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The blood curse(下)

*HP PARO

*Normal End.


(上) (中) (中下)



喻文州有些焦虑,他的脾气变得比先前要坏些。

说是坏,其实不过是不去阻止跟随者们所引起的骚动,魔法部如今已经被他们渗透,将实权把握在手中也只是弹指之间。

他对纯血向来没有好感,在麻瓜世界里,父亲多次叮嘱他绝不可以使用魔法;到了巫师世界中,却因血统而被冷落忽视,都说拉文克劳是个博爱的学院,可到底抵挡不了巫师世界长久以来的观念。

即便他们知道混血巫师仍有能力出色的——只不过漠视罢了,说穿了谁不是为了家族利益,纯血、古老的巫师家族紧密地如同一个圈儿一样,不让人融入,也不允许谁打破平衡。

 

他走到桌边将血誓的象征握在手中,胸针里有着半身残存的魔力,在手中发着烫。

简直像要与他手中那道伤痕贴合,属于王杰希的魔力喻文州要再熟悉不过,他皱紧眉,作为一个总是优雅的巫师他甚少如此,全因那人有了消息,却于此时又失了踪迹。

脚步声从后方响起,话音也随之而至,喻文州不用回头也能知道那是谁,便是开口:“什么事情?少天。”

“魔法部开始动作了。”黄少天踱步到他身边,“筹划这么久,不能因为一个人毁于一旦。”

喻文州扭头,黄少天作为纯血中的……也许该说是叛徒,跟随自己已经实属不易,虽说是合作无间,可对于黄少天心里打的算盘,他到底也没能完全摸清楚,纵使再熟悉。

毕竟除了王杰希以外纯血巫师没有一个是友好的,若是涉及利益那更是谁都不愿相助,眼前这位青年确实是在那场听证会后出手相救之人。

当喻文州问他,你为什么救我,黄少天也仅是摇头。

——我跟你的目的是一致的,你可以信我。黄少天当时就这么说。

喻文州本不是个爱打探私事之人,便是同意不再过问。

而这数年下来,黄少天确实尽心尽力,但凡出谋划策以至执行,无不身先士卒。

对喻文州来说,也甚是得力。

利害关系既然一致,他确实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他望向窗外,“如果说,他才是Master,你相信么?”

“听证会前?”黄少天嗤笑一声:“听证会前不过是一群杂牌军,学生社团?魁地奇球队?”

喻文州闻言便是笑了出声,彼时他们确实空有理想,徒有抱负,混血巫师的人数固然不少足以让他们成为一个组织,却无法使他们拥有如今规模。王杰希与自己,都是理想家,他想要的比王杰希再更多一些,而王杰希比他想要的再专断一点。

“那是我答应过他的。”喻文州说:“我是他最忠实的——”

“仆人?”黄少天坐了下来:“黑巫师喻文州啊——如今你谁的仆人都不是,儿女情长真是太难看了。”

喻文州默然,并不想回答称得上是调侃的一句话,只道:“魔法部开始动作,那我们也得抓紧了。”

他握紧了胸针,任凭边角在掌中留下凹痕。

——我答应过他,无论何时,都在身旁。

“去召集吧。”于是走出书房,往露台去。

 

王杰希眼前逐渐恢复清明,当叶修与方锐重新于眼前出现时,他的嘴角还留有热可可的污渍。

方锐这会儿躺在沙发上,叶修则完全换了个位置坐,王杰希有些不明所以地看向二人,他记起来一些事,记忆上却有些空洞,缺失不少。

叶修眨着眼看他,方锐则没好气地说:“梅林的胡子啊,你突然就倒了,我还以为咱俩——我和叶修是摄魂怪呢。”

他的语气有些虚弱,但不改往日戏谑。

“可显然的我俩没有大嘴啊,长得也不丑。”方锐对着叶修挤眉弄眼,笑得一抽一抽。

“我看你还能和黑魔王说笑,伤都好全了吧。”叶修笑道,说着便将一床毯子往人身上盖,他对王杰希说:“你能联络到方士谦?这小子的脑也许被魔法部那群猪给打钝了。”

王杰希想了想,“应该可以。”

上回方士谦在壁炉里找王杰希,那么如法炮制对他来说也不是件难事。

“你家壁炉借我用一下。”他站起身走到壁炉前,停了下来。

想着还有许多问题未解,既然这二人说自己是魔王,王杰希并不在乎自己再更像一些。

他走了回来,在沙发上坐得安稳。

叶修与方锐齐刷刷地看他,前者撇嘴:“魔王,你想要知道什么?好换取我们这位倒霉可怜虫的命。”

王杰希往后一倒,整个人陷在沙发椅里,他长出一口气,定定地说:“全部。”

望向叶修的眼中神色整一个求知若渴,他睡得太久了,得醒,得再更清醒些。

“你所知道的全部。”

王杰希落下的那些记忆,到底叶修也并不清楚,只得说道:“行,但是对你那些消失的记忆我是完全不清楚,我知道的就是这么多,真相估计还掌握在你——或是喻文州手里,哦,现在也许是不能说出名字的那个人吧。”

他笑道。

王杰希点点头,片面之词也罢,他总得搞清楚自己作为一个巫师,一个纯血,在这个情况下的立场。

“你说吧。”王杰希深吸一口气,他拉直身子,打直腰杆,准备聆听片面的真相。

 

方士谦出现在魔药课教室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正是大钟指针刚过十二点,他看到林杰坐在椅上一言不发,看上去像是睡着了。

林杰以前一直有个打瞌睡的习惯,一般人不大容易见到,方士谦那还是有回睡不着才来找的林杰,最后让人发了个催眠咒才送回寝室大床上。

他走过去摇了摇教授,那人才好不容易清醒过来。

一见是方士谦,林杰伸了个懒腰,呵欠还含在嘴里。

“你现在才来啊。”林杰拉了把椅子,方士谦随即坐下。

“来晚了。”

打呵欠是会传染的,方士谦也打了个呵欠,他太累了,但没忘了把林杰叮嘱的东西给带过来。

“今天下班太晚了,刚好有个会议。”方士谦边说边将冥想盆从箱子里边拿出来,由于里面的并不是水,也因此没有倾倒翻覆。

“你抽取了多少,当时。”林杰看了看水面,一条一条的打着转儿,看上去是万千思绪,偶得其间几副画面,也是转瞬即逝。

“把不好的……都拿掉了。”方士谦说,“其他的,我没拿。”

林杰点点头:“不要跟丢了。”

“嗯,我知道。”方士谦望向恩师,他欲言又止,“可是,可是……”

林杰神色凛然,“即便他迟早要知道。魔法部那边可有动静?”

“魔法部和那个人,都行动了。”他下班时见到召集跟随者的信号,估计不过是这两天的事情。

“我们也别松懈了。”林杰打了个呵欠,“好孩子,你回去吧。”

“——教授——”方士谦话音未竟,便让林杰给送了回去。

 

魔法部、喻文州、霍格沃茨,到底殊途同归。

他们避免不了一场厮杀,一场战斗,到同胞手足爱人们之间的互相对立。

立场太重要了,而理念能影响的,仅有与自己相同之人。

求其生,求其死,求其安乐。

林杰看了一眼冥想盆的水面,又是叹息。

 

当蓝色布幕与绿色雄鹰于天际飞舞,喻文州看着这景象还是有些出神,那是他们之间共同定下的回忆,标记,以及理想。

与王杰希的一切都无法割舍。在知道王杰希尚在人世时便是第一时间想要寻回他,若非黄少天阻挡,或许他的半身如今已在怀里。

想起与王杰希双双竞选男学生会主席的同年,喻文州收到学校一纸通知,告知他的父亲即将前往阿兹卡班服刑,原因是为在麻瓜面前使用魔法。

他的父亲与他一样是个混血巫师——而这在纯血巫师中根本不会有那么重的刑罚,阶级、制度、以及太多的不自由钳制住他。

喻文州于是告诉王杰希,我希望你向上,高到能改变这个命运的地方,因为你是个纯血啊。

“——而我,会一直在你身旁,做你臂膀,如果你一直爱我的话,那么,帮助我。”

黄少天的声音从后方响起,他挑眉:“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时间到了,Master。”

“我的大脑封闭术用得不够好?”喻文州勾起唇角,黄少天撇嘴:“那是因为我是一名更加优秀的破心术者。走吧,是时候拿下你的国了。”

他没有回答,只是笑道:“——那本就该是我的国,不需要你说明。”

是的,本就该是。

我会将这个国与你共享,共有一切公平,再没有歧视,喻文州想。

他站在跟随者堆成的盾牌最后列,看见了站在对面那端最前列的王杰希。

 

喻文州笑了笑,他的王杰希,是真的回来了。

血誓在他的胸中骚动,在掌心骚动,他抬手吻上掌中伤痕。

并将一句话送到王杰希耳里:“你是我的,而我是你的。”

喻文州也是一名太好的破心者,他知道王杰希会朝自己走来,

他看得见王杰希朝自己走来,并挥舞魔杖将阻挡在前的混血巫师们一一吹飞。

 

“你在等我?”王杰希走到喻文州的面前,“是黑巫师,喻文州?还是我的,喻文州?”

喻文州闻言怔愣了一会,“Master,你希望我是什么,那么我就是什么。”他说。

 

王杰希一勾嘴角。


《END》

--

还有个True End,等cp完以后放。(要不然我的无料就毫无惊喜了)

  112 13
评论(13)
热度(112)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