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宫斗之这个皇后不宫斗(三十)

<文前预警>

*很雷超雷!天雷滚滚

*古风ABO,慎入,全部架空,有参考

*A:乾元,B:中庸,O:坤泽

*最近看太多宫斗剧的产物,佛系宫斗

*大喻小王,宫斗但喻王是真的

*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要看,就不要怪我了😂

*本文正文没有副CP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

桌上烛火因窗缝透入的一丝气流而晃动,烛影摇晃了会,王杰希缓缓转醒。

方才胡天胡地的这么一通,身上酸疼得紧,扣在自己腰上的那双手臂没有松开,当他察觉自己的脸贴在喻文州厚实的胸前时,愣是有些出神。

过去在宫里虽也有被皇帝抱着入睡的时候,可彼时今日不能相较。正是有些困难地欲抬头看清面孔,只听得喻文州半梦半醒的一句:“杰希,别走......”

仅此一句,便又让他心软如泥,人到底不是铁做的,谁能于对面诉衷肠的话语无动于衷,天若有情天亦老,又怎么舍得怀抱着自己的人夜不能寐,食不下咽。

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王杰希抬头仅能见到喻文州的下颚线条,感觉已有数十年未曾得见,相思何曾休,只是不愿面对,惧怕伤心而已。

突然地感觉到额上传来的温度,环抱自己的双手更加紧了些,喻文州吻他,“想什么呢?”

“吵醒皇上了?”王杰希回答。

“叫我什么呢?”喻文州好容易松了手臂,掐了一把王杰希那肌理分明的腰,“重新来过。”

眼前这人年纪不小吧?王杰希没辙,“吵醒文州了?”

这才听到这人从嗓子里发出的一声嗯,透露出满意。王杰希凑上去亲他唇角,被化作一个更加浓烈缠绵的吻。

一吻方休,王杰希也只能喘息,他还在雨露期中,对乾元的气息敏感得很。

喻文州轻抚光洁的背,道:“就你和我的时候,不许再叫皇上。”

可王杰希向来注重礼节,从未逾矩,这样的命令他自是不肯服从。“那怎么成,自古以来君臣有别,况且如今只是一介草民。”

“所以,同我一道回去可好?”喻文州执起他手,落下一吻。“我会护你不受伤害。”

从当今天子口中说出如此这般重如泰山的承诺,自然欣喜,可王杰希心里难免疑虑,他转了话头,同喻文州道:“说些别的?”

面对此番回应,喻文州对此并不特别意外,宫中的两年半于王杰希来说定不是美好回忆。现如今却是出自于私情希望王杰希随自己回宫,是有些突进。他顺着怀里人的话,道:“那......你想说什么?”

王杰希甚少被这么直白的询问,过去喻文州也总是旁敲侧击地同自己说话,一个眼神一声轻叹仿佛就能理解,想了想,那双方蕴水气的眼瞳说话,他将腿勾上喻文州的腰侧,细细唤道:“文州......”


AO3

 

待到日上三竿,喻文州与王杰希才真正从睡眠中苏醒。

王杰希望了眼正着装的喻文州,便裹着单衣下床为人整装,这习惯到底难改,喻文州仰起头让人整衣领,才笑道:“让你长个子不长身子呢?”他将赤着脚的王杰希搂进怀里,亲了一口。

“我年轻,吃不胖。文州可要小心了,小心吃多了越发圆。”王杰希由着人亲,也不反抗,直到门外传来叩门声响,这才动手将咬着自己脖颈的喻文州拉开。

“有人敲门。”王杰希说,“再不开只怕要闯进来。”他太了解黄少天,这位少侠向来作风直来直往,对他更是不客气地横冲直撞,好比闯进来叫人晨练。

喻文州只得放弃攻略早已布满红痕的颈子,放开他时道:“晚点再算。”

 

门板并未如王杰希料想的那般砰砰作响,敲击仅三声便停下,与方士谦及黄少天皆不同,他心里虽是奇怪,还是将门拉开,他还未开口,门外的人倒是说:“小王,你这身味儿对我来说太不好了,文州呢?让文州来。”

来人是叶修,多年未见,这人经历几场生死交关的大战役后还是一如往昔,王杰希心道佩服,后回头喊了声皇上,只见喻文州走过来,手一揽将他带开,“嗯?”

说好两人在时才如此的不是?王杰希投以眼色,只见喻文州唇角勾起,“叶修不是外人。”

这话听得叶修啧了数声,门里的王杰希他早就看不见身影,却能听到一声“文州”。

 

瞧瞧。叶修嘴角也勾起笑,他有些无奈,见着喻文州那般欣喜,也只能稍作感叹。

“和好了?”叶修问道,答案固然是肯定的,喻文州同他笑道:“拜你之赐。”

皇帝谢自己那可真是大事,叶修赶忙退后一步,“微臣不敢。”

喻文州摆手,“何事?”

叶修打直背脊,就道:“方才已与方大夫及小少侠解释过了,公子可要同他们说话?”

他这会儿并不迟疑,只道声好。

到底也是照顾了他的人,于情于理,喻文州都没有什么与二人道谢之理。

裹着单衣的王杰希打了个呵欠,喻文州走过去让他再睡会儿,自己便转身同叶修去了。

 

步出屋外,就见得方士谦好整以暇地站着,而黄少天则是打直了背脊一动不动,让他表哥给拍了下屁股才嚷嚷道:“方士谦你做啥啊!皇上就在眼前你还这样!”黄少天喊完才想到,是啊,这人在眼前呢?便是僵着身子,余光闪烁。

方士谦也知道这表弟是天不怕地不怕,闹腾得很,可大人物怕是真的没见过,涉世未深,昨日给他说了叶修来头,那是一口气差点咽不下去。

“皇上您且不要介怀,少天他年纪小,不懂事。”方士谦笑道,他虽是也有些紧张,可到底不如黄少天那般方寸大乱,毕竟天高皇帝远是事实,只是事实成了现实,神色还能自若的人怕是心过于宽大了。

喻文州摇头,并朝二人伸出手:“谢谢你们,代我一直照顾杰希。”

黄少天愣了会,手在腰侧擦了擦,一把握上喻文州:“哎,皇上不要客气。我那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人家说吧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们与王杰希也是有缘有缘,那啥,千里情缘一线牵.......”这话没说完,方士谦便捂着人嘴,将黄少天拖到身后,冲着叶修使眼色,叶大将军昨日与二人一醉方休,也不好不帮衬着。

“黄少天心直口快,定不是情缘,莫要多虑。”叶修道,方士谦也跟上:“他读书不多,皇上勿要见怪。”

瞧这三人沆瀣一气,喻文州并未摆出一国之君的姿态,虽是不怒自威,仍然能瞧出掩盖不住的好心情。

“我不会见怪。方大夫与黄少侠不如厅里一叙,这么站着似乎也不是个办法。”喻文州道,“杰希幸得二位庇护至今,喻某不胜感激。”

方士谦道好,他看了眼王杰希那屋,怕这会儿是起不来床了。

“也想听听杰希在这儿都发生了些什么,二位可愿意同我说上一说?”喻文州的眼神看来澄澈,黄少天对人自是不疑有他,“皇上,前厅请吧。”他迈开大步,将人领了过去。

 

好容易听完黄少天提及出手相救一事,喻文州便是蹙起眉头,与叶修道:“魏琛一路跟随,还会出这种差错?”

叶修忙道:“百密之中尚有一疏,夜深人静,魏琛又是个中庸,难以察觉也是自然。”

黄少天瞠目结舌:“魏老大也是你们派来的?乖乖我说这个王杰希是什么来历呢,竟又是将军又是皇上的。”

“恕草民无礼,王杰希可是皇上的......坤泽?”方士谦心细胆大,若与自己猜想的一样,那么离开此处是势在必行。

喻文州略为沉吟,他望向方士谦的眼神坚定:“朕便是为此事而来。”



未完待续

--

三十回了!!

已经后半了!!

谢谢每天追更给评论还有小蓝手小红心的旁友,谢谢大家!

  197 53
评论(53)
热度(197)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