶修弯起嘴角:“你说呢?”

“肯定是方锐那个倒霉鬼。”叶秋道:“副将真不容易,凄凉。”

“哎这么说话的?不跟你唠了,我去接孩子啦。”叶修与他道别。

 

皇帝思前想后,便是往后宫去了。自二日前去过王杰希寝宫以来未再涉足后宫,任凭敬事房如何焦头烂额也仍旧不为所动。

可这会儿他必须演场戏,好拯救他的希嫔于绝境之中脱身。

皇帝先是让总管太监召来当日参与此事的众人,并将皇后与贵妃一同请至王杰希宫里列席,王杰希见人来,也仅守君臣之礼跪拜入席,除此以外,并未再看皇帝一眼。

 

皇帝不为所动,于宫中主位落座,皇后在他身旁,接受众妃嫔行礼。

“朕今日找你们来,可知何事?”皇帝望向舒贵人,眼前少女低着头,不发一语。他接着说道:“必然是为了舒贵人中毒一事。”他与管事宫女道:“舒贵人身体方才康复,赐坐。”

舒贵人行礼起身,管事宫女给她拿了凳子让人坐下,皇帝又接着道,“朕今日来此便是要询问希嫔。”

“臣知无不言。”王杰希回答,他面上未见愠色,语气也较先前平和。

皇帝问道:“希嫔,你宫里的小厨房,都是何人打点?”

王杰希望向管事宫女,毕竟这事儿他也不知道。平日里王杰希对下人虽好,可宫里不乏有趋炎附势离开的、或是见人得势便靠上的,人来来去去,他纵使记得也不一定能叫出姓名。

管事宫女代答:“奴婢去唤她来。”皇帝于是应允,宫女被提调至皇帝跟前时瑟瑟发抖,细如蚊蚋地道:“皇上吉祥......”

“抬起头来。”皇帝道:“你就是负责小厨房的宫女?”

“是的......”许是没见过这般排场,那宫女愣是不敢抬头,皇帝使了眼色,让总管太监去扳。

“朕令叶将军彻查,发现希嫔宫中的饮食与舒贵人的相冲,因为导致中毒之事,实为不谨慎所致。皇后,贵妃,你们怎么看?”

贵妃闻言便是附和:“皇上说的极是,臣妾以为,负责后宫主子们饮食之人必当更加留心才是,若如这个奴才一般,则岂不有更多人因此受害呢?若是一个搞不好,伤到皇上最心爱的希嫔可怎么才好?”

立于一旁的李常在哼声,教众人望向他,他勾起嘴角是笑,“贵妃又怎么知道不是希嫔自导自演呢?舒贵人说是不是?”

舒贵人摇头,不发一语,李常在还想再说,却让人阻挡。定睛一瞧,能于此番阻止也没有别人,皇后开口道:“皇上的话臣妾深以为然。”皇后仅是回答皇帝,“皇上以为宫女应该如何处置?”

他望向王杰希:“希嫔可有话要说?”

得皇帝一言,王杰希于是对着宫女开口:“既是无心之过,那么你就离开我宫里,去浣衣局吧。”

此言一出,便听得众人甚是惊讶,皇后随即道:“希嫔觉得如此责罚可好?”

“没有什么不好。若皇后娘娘觉得不好,那么按宫规处置便是,不须问过臣的意思。”王杰希回答,又道:“劳烦诸位娘娘移步臣宫里实在让臣愧疚。”

皇帝瞧着王杰希消瘦的双颊,心里很是不忍,便道:“这个人交由皇后处置,希嫔的禁足即可解除,都散了吧。”

众人纷纷离去,宫女也由皇后宫中之人压解而去,皇帝驻足为走,王杰希也不管他,打了个呵欠便往房内去。

 

皇帝跟上他的脚步,只见王杰希坐于案前,并未瞧他任何一眼。

“杰希。”皇帝放软了声音:“你在怪朕。”

王杰希用余光扫过去:“皇上此言差矣,臣不敢。” 

“既然没有怪朕,为何不发一语?”皇帝穷追不舍,看到王杰希作如此反应也能得知对此心有怨怼,他的希嫔太聪明了,自然知道方才就是一出戏,一出警醒主谋,高高拿起轻轻放下的戏码。

“皇上何须在意?”王杰希抬起头,将笔置于砚台上,“我说什么,不说什么,于这些事情能有什么差别?”

他又道:“原来在宫外我很快乐;入了宫,谁都把我当成主子对待,理应更像个人才是,奈何口到底不对心,一次两次三次的陷害挑拨,你可知道我就要成为那个开始学着心思重的嫔妃,甚至快失去原来的自己了?喻文州”。

皇帝没见过白日里的星子,可王杰希的眼里有光,璨目夺人,得堪比当空的日头眩目。

“朕知道。”

王杰希站起身:“你不知道。”他笑:“贵妃这回陷我于此,必然能有第二次第三次。”说罢,又是退后两步,“皇上只是宠我,却不护我,如此一来谈何心意相通?微臣年幼方知家中父母相持相依,”望向皇帝的眼神决绝,“事不过三,我一切都不要,只愿皇上让臣离去,从此再不相见。”

这般眼神炙热的王杰希,他已许久未能见得;上一回是江南,这一回却是要与自己分别,宫墙之高,到底没能囚住一颗心。

“求皇上成全。”

皇帝哑着声:“朕成全你。”

 

烟花三月,皇帝下诏,希嫔褫夺封号降为庶人,令其十年不得回京。

 

王杰希离开皇宫时是个晴朗的天气,皇帝立于勤政殿外望向宫门。

杰希。他在心里念道。

“文州啊,你这是何苦?”叶修凭栏叹息,只见皇帝摇头:“人都打点好了?”

“都办妥了,全照你说的办。只是.......你这么做又有何意义?”

皇帝登基后第一次以喻文州的眼神看他,过去仍是柔情多情的王爷同叶修说:“我愿护他,一生平安。”



未完待续


  205 58
评论(58)
热度(205)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