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宫斗之这个皇后不宫斗(四十)

<文前预警>

*很雷超雷!天雷滚滚

*古风ABO,慎入,全部架空,有参考

*A:乾元,B:中庸,O:坤泽

*最近看太多宫斗剧的产物,佛系宫斗

*大喻小王,宫斗但喻王是真的

*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要看,就不要怪我了😂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

叶修只靠近一些,再多则是逾矩。

他默默地看着眼前这位,试图从回忆里寻找对方仍是风韵犹存的模样。对淑妃,叶修所了解的不多,旧时潜邸这位侧室不若当今贵妃跋扈,每每于王爷身边见到也如同侍女一般——当然,她本为侍女出身,一朝临幸成为侧室,也因此所知不多。

而与淑妃的交集,明面上说是不多,早于三年以前,皇帝便是叮嘱他看好二皇子母子。

逐渐也从蛛丝马迹间得到此人真实面目。


他望向半支着身子的少妇,道:“淑妃娘娘欲与微臣说话,微臣听着便是,休要劳累,有损凤体。”

话音方落,只见对方摇头,一下一下,很是吃力。

“叶将军什么都知道是吧?”淑妃哼了一声,似是笑,又似轻蔑,话中隐藏的不安与无奈以及怨淡如水,轻如羽。“从何时开始的?”

叶修直勾勾地看着她:“这话是微臣要问淑妃娘娘了,从何时开始的?”他的目光锐利:“私传宫中消息、测探皇上心意及踪迹,与肃亲王里应外合意旨谋反——均是重罪,淑妃娘娘可还知道何为宫规?”

“你可握有证据?”淑妃咳了一声,“若是无凭无据,本宫就不能容叶将军一派胡言。”她的话已说得不利索,却还是强撑着摆出妃嫔威仪。

叶修作为皇帝心腹,又常在军中前朝,对于这些手段与虚张声势早已见惯,当年皇帝指示私下调查,他与魏琛一合计,便是找了影卫中最为无声无息的莫凡监视,捉住传递消息之人必然不是难事。

他从袖中掏出一封信,封口上的蜡已被削去,“伪装成家书,由身边宫女寻找递送消息之人,事成之后再下手清除。”叶修鼓掌:“微臣真是不得不同意最毒妇人心这句话。”

淑妃笑了起来,低沉猖狂“虽然知道叶将军为皇上心腹,但常年在外征战,如何得空插手小女儿家的一点心思呢。”

叶修嗤笑,道:“勾结肃亲王意图谋害皇上,还能算是小女儿家的心思么?若非皇上早知防你,怕是早就没有命了,可好,如此一来玉座上的,也就是你家王爷呢吧。”

“皇上提防本宫早知情,况且,”她嗤声笑道,“皇上有谁是不提防的?深宫中哪有真情,叶将军不是同本宫说笑吧,只怕皇上是连希妃都防,你说是么?”

叶修听其妄言并未多加理睬,便是收起那封密函,随即又听得人道:“旧时本宫入邸作为侍女,便是要为王爷效力以报其救命之恩,皇上心思深重,当年夺嫡之争若非尽出阴毒招数,弑其兄弟,蛊惑圣心,今日这皇位必当是王爷的!”

她说得用力,嘴角都泛出血丝,又是呵了一声,“叶修啊叶修,若有他日,你违其心意,与皇上有了龃龉,他必当猜忌于你。”

叶修沉吟一会:“谢淑妃娘娘提点。”他虽说了解皇帝脾性,可天子深沉,到底未能探得明白;同样心知已然时日无多之人如今见得缝隙就是插针,是为离间。

“淑妃娘娘来不及杀的信差,微臣已经交给刑部处置;您身子不爽,微臣与方太医素来交好,会再请他前来诊治,万望诊重凤体。”叶修走到床榻之前,眼中似有冷火,“那么微臣,告退。”


二皇子于叶修步出宫门时走了过去,后者并未停下脚步,仅是点头示意。

“叶将军,我母妃她......”

少年眼底澄澈,叶修笑笑:“一切都会转好,放心。”



戊戌日来临以前,皇帝到王杰希处同他说明此事。

说明原委以后便见得人蹙起眉头,“这是以身试险。”王杰希望向皇帝,很是忧愁,“皇上务必深思,再不然,让臣陪同。”

左右是个照应。王杰希怵着,就想起自己搁在偏殿的剑。

皇帝拉着王杰希的手坐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眼瞧希妃眼底忧愁未解,他便是道:“你留在宫里,不必陪同朕前去。”他动手摸摸尚未隆起的腹部,“顾好你自己,还有这一个。”

“皇上可有万全准备?”王杰希被这么一说,笑着问道:“臣相信皇上并非无谋勇夫,今与我提及此事,必然打点妥当。”

他虽身居深宫,到底前朝还有方士谦与黄少天照看。黄少天离皇帝最近,经常与之说话,一来二去,王杰希能掌握的消息更多,到底也是希望皇帝平安。

且不说近日里来贵妃给自己找的茬,就是太后那儿都多有动作。他长出一口气,小磕小绊不打紧,他能躲的,便是设法躲过;躲不过的,就是回击,力道虽称不猛,也是招招入骨。

在皇帝身边就易困倦,乾元的气息很好的抚慰了王杰希躁动的身躯,他闭上眼靠在人怀里,又道:“淑妃之事,我听说了。”

皇帝吻他发际,“如何,要让方太医去瞧瞧么?”

王杰希轻轻点头:“去吧。她时日无多。”他心道深宫妃嫔若是二心,也难保不落入淑妃这般境地。

皇帝疑她,查她,而后以慢毒赐她,人说久而不能盈罗均为徒然,可王杰希知道,皇帝不同于其他,他一心一意,对的有情人,也对的仇人,从不放过一人,也未曾错杀一千。

思及此,心下又是无奈,他半睁眼瞧眼神总不离自己的天子:“皇上与淑妃可还有情分?二皇子将如何?臣以为......”他睡意浓重,瓮声瓮气地。

酒气浓重了些,皇帝只道:“杰希累了便睡吧,朕在这里陪你。”


当日,王杰希上了角楼望远,对于层层叠叠的琉璃屋顶不陌生也不熟悉,到底是人与人之间的藩篱,将大家伙儿的心隔成片片,放眼望去,竟觉得如此景象犹如人工雕琢的万重山。

有人坐到他身边,那脚步放的极轻,不一会儿就叫人猜中。

王杰希没有回头,他仍然望远。“叶队长,你也学会了叶将军的把戏?”

“微臣代皇上同希妃传达一句话。”叶秋同他一道眺望远方:“等到一切落幕,携你再访江南。”

他嘴角勾起的弧度如琉璃屋顶的尾羽,“那就帮我回一句给皇上:那敢情好。”说罢便是将眼神对上叶秋侧脸,“今儿你去么?”

叶秋与人对上视线:“自然是去。”他笑笑:“黄少天也去。”

听他提及黄少天,王杰希兴致略为高昂一些,就道:“你可千万让他别冲动。”

“黄少天知道分寸的。”他眨眨眼:“虽说话多了些。”

两人相视笑了出声,好半晌,王杰希望着叶秋:“一切都拜托你们了。”

“臣,遵旨。”叶秋的目光笔直,穿过万重山往宫外飞去,如鹏一般。



夜晚正是熟睡时候,有人将宫门敲得震天嘎向,守宫侍卫见得来人,将人拦下。

“大人您别为难小的们吧。”于妃嫔宫前驻守的多是身怀武艺的太监,见到御前侍卫在此敲门,自然更是不解,深夜时分,今儿晚皇上不在宫里,又有何事需要御前侍卫前来传令的。

来人的声音不轻,就是道:“去把你们希妃叫起来,成了!”他的声音不大,却是结结实实地传到宫内,王杰希本于梦境辗转不已,几不能寐,听得熟悉嗓音,就是睁眼。

他连鞋袜都顾不上穿好,赤足套进鞋里磕得慌,走出去时管事宫女迎上,“主子,身体要紧,不能穿这么少啊!这天儿还冷着呢。”

他一心一意地往外走,管事宫女的耳提面命也丢到脑后,直到见着黄少天,才终于落下额上的一滴汗珠。

黄少天见他也是欣喜,拉着人就道:“成了!王杰希!皇上太行了!”

王杰希愣了一愣,很快地恢复镇定,他将人拉入宫内,才细细问道:“肃亲王府果然是今日下手?”

只见黄少天可算上是手舞足蹈的模样,十分兴奋:“可不是么,谁能看不清楚这帮乱臣贼子的心意?”他动作大了些,扯动方才于动乱中划伤的皮肤,嘶痛了一声。

“你受伤了?”王杰希扯过黄少天的小臂,果不其然见到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痕,那人只道:“我没事,你不如去看看皇上,他也受伤。不过我说原来咱皇上是有功夫的,真是看惊我了,你知道.......”

话音未竟,便只见得王杰希背影,心说这人夜中竟使疾步,是真的对人上心,也是真的身体好。

“可他不是有孕在身么......?”黄少天随着背影悠悠晃晃地离开,初二的天空未能得见画眉弯月,星子却是十分明亮。

也挺好的。他想。


王杰希于勤政殿见到皇帝与将军二人时,还喘着气。

皇帝看上去完好无缺,让他松了口气,好容易才想起行礼,皇帝正是给方太医包扎伤口,见到王杰希满心着急的模样,眉眼都弯了起来。

“杰希,朕回来了。”一语方休,便是迎上带着夜露的拥抱,王杰希好半晌说不出一句话,如鲠在喉一般地吐出:“文州,你回来了。”


未完待续

--

完结倒数啦!还有9回!

  174 38
评论(38)
热度(174)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