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宫斗之这个皇后不宫斗(十九)

<文前预警>

*很雷超雷!天雷滚滚

*古风ABO,慎入,全部架空,有参考

*A:乾元,B:中庸,O:坤泽

*最近看太多宫斗剧的产物,佛系宫斗

*反正是个连载,大喻小王,宫斗但喻王是真的

*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要看,就不要怪我了😂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

王杰希随着小太监一路奔跑,叶修慢悠悠地跟在后头,一步抵得上小太监两步,也不算落后太多。

宫城实在太大,角楼离后宫有些距离,他们三人还是用了好一会儿时间才抵达舒贵人寝宫,他一脚跨入门内,回头一看叶修停了下来,靠在门边上。

面对王杰希投来的目光,叶修仅是摆手:“不合宫规。”

本来后宫禁地本不应有侍卫以外的外人游荡,又何况还是个乾元,即便叶修因皇帝的喻令而获得出入许可,无事便踏入嫔妃寝宫这事是不合规矩。

王杰希点头,叶修又道:“你自己当心。”

 

舒贵人因是贵人,并不若王杰希一般能够住在主殿。他走到偏殿外迟疑了一会儿,里头人声鼎沸,怕是都因此事而七嘴八舌着。王杰希深呼吸,告诉自己以不变应万变,便是踏了进去。

这才入内,就见得数双目光朝自己射来,太医在此自然不说,其他妃嫔们也有在场的,瞧他的眼神有恐惧的有生气怀疑的、更甚者有人瞧着他来此便是上前揪住衣领,质问:“你还敢来?”

王杰希轻蹙了眉,他将那人手拿开来,眼前这人是与自己同时进宫的男性坤泽,多数坤泽并不若他习武,那点儿小猫一样的力道很快就能松开。

虽是相见相识不相熟,可看服装也能知道此人与自己同样身在后宫之中,与自己一般同是嫔妃,且位份比自己要低。

可此时不宜与他人起争执,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

王杰希望向太医,开口问道:“舒贵人怎么样了?”

太医毕恭毕敬地道:“舒贵人并无大碍,幸亏发现得早,且此药长期服用才会造成人神志混乱。”

王杰希思忖着方才小太监同自己说的话,又问:“太医你说此药长期服用才会造成人神志混乱不清,那么,舒贵人仅是喝了一杯茶又何以有这么大动静?”

太医摇头:“许是舒贵人用了其他食物或是药物造成的交叉作用,也可能是贵人体质敏感,才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

一旁看顾的宫女便是开口:“贵人早膳也就多吃了些笋,她本就喜欢苦笋,奴婢没拦着就让贵人用了。”又是抽抽噎噎道:“我们贵人对待下人们都很好,怎么就会遇上这种事呢.......”

前来看顾及看戏的妃嫔们更是此起彼落地讨论起来,不过数言便让这宫里嘈吵起来,苗头无一不指向王杰希。

方才的男性坤泽首先跳出来,便道:“早上大家伙儿到皇后娘娘那里请安时舒贵人还好着,就上希嫔那儿喝了一杯茶便出事,怎么说都有问题啊。”这人看上去比王杰希年纪大上一两岁,生得极好,一双桃花眼飞斜上挑,摆在坤泽中也是出挑的长相,说女气,那也是有那么点的。

王杰希瞧他一眼,又道:“你是?”

那人便回:“常在李氏。希嫔不认得我一个小小常在也是自然,平日里不与嫔妃打照面,又蒙圣宠眷顾,自是看不起其他妃嫔的。”

李常在环顾四周,却是教众人噤声,王杰希直勾勾地望向他,一言不发,他并不急于为自己辩护,倒是想看一看眼前人还想说些什么。毕竟自己从不出席妃嫔们说话赏玩御花园的行列,遭人挤兑这事儿也在料想之中。

李常在见他不言不语,便是又道:“我与舒贵人素来交好,此时此刻为她说话又有什么。希嫔若是能够证明并非自己所为,那么嫔妾就下跪向您磕头谢罪。”

这么一个罪名就这么牢牢被到自己头上,王杰希自然是不服气的,这怎么看,也分明不是自己做的,他于是开口:“茶我也喝了,没有任何问题。”又想起茶叶乃是皇帝御赐,便又道:“茶叶是皇上亲赐,李常在的意思是,皇上给的茶有问题?”

王杰希这会儿这么一说,倒是教人噤声。在场无人不知眼前希嫔得宠,但凡是好的吃食用物皆有人一份,皆是毋庸置疑。

众人僵持不下,并没有一人愿意回话,谁都不愿意承担质疑皇帝的后果。

 

“是谁在此吵闹?”忽有声音传来,王杰希回头,便见得人走进来,唯一的妃位他还是认得的,便是行礼,“请淑妃娘娘安。”

王杰希最初不知是主殿住的是谁,见人堂而皇之地步入偏殿,心里也有了些盘算,他往后一看,还见到叶修朝自己使眼色,故作镇静。

“都起来。本宫去给太后请安,回来就听到你们一群人吵吵嚷嚷成何体统。”淑妃瞧了眼躺在床上的舒贵人,又看了眼太医,便问:“舒贵人这是怎么着?”

太医老实回答:“舒贵人不慎服下毒物,眼神涣散青盲,幸亏发现及早,现已无大碍。”

“淑妃娘娘明鉴,这事儿肯定与希嫔脱离不了干系!”李常在首先发难,将来龙去脉诉说一遍,便是恶狠狠地盯着人,“希嫔既有圣宠,又何需如此陷害贵人?”

“李常在,不得无礼。”淑妃歪着眼打量王杰希,便问:“希嫔,此事可与你有关?

“确实不能算是与臣无关。”王杰希说道:“舒贵人自臣宫里回来以后才出现的急症,实在蹊跷。可此事并非臣所为,若有欺瞒愿遭天打雷劈。”这话说得真心诚意,并举起一手立誓。

“这事儿依微臣看,还是请皇上来的好吧?既然差点儿要闹出人命来了。”叶修的声音从后头响起,他站在内厅,不与妃嫔们站到一起。

话音一落,便惹得众人皆望向他,本来后宫出现外人便已是破例,况且是个前朝要臣,理应不能踏足后宫。淑妃便是说道:“叶将军最近接送大皇子上下学,本宫请他至宫内喝茶,就听到你们几人吵吵嚷嚷。”

叶修笑嘻嘻:“多谢淑妃娘娘为微臣解释。微臣感激不尽。”他随即望向王杰希,“希嫔觉得如何?”

王杰希不闪也不躲,点了点头:“我问心无愧。”

 

皇帝摆驾淑妃寝宫时没有意外地见到王杰希,他未将目光停伫于人身上,走上宫内主位坐了下来。方才看戏看护的一干人等也挪了窝儿,全在正殿里呆着,叶修则立于皇帝身旁,比总管太监离得都近。

皇帝叫来舒贵人的膸侍宫女,详细地询问事情发生的经过,又是让太医讲述病情,才垂着眼又抬起头,道:“希嫔。”他将目光投向王杰希,略侧的身体朝向宫内主位的淑妃,“此事可是你做的?”

“不是臣做的,望皇上明鉴。”王杰希回望,皇帝点头,很快地将眼神移开,并对淑妃说:“这事情朕会交代人彻查不得有误,舒贵人还望淑妃好生照拂。”

“舒贵人既然在臣妾宫里,臣妾自当好生看护。”淑妃颔首,皇帝望向叶修,“叶修,你送希嫔回去。若无朕的口谕,不得擅出寝宫。”

王杰希心知皇帝必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偏袒谁,纵然是自己,若有嫌疑也得洗清了再说。可他心里掩盖不了那点失落,破出了一道小口子。

 

“朕还有政务,都散了吧。”

 

皇帝来去似一阵风,妃嫔们也在淑妃的命令下各自回宫,李常在恶狠狠地瞪了王杰希一眼以后离去。

踏出宫门步于长街上时王杰希不发一语,叶修仅是拍他的肩:“弟妹啊,你别在意。”

“我没有在意。”他说。

“你心里难受我知道。”叶修挠挠头,“被栽赃陷害,很不好受是人之常情。”

谁能好受?王杰希心想如此,皇帝此举无异于当他行凶而禁足,俨然落实了争风吃醋陷害他人的罪名!他咬紧下唇,还是不发一语。

“文州的性子我是最清楚的,我们皇上这么做,是要保护你。”

“保护我所以禁足我?”王杰希终于抬头,他望向叶修的眼底有着水气,“无异是不信我!”

叶修睁大眼,虽与人相识至今不过两个时辰,也没想到眼前尚称稳重的少年坤泽竟有此神情,气恼又绝望,这会儿连叶修都感觉不大妙,便是赶紧缓颊:“微臣会将此事彻查个水落石出,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他告诉王杰希,你且莫急莫慌莫害怕,却也不能知晓少年坤泽早已沉入水底,冰凉的心。

 

皇帝爱他敬他,却不信他;他想相信皇帝却总是伤心失望,再不言语。

若世间都与我作对,最少我身旁还有你,前提得是有你。他望着自己腰间的一枚香囊,然后扯了下来,放到叶修手上。

“替我处理了它吧。”

叶修蹙眉:“王杰希,你这是何苦?文州他......”

王杰希却是摇头,“拜托了。”

“......知道了。”叶修将香囊收进怀里,他们已步行至王杰希寝宫前,就是叹了口气:“进去吧。”

 

眼前的宫门高耸,却像是牢笼的入口,王杰希不想踏入,却又非得踏进去。

这是一只华美的笼子,琉璃砖瓦砌成,用来囚禁自己,将渐丰的羽翼上划上一道道口子,于是再不能飞翔。

 

他朝叶修点头,“嗯,再见。”


未完待续

  186 67
评论(67)
热度(186)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