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宫斗之这个皇后不宫斗(五十-完)

<文前预警>

*很雷超雷!天雷滚滚

*古风ABO,慎入,全部架空,有参考

*A:乾元,B:中庸,O:坤泽

*最近看太多宫斗剧的产物,佛系宫斗

*大喻小王,宫斗但喻王是真的

*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要看,就不要怪我了😂

*完结章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四十三) (四十四) (四十五) (四十六) (四十七) (四十八) (四十九)


--

封后大典于翌年开春以后举行。一来为了新后的身体着想,二来也为讨个吉利,取其一元复始万象更新之意。

皇帝对此虽有微词,可王杰希与他道:“不急。”那便是也无法再说什么。

养了个把月,身体也逐渐恢复到原来状态,加上方士谦细心调养,王杰希原来有些清瘦的身体也见长了些肉。

他倒是觉得这般不妥,身体挺沉的,便于出月后按例习剑。

可到底时间分散,除去看孩子以外,尚得照管六宫事务,虽非一日涉足,却是增添负担。为此皇帝曾与他问道是否需要其他人协理,王杰希便是思忖着眼下情形,先皇后丧仪按嫔位仪制办理,才是正满三月,如今他连宫里尚有何人可用都不知晓,贸然选得只怕多生风波。

且说后宫此地多有妃嫔,一朝拔擢也有生妄念而再掀事端得可能,于是暂且婉拒了皇帝的提议。

他不仅仅是忙,还是有些忙得过头了。

眼看就是年下,皇帝每回前来都仅仅见得王杰希揣个帐本儿瞧个没完,今儿也没有例外,左手推着摇篮哄睡,右手翻阅账本细看,将皇帝都冷落到了边上。

这皇后到底是皇帝许的,王杰希好容易的抬头,便是似笑非笑,心里明白皇帝和他自己置气,才是说道:“文州一言不发的,可是身子不舒服?”

他放下账本,将其盖上,又道:“眼看就是春节,可要仔细身子,不如让士谦来瞧瞧?”

皇帝长出一口气来,他闷得可太久了。“朕身体好着,瞧什么瞧。”

王杰希于是挑眉,“身子好着又是因何长吁短叹啊?”他眨眨眼:“莫不是心病?那可更得叫上士谦了。”

皇帝摆手,他的皇后同他打哑谜呢,便是故作忧愁,这会儿若是佯装生气怕是无效,王杰希这人他还知道得不够明白么?吃软不吃硬的典型。

“心病还需心药医,方太医几时能当朕的心药了?”皇帝说道,他将王杰希拉了过来,“你太忙了,忙得连朕都顾不上。”

王杰希没怎么客气,他将那只让皇帝拉着的手给抽回来,“可不是拜皇上之赐嘛。”旋即扳起手指细数,“接管六宫之事、照看孩子、先皇后丧仪……你瞧,我连习剑的时间都没有了。”

话说得一本正经,可皇帝总记得先前还是陪着人过了数回招,早先王杰希赠予他的那柄剑较轻,若不控制力道也有伤及对方的可能,岂知这人倒好,看准了这点上前便是教人步步后退,直到二者战成势均力敌又或是一方投降才满意。

“你要再习,怕是都能上前线去了。”皇帝说着,看上去就是发怵貌,“叶修估计要以为后继有人。”

王杰希没能端住,方才将笑颜尽展,“哎,皇上怎么知道,我那时还小,确实就想和叶修一样啊,像他多好,立了战功,给家族添脸面,自己也威风,挺好的。”

皇帝心说你这不在后宫肯定得把一个个外族都给掀了,便是道:“若非成了坤泽——”

“若非一朝选在君王侧——”王杰希清清嗓子,看了眼摇篮中睡得可沉的孩子,才接着道:“别这样。”

他用手指抹去皇帝眉间的山谷沟豁,“到底这些事儿也不都是你的错。当个坤泽不是你我所能控制。”

“若无当年那场选秀,兴许能与张新杰一般——”皇帝说道,却教人贴上唇细细吮吻,好半晌才放开彼此,王杰希顺了顺气息,道:“命运或许如此。”

皇帝将他搂得紧了些,“合该让你走到朕身边来。”

回想来时路,磕磕碰碰弯弯绕绕,他看向皇帝,天子容颜较过去柔软了那么些,岁月淬炼了心性,二人都已不再年少。

“是该。”王杰希颔首,回想起选秀那时,他不免有些好奇,便是问:“文州那时候为何能够得知我……是装的?”

皇帝愣了一会,未曾想过会被询问如此久远之事。才是道:“你拿的辣椒是宫里的,正巧,朕午膳才闻过那味儿,印象可太深刻了……还有一事,杰希定不知情。”

“何事?”听人如此卖关子,倒是挑起王杰希的好奇心,虽说辣椒那会儿抹上去可真是蜇人,可功亏一篑到底令人丧气。

“每个参与选秀之人,牌上可都大致写了什么味的。”皇帝笑得开怀:“自是骗我不过——虽说你也真是好大胆子,此乃欺君啊。”

王杰希眉头蹙起:“但凭皇上处置吧。”若是皇帝真要追溯,自己这颗脑袋怕是否也要保不住,他低下头,皇帝便抬起他的下颚,“那便处罚杰希,好好陪朕一晚了。”

狡黠的目光背后似水柔情,王杰希勾起薄唇:“臣遵旨。”

 

开春以后,就是封后大典,王杰希一步步踏上石阶,接受百官朝拜之时才真正明白立于人上是何等孤独,一片乌压压的朝服与看不清的面孔,他攒紧了皇帝的手,春寒料峭之际,即便微风也是冷得刺骨。

皇帝与他相视,并不作声,他还能怎么不明白他的皇后眼下是什么心情,对文武百官而言,王杰希是继位的男后,嘉德朝的第二位男后;可对皇帝而言,他的皇后如今只是唯一一人,从此便再无他人。

宫墙之高,台阶数十,如今已不再是无人之巅。

皇帝同他的皇后说道:“在朕身边。”

皇后便同他的皇帝回答:“如皇上所愿。”

 

烟花三月下扬州,数年以后,皇帝终是领着皇后前往江南,他二人好容易地于一日得空乔装成普通百姓,并肩走过旧时市街,便是相视而笑。

“我总感觉,咱俩起点就在这里。”王杰希手上拿了个包子,还烫手,他咬了一口后喻文州也凑了上来,“这肉包子挺好吃的。”

“可不是么?”他又咬上一口:“早知道你也爱吃,刚才就该要俩……不,还得带几个给你儿子们吃。”

“都在船上有人好生照看着,还怕饿着了?”喻文州回答,眼角余光飘到酒楼里有人拍着板子,便是拉着王杰希一同过去,“说书挺有意思啊?”

“也就一般般吧。”王杰希由着他拉,“当年在西南也是听了不少……”却听见说书人其话本儿内容竟是自己与身旁人,喻文州还笑着,教王杰希怪不自在。

那内容说的他俩怎么携手,如何整治前朝与后宫,他被人按着没能离开,直到喻文州心满意足了,他才扯着人走。

喻文州在他身后问道:“说咱俩好的,不挺好么?”他的坤泽脸皮还是薄,耳朵尖都红着,还是一言不发地向前而去。

 

好半晌,才总算回了头,停下脚步,落在一处宅邸透露出的杏花树下。

“话本怪让人不好意思的。”王杰希说道:“方才提及过往未有男后……”

喻文州心知那是王杰希多年来的一个心结,作为坤泽,又是皇后,其身份与先皇后并无二致,又如何说得自己并非与那人一般。

“杰希可还是介怀?”喻文州伸手将人揽入怀中,“你是朕唯一授印坤泽,与旁的无关。”

王杰希心说如此,却不免多想,他从喻文州怀中退开,定定地望向对方,缓声而道:“我知道……可错误若是再度发生,也不是何人皆能与我们一样走到一起。”他深吸一口气,“能答应我一个请求么?”

喻文州见他如此,便是端正仪态,点了点头。

“希望以后,不再有男性坤泽被招至后宫。”他望向喻文州,却听那人道:“我答应你这条,那你可也得答应我一条。”

王杰希见人目光如炬,便是点头,“皇上说吧。”

“记得朕仅有一个你,朕便是允了你的请求。”喻文州望向他,眼底水波倒映出杏花,王杰希走上前,拿下人额发上的一片花瓣,回应一个再温热不过的拥抱。

 

——而后说书人道,嘉德朝后,后宫再无男子。


《全文完》

--

长达五十回的日更,中间因为小痛小病断了几日,到底还是完结了这个故事。
谢谢大家一路追到这里,都辛苦了。
期间有些人说刀子挺多,我也不大否认这件事情,结果是好的就行了,对吧。

估计还有几个番外,有喻王的,也有其他人的。
明天和后天的百日喻王也是我,希望大家也能看看!
然后就要开始休养生息啦,下个连载见咯!

然后就是非常期待大家的评论了!想要看看感想233

  240 106
评论(106)
热度(240)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