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宫斗之这个皇后不宫斗(二十六)

<文前预警>

*很雷超雷!天雷滚滚

*古风ABO,慎入,全部架空,有参考

*A:乾元,B:中庸,O:坤泽

*最近看太多宫斗剧的产物,佛系宫斗

*大喻小王,宫斗但喻王是真的

*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要看,就不要怪我了😂

*本文正文没有副CP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

新年伊始,方士谦带着俩小伙子去逛市集。

虽说平日里不是没逛过市集,可春节里总还是有些不一样,卖烟花鞭炮的小贩子都出来了,比起平时更是凭添一分过年的气氛。

村里不比城里,黄少天自称闯荡江湖已有三个年头,在大城里过年还真是头一回,从神情上也能看出他的雀跃。

王杰希则是第一次在京城以外的地方过年,也觉得新鲜的很。爆竹声乍响之时,才真正有了年岁更迭之感。

黄少天扯着王杰希东看西看,一边与他拌嘴;王杰希嘴上也没认输,回了好几句过去。方士谦走在后头一点,时不时插进几句,损一损黄少天又削一削王杰希,惹得两人炮火齐发,倒是给自己弄了灰头土脸。

到了晚上,万家灯火点亮城镇,王杰希倒是有些看得入迷,也是因许久未见得此番光景而致,黄少天见他出神,一把拍上人背,道:“什么东西这么好看?”

背上传来的痛感让他不得不回神,王杰希虽没有回上一拳,却也没什么好气:“你这蛮力是打算打死我?”

黄少天横眉竖目,做生气貌:“哎,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上次晨练你打我那掌,也就这个力道。”

“那你还能站在这里可太好了。”王杰希回:“我在看城里点灯。”他才说完,远处便也是亮了一片。正月初一的晚上向来不能熄灯,如此这般灯火通明,在冬日里是较为温暖些。

“那么好看?”黄少天不解,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在民间一向如此,又何须大惊小怪?可他随即反应过来,王杰希好像就是养在家的少爷,看见小老百姓这么过节,还是挺稀奇吧,心说我明白我明白,嘴也跟着说了出来。

方士谦走到一处茶楼停下脚步,他看着黄少天说:“你明白什么?”

黄少天没经思考就回:“明白王杰希是个少爷,所以对咱们凡人过的年大惊小怪。”这一言惹来王杰希全力白眼,但他也没理,就问方士谦是否在此用餐。

方士谦道:“今晚就在此用饭吧?别说谦哥待你俩小弟不好。”

黄少天可开心,“今晚就吃垮你!”王杰希嘴角一勾,从善如流。

 

华灯初上,店里正是热闹,连说书人都在最显眼之处摆了一桌。小二领三人到里头的一张桌,却被粗声走入的彪形大汉给夺得先机,黄少天见此就要上前,却让方士谦与王杰希二人一左一右地扣住,摇头示意勿生事端,才是哼了声放弃此处。

小二很是抱歉,便道:“二楼也满了,要不我给客官打张桌子,凑合凑合?”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王杰希本也不愿造成别人麻烦,就听见二楼传来爽朗的招呼,他仨齐齐抬头,只听那人同小二说:“小二我这里还有空位,三位小哥若不在意不如上楼与魏某一道?巧得我独自过年也闷得慌。“

方士谦眼见二楼自称魏某之人招手,瞧着也并非生事的模样,便是同小二道:“那我们就与魏兄同席。”他往楼上喊了一声:“多谢魏兄了。”

那人摆手,将他们招至二楼。茶楼里二楼不若一楼宽敞,可却是一个一个包间。

王杰希望向眼前人,一个人独占一个包间过年,确实忒凄凉。原以为今年注定独自过年,若非碰上方黄二人,怕也如眼前人一般光景。他在这人眼前落座,小二给他们拿来茶水及茶杯,让他们点完菜便离去,王杰希给大伙儿满上茶水,他举起茶杯对眼前人道:“多谢魏兄相助。”

方黄同他一起,也道了谢。

“叫我魏琛就好,三位小哥别客气了。”魏琛摆手,“你们仨上来,我这不才有说话的人嘛。”

“在下王杰希。”王杰希说道:“中间这位是黄少天,最旁一位是方士谦。”

魏琛将目光移至方士谦处,“原来你就是方士谦啊,我听城里人说你药铺最是童叟无欺,一点药材都不会偷。”

黄少天随即接话,“医者尊严不能罔顾,那是魏兄不知道,我表哥他的医术.....”方士谦按住表弟的嘴,将一串话全闷在掌中,笑道:“魏兄别往心里去。”

“有这么好的医术,就不该只抓药,悬壶济世不是更好?”魏琛道:“不过这是自由意志,我不会说的。”

“谢过魏兄。”

方士谦好容易放开黄少天的嘴,黄少天好容易喘上一口气,他鼓着双颊看向王杰希,人还装没事的模样喝着茶,并津津有味地听起楼下说书人嘴里的乡野奇谈。

“哎,王杰希!”

“做甚?”

“明早决斗!”黄少天推了人一把,只见对方不动如山,点了点头:“行。那得你起得来床。”

“每次都是谁起不来床,王杰希你是懒猪吧!”

王杰希哼哧一声,却感觉有道视线在自己欲追寻时又消失,弄得他是有些不自在,感觉一瞬而逝,他只得当自己不在意,也毋需在意。

 

小二将菜品送过来,摆满一桌。魏琛边吆喝三人动筷,自己也没闲着,边吃边说些细碎之事,欢欢快快,算得上热闹。

“哎,我说老魏啊,大过年的你怎么就一个人?多孤单啊!”黄少天举起酒杯与魏琛道。

只听人像是气不打一处来一样咬牙切齿:“我那主子大过年的也不让我回家,这任务一天不结束老夫就一日不得归家。”魏琛饮下一杯酒,“一个两个良心都被狗啃了!”

“你真可怜!来!本大侠陪你喝酒!”黄少天大约也是醉了,便站起身,走到魏琛一旁坐下与人勾肩搭背,两人说起胡话来一搭一唱。方士谦和王杰希听起说书,估计说完一个话本,又换过一个。

才以为是话本时却说起当朝天子之事,王杰希便是有些愣住。说书人侃侃而谈,底下人也同他一块说起当朝政局,一时之间竟成了议论堂,王杰希听得入神,方士谦看着他若有所思地问:“我瞧着你特别喜欢听朝政议论?”

王杰希端正自己,“有么?”

“钱夫人上回见到你在茶楼里听人议政,可确有此事?”方士谦撑着下颚,不慌不忙地道:“你若想参政,也不是不行啊!你这般的虽不能建军功,在朝堂上大展身手那还是可能的,去考科举试试?”

他怎么不知道呢,他当然知道这种事情。王杰希仅是轻轻摇头:“那是不能的。”

方士谦瞧他一眼,便不再说话。

待众人散去,便是届临茶楼打烊时辰,王杰希背上背一个黄少天,方士谦搀扶一个魏琛离去。

黄少天趴在王杰希背后睡得挺香,“我有时候挺羡慕黄少天的。”王杰希道。

“怎么说?”方士谦将从肩头滑下的魏琛重新撑好。

“在哪里都能睡得很好。”他笑了笑:“我就不行。”

“那不过是你想得多,才会睡不好。”方士谦用手拍拍魏琛脸颊,“魏琛你住哪儿啊?”

“你问他有用?”王杰希瞅人一眼,“我感觉魏琛同黄少天一样,醉得厉害。”

“那只得先带人回去。”

做好决定就不迟疑。方士谦还是没忍住抱怨:“魏琛这家伙,可真重......”

 

隔日晨起,魏琛与黄少天同在一屋面面相觑。

“魏老大你怎么在这里?”昨日他俩相谈甚欢,黄少天本就人来疯,一晚上称谓换了四五回。

“我也正想问你怎么在这里?”

两人顿时都有些头疼,醉酒就断片儿这话说的就是他们这种人,应该没发生什么....吧?才这么思忖着,忽有人推门而入,两人定睛一看,来人正是王杰希。他端了两碗汤进屋,放在一旁的五斗柜上。

“是哪个懒猪说要晨起决斗的?”他说的轻巧,“魏大哥喝个醒酒汤?”

魏琛赧然接过王杰希递来的醒酒汤,道了谢。

“你说谁是懒猪?!我就是喝醉了而已!”黄少天一溜烟下床,拿过五斗柜上的醒酒汤一口灌完,他哈了一声,冲王杰希道:“走!现在就去院子里!”

说罢便是扯着人走出房门,“本少侠今天就要打得你叫爷爷喊奶奶!”

王杰希回头瞧了眼,魏琛放下碗,鼻子摸着也跟了出去。

 

当黄少天再次被封住手脚压于地上时,魏琛抬手遮眼,“你可放他一马吧,我都看不下去了。”

“再来一回!”黄少天挣扎着,他就没想认输,许是昨晚喝多了身体还没醒罢了,怎么可能打了两回都输呢。

王杰希放开他,“魏琛说要放你一马,那今日就不与你为难了。”他倒不是卖魏琛面子,只不过是顺水推舟给自己与黄少天台阶下罢了。

突遭人放了开来,黄少天踉跄一阵,便是有些来气:“王杰希你这人真是!”

“真是什么?”

“无情无义!忘恩负义!”

“你说谁忘恩负义?”

魏琛见此状,他索性也不留了。站起身就说要离开战场,按两小伙估计精力还没发泄完全,再过上十招也是可能的。

况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做,监视王杰希,那也不过就是任务的其中一环罢了。

 

他估计自己能全力维护王杰希的平安,却无法遏制战事的发生。

魏琛走回住处——就在药铺子边上的一处宅子时,有名黑衣窜出跪在脚边,轻声细语地:“首领,如叶将军所想的一样。刘皓刘大人与西南部族勾结,恐怕....”

他打直背脊:“知道了,同皇上回报此事,不得怠慢。”



未完待续

  156 32
评论(32)
热度(156)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