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积雨云 01

天空刷上了锈一般的铁色,王杰希望向窗外,看上去雨就要下。

春夏交接之际,气候不很稳定,上旋气流和冷空气交织总会形成绵绵细雨,又或是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

时阳时雨时风时雪,怕是要将一年中的罕见气候都给遭遇个遍。才这么想着,一声闷雷就起,很快地于云层中铺展开来,经由空气作为媒介震动大地。

他弯下腰,将百叶窗的叶片撑开了些。向外看去,云层中闪烁的闪电从这头到那头透出光芒,落到附近最高建筑的避雷针上,手臂上的栗粒随之翻涌而起。

那看起来太平凡了,但又看上去如此怪诞,这一切都是本该习惯的事情。

王杰希走回沙发处,就是站着没坐下。他原来只是想要喘口气而已,未料看得入神,超过给自己设定好的时间。

 

第六赛季打到中后段,微草可说顺风顺水。他们夹带着前赛季的光环,成为新的豪门,加冕为新的冠军队伍,走到眼下已经无人不是展望微草接续嘉世带来新的一代王朝。

粉丝希望、微草队员全体更是夹带着这般希冀与动力前进,没有一人得意松懈。

王杰希作为队长更是深谙“开创不易,守成更难”的道理,他揉了揉眉间及鬓边,好疏解一下屏幕蓝光带来的眼睛疲劳。

方士谦恰好接替他的休息时间走了过来,他的目的地倒不是休息时,而是休息室外的阳台——因为室内禁烟。

 

“你时间到了,现在是我的时间。”方士谦抓着一包烟在人眼前晃了晃,“赶紧回去。”

王杰希点点头,“烟少抽一点,你可不想像叶秋那样吧?”

他记得上回见到叶秋是两周前,许是嘉世近来成绩下滑、表现不佳之故,嘉世队长,一代斗神叶秋都成了烟管,续上的烟没停过。

“他简直烟袋。”方士谦说,“但是不能同情敌人啊。”他拉开落地窗时湿气随之窜入,雨滴滴答答地落下,铁灰色的天空看来离地面太近,雨声大得连方士谦说话声都盖了过去,他点起烟,火星在烟头燃起一点红。

 

作为微草队长,王杰希当然知道同为队长的叶秋心里不好受,可如今他们扛着的压力却也不小,电子竞技一朝为王却不能千秋万代,兢兢业业稳扎稳打才是硬道理。

职业圈中虽有特别出挑的,但多数实力不过差其一二,运气的要素也决定了计算和谋划后的结果,到底谁都不愿与冠军失之交臂,擦肩而过。

叶秋的困境王杰希看在眼里,虽不说同情,却也道是引以为戒。队长作为统率队伍之人,自然是大船舵手,可若与船员离心,则易颠覆。

虽是看得十分明白,只是心道可惜。良禽择木而居,微草对他来说是很好的桤木。

提供养分、给与他最大的权限和支持,他的队友也很好,一切都很上轨道。

 

“你悠着,少抽点,我回去了。”王杰希说。

方士谦吞云吐雾着与外头雾气融成一片,他朝内哦了一声,又和雨声较量着对微草队长说:“你看起来有点累,最好别生病了。”

王杰希没有回头,“不会的。”他摆摆手,“你也是。”

“我说要是撑不住早点休息也好啊——”方士谦叫道,王杰希终究没回,他啧了一声。

 

转换气氛以后回到训练室,王杰希进门时大伙儿不约而同地分心了数秒。

他的目光扫射室内,顿时又是寂静无声。

王杰希并未立即落座,只是轻巧地说了句:“轮流休息就别端着,时间到了该谁就谁,不要拘谨。弦绷得紧了,也要断的。“

这才常规赛的中后段,他们的目标并不只在眼前,更是放眼季后赛。

才说完,便有队员舒展身体,气氛顿时轻松许多。王杰希乐见其成,就是拉开了座椅。

他才坐下,就听见邓复升打了个呵欠:”这种天气真该睡觉。“

”确实啊。“王杰希转回头,”但训练室里没有床。“

“队长看上去精神也不大好啊。”邓复升说:“后天才是比赛,不如今天早点休息?”

 

比赛越到后期,训练强度便是更高,且不说王杰希自己,怕是很多队员都有些疲乏。

他想了想,又看见墙上挂钟,长短针打开了一个角度,就是道好:“行吧,今天就到这里,明天我们研究一下对手上一场比赛录像。”

门咿呀一声打开,方士谦带着水气和烟味儿入内,邓复升的眉头小小地皱了那么一下,“哇你好臭啊士谦——”邓复升不抽烟,方士谦走来时还特意地在他身边蹭一蹭。

“你才臭啊老邓。”方士谦不平,“王杰希说可以休息你就休息了?这不行,你意识不够!副队长的我要加你训!”

“你可别吧。队长都说可以休息,副队长的垃圾话还这么多!”邓复升说:“你怕是要赶上蓝雨那个话唠了?怎么,后天打算正面对刚嘛?用的嘴?”

邓复升平时温和,可面对方士谦耍嘴皮也不客气,礼尚往来得很。

“你才用的嘴。”方士谦翻白眼:“后天对蓝雨?”他望向王杰希,“你有啥对策没有?”

王杰希理好桌面,将突出一段的网线给塞回收纳盒里:“咋地?还能公子献头不成?”

“那不能,算的人头的。”

他走过方、邓二人身边:“可不是,微草也没有荆轲吧。”他往外走,又回头看了一眼:“但是狙击索克萨尔是必要的。”

门砰地一声关上,方邓二人面面相觑,“他今天是睡眠不足脾气才这么大?”

 

也如二人所料,王杰希确实没有睡好,他的鬓边隐隐作痛,压力带来的就是心理影响生理,他在宿舍的房门前停下脚步,深呼吸数回。

天气是真的很怪,都说沙漠中会出现海市蜃楼,可能雨天也会?他不敢确定,这种事情很不一定。

他推开门,一切如昔,却不是如昨晚的昔。

今早的昔他可能不是很想再见了,有位青年还是坐在他的床上,笑意盈盈地打招呼:“今天真早?以前听说微草训练可都要很久的?”

王杰希有点想要夺门而出,但理智促使他迅速地关上门,将门里门外隔成两世界,外头是正常的,而里头可能是一个怪诞的梦境。

他有些无力地垂下肩,“你不应该只是个幻觉么,喻文州?”

后天就是比赛,敌对队长如今还悠哉游哉地端坐在自己床上?什么荒谬怪诞的情节,还在现实发生。

“你可以捏我一把就知道我是不是幻觉啊?”喻文州说道,王杰希看见他眼尾细细的褶子,不记得喻文州这么大岁数了。

上月见人分明还是初生青年模样,与眼前人有些分别,脸是一张,但岁数似乎不同。

“我才不要。”王杰希回道:“后天就比赛,你还是赶紧回去的好,黄少天要是知道了你在这里还不得把微草给掀了。”他将喻文州推开,抖了抖被子躺了进去:“要是没回去的车钱我可以借你,不要客气。”

他太想睡了,一早就被出现在床上的敌对队长吓得不轻,强装镇定也只能维持一段时间,再见到还是心惊。

“要回哪里去?”喻文州问,他望向王杰希的目光温柔如水,“未来么?”

王杰希埋进被子里随意应声:“你从哪里来就从哪里回去,问我有什么用…………未来就未来呗……后天打比赛了——”

————未来?

微草队长一个弹跳起身:“你说什么?”

只见喻文州依然微笑,他不轻不重地道:“对呀,杰希,我二十八岁了。”

 

TBC

--

暂时不会日更(震声)

但是会更!

  109 14
评论(14)
热度(109)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