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宫斗之这个皇后不宫斗(十一)

<文前预警>

*很雷超雷!天雷滚滚

*古风ABO,慎入,全部架空,有参考

*A:乾元,B:中庸,O:坤泽

*最近看太多宫斗剧的产物,佛系宫斗

*反正是个连载,大喻小王,宫斗但喻王是真的

*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要看,就不要怪我了😂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

这年冬天特别冷,京城终日下雪,就是皇城也不能幸免。

雪下过了以后是雨,雨接着雪,天气阴湿得大半个月未曾见明朗的天。王杰希瞧着窗棂后头的景色,一成不变的白与灰朦胧视界,而这一切好似与他无关一般,雪还在下,估计没有消停的意思,便是将目光移回手中的书卷上。

管事宫女搬来火盆放于他脚边,又转身给人拿了床毯子给披上,王杰希一动不动地任她摆布,到底也是习惯。

管事宫女年纪要比王杰希大上许多,本应是能够出宫的年纪,王杰希得知这事以后问道:“你能出宫婚嫁就出去吧,也是好的。”

在宫里也是受累,且不说王杰希自己对宫人如何,圣宠总有此消彼长之时,而如他一般先是专宠,而后失宠,宫人待遇自然大不如前。

作为一宫主位,王杰希自然是不乐意耽误任何人的。他这么说,也是为了这年纪较长的宫女着想。

可管事宫女只道:“奴婢宫外也没有亲人,不如与您做伴,也是好的。”她对王杰希笑笑,“或许有些僭越,但奴婢较您大上几岁,您若是愿意也能将奴婢当作姐姐。”

王杰希笑着应好,他在宫里没有相熟的妃嫔,管事宫女及太监对他算得上忠诚尽心,也就这么用了下来。

打皇帝不来宫里以后,也静了许多。人情冷暖,蓄意奉承,在他眼里看得透彻。

人都说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王杰希有点庆幸自己的寝宫较为偏远,他虽是不哭,可见到新人笑......心里要说不有点儿发酸那是不大可能。

曾经相信骨肉之躯都会疼,如今想来许是自己太过单纯。

握在手上的书卷久久未翻上一页,管事宫女终于开口:“主子,您大半个时辰没翻页了,若是累了不如休息一会?奴婢去给您拿点点心来。”

回过神来,王杰希望向管事宫女摇头:“你忙你的,无须理会我。”他站起来舒展身体,又道:“这雪得下到何时啊,可太冷了。”

毯子从肩头上落下,王杰希没忍住凉意侵袭而来,哆嗦了一阵。

这才想起雨露期就在这几日,便招来管事太监,让人到太医院拿药去。

本来这后宫里嫔妃众多,十有八九皆为坤泽。皇帝哪里顾得上每位妃嫔,无论受宠与否,太医院都能按每位嫔妃的周期及体质调制方子以渡过这段时间。

 

王杰希突然想起,皇帝曾是有意无意地伴自己度过了一回的。

又说物是人非,打引产以后皇帝连涉足此地都再没有过,别说是陪自己度过,怕是连人长成什么样估计都忘得干净,他想了想,自己还记得皇帝长什么样么?便是觉着有些朦胧。

雪还在下。

 

 

腊月中最重要的行事便为一年之末的除夕家宴,这是王杰希入宫的第二个年头,第二次的家宴。王母于除夕前进宫探望,见到人时除了心疼还是心疼,也顾不上给王杰希行礼,就是问道:“杰希最近可好?”

“一切都好,母亲切勿担忧。”他不要家里人为自己烦忧,便不与王母多说。“年关将近,家里一切可好?”

王母抚上儿子看上去清减消瘦的面庞,“家里很好,你爹也从边关回来,和叶将军一道返京。”

听得此消息,王杰希也是高兴。王母接着道:“你爹可争气,差事办得极好。听说皇上也高兴,对他很是倚重。”

“甚好。”王杰希回道,他挂着一抹浅笑听着王母说话,便也觉得不如去年思念挂记家中。

王母离去时与他交待,“杰希啊,若有委屈,就给娘写家书。”

王杰希颔首道好,目送王母离去。

委屈的伤心的都过了,写与画,天气好时打上两套拳,什么不开心的也就过了。

现如今王杰希没有太多奢求,只是需要点时间沉淀。

 

除夕当天是个晴朗的好天气,宫里宫外洒扫清洗好不热闹,各宫于宫前摆案祝祷谢天,待到开春便由皇帝及太后领众人祭天,以祈求国运昌隆,风调雨顺。

王杰希没闲着,他倒是喜欢做这些事情,天气晴朗让心情也跟着好上许多,做起这些事情来更是利索。

宫人对主子这般亲力亲为也不意外,这都第二年了,他们主子比起各宫那些金贵娇柔的不知道强上多少,体恤下人亲力亲为就足以让人为之称道。

这会儿王杰希拿着杂巾抹着桌,宫外传来一阵嘈吵声响,他便是有些好奇地探出头去,就见到管事太监正与内务府总管争执。

“去年给希嫔准备的礼服可不是这身!”管事太监说道,“皇上也知道的,你们就拿这种东西来搪塞么?”

只见内务府总管露出为难的笑脸:“您别与小的为难吧,去年希嫔还是贵人,自然不能同今日而语,但凡贵人以上,都得穿的这身,要不太后与皇后那儿我可交待不过去啊。”

“男性坤泽的礼服与女性坤泽的不同,给希嫔穿的当是男性坤泽的。”管事太监咬住不放:“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了!去年可是完全照例办的。”

“您这......哎我们也是听命办事啊!”内务府总管还道:“皇后都吩咐了。”

王杰希听着人说,也觉得有道理,便由着管事太监闹腾去了。宫中势力虽说尽人皆知地此消彼长,如今他不得宠了,奴才们也跟着欺负主子了。王杰希心里嗤笑,面上无动于衷。

管事宫女见他如此,就问:“主子您看......”

“让他闹腾够了我再出去吧。”王杰希放下杂巾,“你也不要掺和。”

管事宫女只得应允,她有时拿这位主子也没有办法,虽说较刚入宫那时得要沉稳了不少,到底还是古灵精怪,算吧,谁让他还年轻呢。

 

待到外头争执已过一刻钟,王杰希才是慢悠悠地走出去,内务府总管见人来便是行礼:“给希嫔请安。”

“不用了。”王杰希好整以暇地靠在柱上,“嘴上的安就别请了,心不对口是要难受的。”

他转向管事太监:“你也别和他们吵,人家给什么我们穿什么就是了。若是有人问起不合礼节,那我到时候再直接给皇后说您吩咐内务府送这身来,臣只能遵旨穿上。”

王杰希对着内务府总管笑笑:“总管以为如何?”

内务府总管听得这话,赶紧下跪:“希嫔恕罪,饶命啊!”

“哦,都忘了不是贵人了。这时候该自称“本宫”是吧?本宫的佩剑不在,要是还在的话.....你这颗头也用不着送去慎刑处处置了。”他长出一口气,给管事宫女说:“收下吧。晚上就穿这身去。”

管事宫女才要接过,内务府总管急急忙忙地抢了回来,道:“希嫔请别发怒,估计是小奴才们搞错了,奴才这就给您换去,马上送到。”

王杰希瞥了眼人,便是笑笑:“本宫等着。”

待送走了人,管事宫女与他相视一笑,王杰希说:“可别叫我娘娘。”

“奴婢知道。”

 

礼服于家宴开始前送抵王杰希寝宫,这回换了套素雅的男性坤泽礼服,他很是满意,管事宫女问他:“主子今天可是生气了?”

王杰希将手穿进袖中,“人呢,最忌落井下石。”他眨眨眼,眸子显得明亮许多,“走吧,要赶不上了。”

皇家的家宴按品级入座,王杰希为嫔,不若皇后贵妃及四妃等人品级高,也就自然坐得离皇帝远些。王杰希入座时略有耳语,几位贵人及嫔位对着他指指点点,他也不甚在意。

到底是走个过场形式,去年那一回皇帝的目光还是尽往自己身上摆,今日估计有了新宠,也不会与自己有过多交谈。

家宴上必然少不了眼神的交流,可王杰希不在意,他也不许自己在意。环伺四周,可见但凡坤泽各个娇艳如花,怕是看都看不过眼吧。

家宴开始笙歌不断,众人敬酒,轮番献上给皇帝、太后及皇后的祝福。他没有笑,也没有给皇帝一个正眼。

皇帝远远地投注目光,而王杰希没有看见。

 

脂粉气味及花香酒气糅合在空气中散开,王杰希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碍于礼节出于无奈只得参加,好容易到了宴席的尾声,才是随着众嫔妃们站起,并恭送皇帝及皇后等人离去。

管事太监搀扶着他走回去,几杯黄汤下肚竟是有些眩晕。王杰希虽知自己有些不胜酒力,可也不知因何而起,他给管事宫女说道:“一会儿回去我要沐浴。”

管事宫女应是,便先行回宫给人备上。

 

“这天冷的,主子其实能明日再沐浴吧?”管事太监问道。

“不成,今儿宴席上的气味搞得我头昏,不沐浴怕是要粘到身上了。”王杰希走路有些摇晃,他入宫中就往沐浴房去了。

他沐浴不要人服侍,泡进热水里时发出一声喟叹,眼神也见清明许多。

回忆着方才的宴会,竟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华服、家宴都是如此虚伪,究竟有何意义。

他正欲闭上眼,却听得管事宫女在沐浴房外喊:“皇上,我家主子现在沐浴呢,皇上到厅里等一等可好?”

王杰希直起身,才想发生何事,便见人一脚跨入门里,很是深沉地望着自己。

“臣不知皇上驾到,有失远迎,还请皇上恕罪。”王杰希望向来人,不卑不亢地说道。



未完待续

  229 69
评论(69)
热度(229)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