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高城不破(一)

*双将军,相爱相杀


--

足音轻点于地,状若掷地有声。

 

夜里一人前来营帐,于帐外驻足,叫人通传。

营地此时非灯火通明,状若隐蔽,阵地样貌消融于子夜中,三里内不闻鼓声,静谧非常。

帐内灯火晦暗,不消一刻便有人迎出,顷刻间稀薄月光隐于云后,转瞬风雨鄹起,掀起帐幕之人同来人道:“你进来吧。”

那人点头,并随之入幕。

 

随人带入的气流令帐中烛火摇曳,于案后端坐之人定定瞧他,面上阴影疏落,可冠发簪缨,身着甲胄,眼色凌厉,在如此深夜依然让人望而生畏。

来人并不畏惧于眼前人,好生行礼,双手抱拳,略为弓身,待一套完成,便是打直脊梁骨,道:“师父。”

“高英杰。”案后之人总算舒眉展颜,他站起身,行至案前,与称呼自己为师父的青年靠近许多。

“怎么来了?”看上去较青年年长许多,被其称做师父这人如今坐镇主场迎战,是为阵中主帅。

“师父久经沙场,徒儿并不过度担心您。”高英杰说道,“乃是奉旨前来。”

“可是带来圣谕?”

“自然。”高英杰自怀中掏出圣谕,星芒闪烁的双瞳时而隐蔽于长睫之后。

“王杰希,接旨。”

话音刚落,便见得他的师父,此营主帅王杰希听从话音跪下。

帐中除他二人之外无外人,高英杰的声音压得极低,仅他二人可闻。

他诵完一遍,将圣谕交到对方手上,又是退开一步,搀了他师父一把。

王杰希起身随之抬头,紧蹙双眉,直到眉间已出现山谷沟劐,才和缓地说道:“国内一切都好?”

高英杰摇头:“国内一切安稳未见火星,只是………”

他望向王杰希,欲言又止。

如今硝烟冲天,大军行至此地已有数月,战况胶着不下,向前推进不足百里,两军仍在观望不前,楚河汉界泾渭分明,虽道偶有突击,破解化阵非为难事,以计闪避,以勇迎击,皆有所闻。

王杰希作为一军之帅,一国之将,对此现状了然于胸。

他于是点头,“大军于此地数月不得推进,耗神伤财。”

高英杰称是,又道:“陛下的意思……师父明白就好。”

“自然明白。”王杰希答:“我军仍占上风,你同陛下说,不出三月,定能破其阵。”

“徒儿这就回去禀报陛下。”高英杰不好干涉师父决断,又是点头,他心知三月勉强,若是强求则不能得,况且敌军将领为神州四大智将之一,断不能掉以轻心。

王杰希望向他,“请陛下切勿躁进,还有,让你方师伯别再给陛下瞎出主意。”

高英杰松缓了仪态,腰杆仍是打得挺直,他笑道:“师伯乃一国的国师,虽不能作为将领同师父您一道上战场,也是少不了在陛下烦躁时多说上两句话的。”

“他想上倒不是不行,就怕那点伎俩让对方全给摸清,届时不说破阵吧,就怕反过来阵破。”王杰希叹息,他作为一军主帅,思量较多,若非七成把握,也是不敢贸然行动、妄言轻重。

高英杰深以为然地点头,师伯的性子他不是不知道,作为国师自然心思缜密,只是较他的师父还是差了点。

稍加挪动身体,便是站到高英杰身旁,许久不见自己的关门弟子,见人不若旧时唯唯诺诺,深感欣慰,自他出兵以来已有年余,季节经过一更迭,由春花到秋叶,从清露到冰雪,一一尝尽。

战情胶着不下,王杰希作为主帅自然知道战线拉长旷日费时不说,军心也得涣散,如今两军相隔不过百里,没有任何言动令人实在心焦,虽说急不得,却也是缓不得。

他望向青年的脸庞,少年时期柔和的线条尚未完全褪去,还留有些许痕迹。

彼时他的师兄,当今国师的方士谦曾说道:“小孩子不摔几次不会成长,你这么护着,英杰怕是一生都不懂得飞。”

回想起这事儿的王杰希沉吟一会,如今看来倒是半点无差。

“看来你比以前要成长许多。”王杰希说道,“你师伯确实说得对。”

高英杰不解:“师伯说了什么?他连我都议论过?”

王杰希颔首,略作思量,半晌才道:“议论……与其说对的你,不如说对的我吧。”他只手搭上高英杰的肩,也能感觉到青年身型与过往不大一样,较为厚实。

“为师不在,你可有好好学习?”王杰希问道,答案必然是肯定的,端看眼前徒弟神态样貌都多有长进,看上去更是自信许多,心里早有答案。

高英杰收起原来渐趋松缓的神色,道:”自然是有的,师父不必挂心。“又是停顿一会儿,续道:”英杰此次前来,除圣谕以外,还给您带来这个。“他从怀中掏出一本册子,交予王杰希。

“能为师父您出的力不多,徒儿愚钝,只能就这三四年来蓝雨征战的轨迹给您做一份记录。”

王杰希道好,就是接过,“难得你有心。”

高英杰摇头,“那么我就先告辞了,还得尽快回宫禀报。”

师徒二人话不了几句家常,王杰希将人送到营帐之外,将一把纸伞交予他后才是叮嘱:“避开战场,回程切记当心。”

他目送人离去后转身回到帐中,雨势越发大了起来,拍打至帐幕上落下沉重的叮咚声响,怕是要一夜无眠。

王杰希脱下甲胄,手里揣着高英杰方才交予自己的册子走到榻边,蓝雨的征战记录……么。

两军交战在即,就算有征战记录又能如何,且说对方将领也非不熟悉之人——喻文州,那不仅仅是一面之缘,相处三月,走过山峦沼地,尚能说是相知,虽不至相惜,也是彼此了解甚深。

旧时神州局势不若现今一般险恶,尚且能说是彼此拉锯,非于神州大陆上遍生硝烟,中立小国也算不少。自霸主嘉世倾颓覆灭以来,诸国心思越发明白,或有扩张领土或有一欲为天下霸主,无不是昭然若揭。

他便是于那时被召回微草,再听见消息已是智将一战成名,而后名动天下。

王杰希翻阅手上记录,其中更有对喻文州战术阵型分析,他撇嘴一笑,摇了摇头。

喻文州是否在履行当年一别之前所立之约,他尚且不知。

再见面竟是百里之外的对峙,也叫王杰希有些无奈,若说懂他心意,那么非喻文州莫属,此番为敌,怕是终身为敌。

——此番一战,若非你死,就是我亡吧。王杰希闭上眼。

帐外的风夹带水气钻了进来,将烛火扑灭,帐中不复光明,一片沉寂的夜降临,仅有雨声相伴。

 

《未完待续》

--

总之在飞机上先撸了点梗的第一回,十万字努力一下w

暂时不想上tag,大家随意看吧。

索索和留行的那个梗之后再写,比心。

  72 24
评论(24)
热度(72)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