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2018年度总结

被说模板那个太敷衍。好叭,认真写一哈。


Jan.《抽卡需谨慎》

没有什么比两情相悦更困难了,喻文州将王杰希揽到自己怀里时这么想。


Feb.《海神》

"你是谁?"

喻文州望向他,清浅的笑一如往常,"你说我是谁。"

他摇头,"我不知道。"

"你当然知道。"喻文州往洞窟外走,太阳从海平线升起,"你该走了。"

"喻文州。"他坐起身,有些艰难,疼痛是确实的。

"还记得回去的路吗?"喻文州眨眨眼,"我送你。"


Mar.《地上星》

"还在忙?"熟悉的声音传来,喻文州转头一瞧,王杰希正坐在港口边上,那头软发随风飘扬,看得他有些心痒,想了想便迎了上去,他小跑步过去时浅浅喘着气,王杰希瞧他如此,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意。

"忙完了。"喻文州在他身边坐下,此处比在船上离海更近,王杰希打着赤脚,腿自然垂下,脚趾一点一点地在水面划开涟漪,水花一圈一圈平了又起。


Apr.《途辙》

可是怎么说,又如何说,才能忠实传达自己的心情,觉得自己失去所有头绪,他有些急迫地想说爱,也没能思考得太多太远。

“我……”他望向王杰希眼底,发现对方也如自己一般。

“……想爱你。”到底没能违背自己的本心,喻文州说出口时感觉嗓子像被言语的火所烧过,接着还得吐出字句将十分困难。

可无论如何还是得将自己的所有心情告诉对方。


May《天道》

不是天有异象,也非平地一声惊雷,没有什么风云变色的奇幻场景,有什么正在悄悄改变。
“也说不定真是天有异象啊。”突如其来的话音落下,王杰希与叶修一齐回头,看清楚来人以后才松了口气,这场鬼抓人游戏的第二只鬼出现了。
“文州你来得真晚。”叶修要笑不笑,喻文州的出现也在意料之中,本来说好参与这活动的就有喻文州一份。


Jun.《龙的饲养法则》

王杰希看着箱子发愣,如今长大了便没办法捧在手上玩,虽说他本来也就玩得不多,如果不是感受到小蛟的视线也不至於把手放进箱内,可他这会是有点想丈量下小家伙的身长,做个记录也好,推测接下来该买的箱子大小也罢,总归留下这样的东西也就跟成长日记没两样。

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感到可惜,早点做估计更好更完整些,研究员做测量与记录的职业病突然发作,然而世界上没有一种叫做后悔的药,眼前能做的只有展望未来。

拿着皮尺比划两下,小蛟左躲右闪硬是不配合,平时小家伙也不曾如此,岂知今天竟是和自己杠了起来。

"宝宝可別躲啊。"王杰希安抚。

小蛟抬头,圆滚滚的双眼望过来,惹得人又是内心塌陷一片,"不做测量没办法给你换新家啊。"


Jul.《双程》

王杰希索性放弃挣扎,只是随着喻文州走。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喻文州的掌心温热非常。

皇风的场馆其实不大,他们很快走到外头,没有空调的下雪天冷得不象话,王杰希没忍住自己一直打颤,喻文州抓得很紧,没有放手。

"下雪还是很冷。"喻文州停下脚步,他终于回头看着走在自己身后的王杰希,雪断断续续地下了整一天,清了又积,到底还是不少。

"有什么话在里头不能说非要到外头来的?"王杰希连鼻头都冻得红了,感觉跟着人走的自己就是个傻子。

"你说带我看雪的啊。"喻文州弯着眉眼,"而且这样你就跑不掉了。"

他低头,他与喻文州的脚都陷在柔软的雪中;又抬头笑了起来:"有人说过你是个心脏么?"

喻文州跨了几步到了微草队长跟前:"暂时没有,杰希你是第一个。"

 

Aug.《我左眼见到鬼》

人面桃花相映红,他突然想起这句话,可到底没有在一起过,又何来相思之情?

苦涩一时之间上心头,王杰希开始回收法器,他一项项装箱,一边说道:“今天是个好日子,就是今天,所以走吧。“

最好的收鬼时机就是今日。喻文州点点头,又突然地发话::”杰希,我有件事情很想知道啊?“

“你说?“

”你一直以来的拒绝,该不是为了要保持童子之身以便继承家业吧?“


Sep.《流年》

清明时节的北京其实也冷,最少对一个广州人来说是如此。生在南方少受冻,广州的雪他长到这么大也就见过一回。那年气候特别奇怪,广州下了雪不说还有地方下了冰雹,哗啦哗啦地造成不少损伤,电视新闻还说得特别夸张,他一边听,一边瞧着蓝雨的队员在窗外拿起薄薄的雪做起松散的雪球打起雪仗。

喻文州还记得那天的情况。他那时正与王杰希通电话,内容也记得挺清楚的,说的全是全明星周末的安排,貌似就在第九赛季,说起来,距今也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


Oct.《魔法峰会前夜》

喻文州在门前拒绝了三次魔法峰会总部派来的猫头鹰、猫以及鹦鹉时,他终于忍不住望向坐在烟雾腾腾的大釜前,正沉迷调药的王杰希。

“敲三次门了已经。”,喻文州说。

“不去。”

近期王杰希沉迷魔药调制事业,好容易得到个新的方子能治他的另一个小使魔——药草精的王不留行,细心呵护事必躬亲,大魔导士一点一点地喂食魔药,倒让小药草精染上的枯草热逐渐转好,王杰希的实验在往罗马的康庄大道上,下定决心要量产,买出专利然后就能再买块地儿搞他的魔草温室,岂不乐哉。

砰地一声又临,喻文州打开门发现又一只猫撞昏在他们门上。他好生拣起,吹了口气,蛇精的吐息是冰凉的,向来猫与蛇是不和的,被喻文州拎起的小猫瞬间醒来张牙舞爪。

“M20这个月派来的第四只。”喻文州抓着猫后颈那块皮肉说道。


Nov.《宫斗》

村里的日落与战场上的景致截然不同,夏蝉鸣泣,哀叹生命即将终结,他望向落日映出天际的一片橙紫,白日又与夜幕交替,略有所感。

才出了村,皇帝正欲上马,便有飞箭划破风而来,一群侍从及叶修都不及出手,他正想闪避,只听得铿锵一声,似是箭头与剑身撞击。

“多谢相助,不知公子贵姓.....”皇帝正欲道谢,却见得昏黄夕阳下那人转身,对方回头才见他,更是睁大了眼。

阔别一年余,如今在此的,是他的王杰希。


Dec.《The Blood Curse》

当蓝色布幕与绿色雄鹰于天际飞舞,喻文州看着这景象还是有些出神,那是他们之间共同定下的回忆,标记,以及理想。

与王杰希的一切都无法割舍。在知道王杰希尚在人世时便是第一时间想要寻回他,若非黄少天阻挡,或许他的半身如今已在怀里。

想起与王杰希双双竞选男学生会主席的同年,喻文州收到学校一纸通知,告知他的父亲即将前往阿兹卡班服刑,原因是为在麻瓜面前使用魔法。

他的父亲与他一样是个混血巫师——而这在纯血巫师中根本不会有那么重的刑罚,阶级、制度、以及太多的不自由钳制住他。

喻文州于是告诉王杰希,我希望你向上,高到能改变这个命运的地方,因为你是个纯血啊。

“——而我,会一直在你身旁,做你臂膀,如果你一直爱我的话,那么,帮助我。”


----

实打实的写了十二个月的喻王,没有一个月落下。

大约是真的劳模233

也发现了读者群会跟随每一篇不同类型题材流动,好比看原著向的不看paro,看养龙的不一定看宫斗etc.

发现这些事情还是挺有意思的,也给这一年来一直给我打气的大家说声谢!

当然写文除了自己写得高兴以外,收到反馈就更开心了。

虽然有时候话废是因为伏笔不能轻易说出(管不好自己的嘴很喜欢剧透),还请见谅啦😂

也谢谢给我说看了我的文所以入坑的读者,无上的赞美了真的,我们喻王还有很多好作者好文等待大家挖掘的!!

那就,2019也请多指教啦!

  44 23
 
评论(23)
热度(44)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