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宫斗之这个皇后不宫斗(二十九)

<文前预警>

*很雷超雷!天雷滚滚

*古风ABO,慎入,全部架空,有参考

*A:乾元,B:中庸,O:坤泽

*最近看太多宫斗剧的产物,佛系宫斗

*大喻小王,宫斗但喻王是真的

*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要看,就不要怪我了😂

*本文正文没有副CP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

在叶修的陪同下,两人仅带上数名随从轻装出发,并很快地离开营地。

走的时候无声无息,也叮嘱方锐此事不得外传。但凡求见,必称皇上身子不爽,不召见任何人。

城门如今仍然戒备,进出都需查验身份,叶修与皇帝双双下马,叶修上前同城卫说话,并佯称是来往商道,途经此城只是暂做歇息,几天就离开。城卫让一边小兵们上前查看行李装束,好一会儿才是将信将疑地放人入城。

他们牵着马入城,按传来的信息前往城南一处药铺子。据城里人说,那家药铺牌匾上的字都不清晰,若非走进了能闻到药草味儿,怕只是当成一般店铺。

叶修一边说道,沿途给人介绍这城里的人文风俗,从高山谈至流水,奈何身旁人皆未能入耳,他瞧着身旁这位大人物面色凝重,便是打趣:“文州啊,你这是要去寻仇呢?”

皇帝听他这么一说,也不大乐意,可他无暇顾及叶修,仅是回:“还没到呢?”

见他这般,叶修自然回答:“你瞧,估计是前面那药铺了。”他顺手一指,随着视线望去确有一字迹模糊的牌匾,要不了几步路。

他二人走在前头,一步一步地往药铺子去,谁料大门深锁,叶修与皇帝对看一眼,前者摇头:“来得不巧。”

“敲门看看吧?”皇帝说道,他走过去欲拉起门环,便有声音从后方传来,“诸位大哥,在此可有何事?”

两人一齐回头,见一男子身形挺拔,神情自若,想来应是药铺主人。世间皆道伸手不打笑脸人,叶修上前也是一脸笑意,对方虽是打量自己,可到底他们现如今微服出巡,自然可端架子摆阵仗。“这位大哥,您可是店主啊?”

一旁跟从的少年没等男人发话便是道:“你们连店主都不知道是谁,那还知道咱这卖的什么药么?”

男人蹙起眉,道:“黄少天,闭上你的嘴。”又望向叶修:“我是店主,你们可有什么事?是来抓药的?”

被唤作黄少天的少年喳喳呼呼,“方士谦,你是不是傻,不是买药来药铺子作甚啊?”

“方大夫我们确有一事有求于您。”叶修不紧不慢地说道,“路经贵宝地,得知您这有帖药甚好,望求得一方,只是这儿大庭广众之下,不便明说。我家公子身怀痼疾难以启齿,不知方大夫可否愿意让公子入内一诊?”

即是医者就当仁心,方士谦便是叹口气:“今日本是店休,奈何先生与公子远道而来,当大夫的也不好不看,只是这会儿里头不大方便,您几位可拿了方子就走倒也无妨。”

眼看方士谦捂住黄少天的嘴,那闷在掌心的话含含糊糊,叶修半个字都没听懂,就听懂了三字——王杰希。

叶修冲皇帝使了眼色,后者上前一步,一拱手:“有劳方大夫。”

“哪儿的话。”方士谦穿过众人,揣着黄少天走上前去,他拉起门环敲了敲,从门内传来的脚步声渐响,门轴咿呀一声,便被拉开,里头探出个人影,从皇帝等人的角度看不见对方,只闻人声:“回来了?”

“可不是。少你一个人打下手事情可真难做。”方士谦同那人说,黄少天又是咋呼:“你赶紧好就没那么多事!”

“少说得三天才能好,黄少侠担待着点,方大夫济世你也算救人。”清丽俊朗的声线里虽带上一些水气,可那真真切切是王杰希的声音,教人听得清楚明白。

显然王杰希也注意到了外边有人,他同方士谦道:“外头是谁?今儿不是店休么?”

“是店休,可是人家专程来此求方,你方神医我也不能坐视不管吧?他们一会儿就走了,你就回你屋里呆着。正中午的可热死人了。”方士谦跨进去时便是推开大门,黄少天三步并两步地跟了进去。王杰希才欲转身,便听有人唤他:“杰希。”


他算是把人看明了,王杰希僵直了身子见人朝自己走来,脚上像是扎了椎子似的,动弹不得,直到对方立于自己身前,才后退一步,跪了下来;方士谦听见声响也跟着回头,见到王杰希跪于地,膝盖于石板地面敲出声响,他赶忙走过去迎上前:“能站么你?这回特别严重啊这是,一会儿我给你煎药,喝了能好受些.....”话音未竟,方士谦让王杰希这么一扯也跪了下来,他本想发作,只听得身旁人说:“......不知皇上驾临,还请宽恕草民。”

他将王杰希扶起,道:“你不需要跪。”

王杰希望向他的眼底有着疑惑与迷惘,“......在天子面前,应遵守礼仪。”

方士谦懵得厉害,抬头望向眼前温润如玉的公子,心头忽地一动,就是起身掸了掸衣摆,转身招来黄少天到身侧,便是一鞠躬:“杰希目前身体情况不好在外吹风,您俩若有体己话要说可进内院,我们到外头后着。”

说罢便是拉着黄少天去了,出门时见到叶修,则又是行礼:“里头那位是您家公子,那敢问您是?”

叶修好整以暇地靠在门边上:“叶修。里头那位是我主子,哦,两位都是。”他笑道。

黄少天张着嘴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破碎地发出些无意义拟声词,那模样看来逗趣,惹得叶修与方士谦相视一笑。

“望天思君。”方士谦开口:“王杰希说的天,那可还真的是天。”

“可不是么。”叶修笑道:“那是这片疆土唯一的天了。”


王杰希与他对视,到底没能说出半句话来。前些日子的偶遇已是让人足够满足,好说十年之期未到,那是再想见也没能,不能得见。

如今人在自己眼前,煞是不能置信。王杰希默默地转身,气流扬起他披散于肩的长发,空谷幽兰一样的香气窜进鼻中,待人停下脚步,终是开口道:“一切可都好?”

身后传来嗓音如昔,他的喻文州一样温润如玉,王杰希咬着唇,他略微抬头,又听得身后人缓声说道:“我的杰希还是长大了,也长高了......瞧着要比我高上一些?可你还是那么瘦,我不在有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么?”

“我不在你身边,这些日子里来可曾安眠?”他缓缓地、一字一句都放进了力道,沉沉地落在王杰希心里,锤着一下一下,锥子扎得更深。

王杰希没有一句回应,良久,便是听得人说:“你不在身边,我一刻都不得安眠。”

那声音听来疲惫,王杰希终于转过身,他咬着的唇没有松开,红着的眼角不褪去颜色,如翻江倒海一般,喻文州的眼里,全是自己。他摇了摇头,细碎的嗓音从齿缝中泄出:“......喻文州,别说了。”

“好久没有听你叫我名字了。”喻文州上前一步,离他更加地近,“算上去,快三年了?下江南时我带你去玩,让你唤我名字,你可记得。”

王杰希咬得唇色发白,那怎么能不记得,与眼前人唯一的美好全遗落在杏花微雨时节,江南的水带走了一颗心,精致华美的绣坊编织出一场终到尽头的梦,美好地如同幻境一般。

喻文州拉起他的手,当年送给对方的手串还挂在手上,便是一颗一颗地抚触过去,“还带着呢?”

他一把握住了王杰希手腕,手串上的珠子压进掌心,将人带进怀里心中,像是融入骨血那般,连声音都有些哑了。

“......来接你了,杰希,我来接你了。”喻文州埋在他的颈侧,芝兰芳香更加浓郁,便是不由得将怀中人扣得更紧了些。

脑海中忽然闪过这些年以来的片段,是什么也顾不上了,没能顾上。

他细碎着喊怀抱着自己的人,因盈眶而溢出的滑落的水淌至嘴边,“文州......你可来了......。”

十年是等不起了。王杰希挣扎着抬起头,凑上去吻他,呓语一般地叫唤喻文州的名。打进门以来就察觉到人的变化,喻文州将坤泽抱起,“我来了,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AO3


未完待续

--

🐟:你说谁身染痼疾?

🍃:我不是我没有皇上别误会....哈哈哈....(说着走远)

  179 55
评论(55)
热度(179)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