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万圣/20H】魔法峰会前夜

箱子一打开,身体泛着银光的白蛇便溜了出来,被隐于微弱的光芒后,一个青年便悠哉悠哉地立于眼前。

王杰希只瞅了一眼,随即又翻箱倒柜起来,他总记得自己带了猪笼草——那是要用于冥顽不灵的老头们身上的,当然不是直接用,他的大釜也一块儿带来了,魔法师得以魔法魔药治人服人,怎么可用蛮力,太不像话了。

白蛇变成的青年笑笑,好整以暇地靠在墙上,那儿比较凉,和他的体温较为一致。

他看着王杰希翻箱倒柜许久,到底还是开口:“杰希在找什么?”

“猪笼草。”他身边堆起一座小山,“喻文州,有空一边看还不来帮忙找?”

喻文州慢悠悠地走过去,拨开王杰希身旁那座小山,找到埋在里头的人—但宽大的帽檐还是遮去大半,他只得凑到魔法师身旁,才能和对方好好说话。

“猪笼草刚才和我打了一架。”喻文州说。

王杰希愣了一下,生长在魔法世界的猪笼草是比较凶没错,但他拎着箱子飞了那么久,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动静啊?于是拧眉:“喻文州,你现在是家养的使魔,不是外头的野蛇,作为主人我有权命你—诚实。”

王杰希的指尖冒出一点小火花,高级的魔法师在施行诚实咒这种小咒语不必凭借任何媒介,甚至不必咏唱。

喻文州的身体僵了一下,“真是打了一架,猪笼草先攻击的我。”他说:“你应该用盖子好好罩住它的。”

王杰希打了个响指,喻文州的身体就放松下来,都说蛇的舌头有千万种谎言,看来喻文州这回是真没有骗自己。他垂下肩望向眼前又是一派轻松的白蛇精,有些懊恼。

“打了一架,然后呢?”

喻文州从箱子里看见一颗糖,便捡起来拆开包装纸,丢进嘴里。

“这棵猪笼草真的是奇葩,它居然朝我发射黏液。”糖从左脸移到右脸,“怕是饿了。”

“所以你们一草一蛇展开了一场生死决斗?”王杰希无语。

“可不是么。作为杰希的使魔,我怎么着都算是家蛇,不像那玩意,是野草。”喻文州笑笑:“而且我不喜欢身上黏腻的感觉。”

“那你是撕了它还是吃了它?”王杰希切入正题,他有时真对喻文州这样的分辨方法感到疑惑,只知道五百年功力竟生不出一点毒液来,不知道是心大,还是真的温和谦厚......他瞧一眼喻文州确实温和但不谦厚的笑脸,C国的蛇与西方的蛇,可能还是不一样吧?黑魔王的蛇就没有显过人形,也不知道是不会还是不愿,反正那条又黑又长的只钻下水道,他觉得喻文州还是好点,作为蛇的时候通体银白,双眼如红宝石一样,额前还有个纹,是自己悉心钻研魔法以来从未见过的图样。

可是东西方蛇都还是一样,吐信教人迷惑心神。当初就连结契都是着了喻文州的道才定下的。这条蛇化为人形时,契约之印在隐于瞳中闪烁,契主以外的人都见不着明灭的刻痕。

他能确定喻文州不是恶魔,至少自己的生命没有一点点流逝,充其量就是个白蛇精,还是条曾被压在雷锋塔底下的白蛇精。

王杰希发现自己思想有些发散,在喻文州的叫唤声中回过神来:“你接着说。”

“我说完了呀。”喻文州回答,“杰希不专心。”

王杰希拉低帽檐,清了清嗓子:“所以你是撕了它还是吃了它?”面子拉不下来,只得再问一回;喻文州仿着他的模样——只是没有帽檐可以拉,但还是清清嗓子,说道:“撕了以后吃了。”他诚恳地弯腰行礼,只不过二人现在同坐在地上,自是看起来忒别扭。

白蛇精眨着如红宝石一般的眼,长睫扇动如羽翼,“可是那玩意儿太难吃了,胃疼。”

王杰希再次陷入无语,撕了并且吃了?他与喻文州共同生活五年倒不见人如此专断独行,况且出门时也叮嘱过箱子里的所有东西,都要好好与其相处。

“罢了。”王杰希挥了挥手,将小山一样的行李物件扔回箱子里,转头就给喻文州说:“你吃了一株要还我一株。”

喻文州跟着起身:“行吧,一人做事一人当。要多大的?”

“从根到叶,最高处达4.5寸;笼部红偏紫,叶片纹理必须细致。”王杰希拿来羽毛笔和羊皮纸龙飞凤舞写下要求,交给喻文州。

“你说我这样像不像是被妈妈叮嘱买东西的小朋友?”喻文州接过羊皮纸,“就像那个节目一样。”

王杰希瞥嘴,“你平时都看什么来着......快去快回,记得,要活的不要死的。”

“知道。”喻文州回,“但杰希你要知道,不是到处都有那种啊。”喻文州一边说,一边开门走了出去。

 

魔法世界是这样,死物不多活物不少,有的物品被魔法驱动,便像人类世界的AI一样能够做起一些杂事,好比克莱尔——王杰希在E国留学时的邻居,她的彩虹小马布偶就会在客人站在门前时嚷嚷着:“Master!Open door!”

喻文州是活物,不需要魔法驱使也会提醒王杰希该给人开门,可前提在大魔法师是不是愿意见这个人。王杰希作为魔法峰会的决策成员之一,纵然不想管事儿,可在这圈子里对魔法修习造诣最高的便是他,每四年峰会搞什么M4、M8、M12,都没能幸免于难。

 

他俩为什么刚才得在酒店里翻箱倒柜就为了一株猪笼草乃是因为今年也一样,必须得来峰会。

 

一天。

喻文州在门前拒绝了三次魔法峰会总部派来的猫头鹰、猫以及鹦鹉时,他终于忍不住望向坐在烟雾腾腾的大釜前,正沉迷调药的王杰希。

“敲三次门了已经。”,喻文州说。

“不去。”

近期王杰希沉迷魔药调制事业,好容易得到个新的方子能治他的另一个小使魔——药草精的王不留行,细心呵护事必躬亲,大魔导士一点一点地喂食魔药,倒让小药草精染上的枯草热逐渐转好,王杰希的实验在往罗马的康庄大道上,下定决心要量产,买出专利然后就能再买块地儿搞他的魔草温室,岂不乐哉。

砰地一声又临,喻文州打开门发现又一只猫撞昏在他们门上。他好生拣起,吹了口气,蛇精的吐息是冰凉的,向来猫与蛇是不和的,被喻文州拎起的小猫瞬间醒来张牙舞爪。

“M20这个月派来的第四只。”喻文州抓着猫后颈那块皮肉说道。

小猫爪子挠得厉害,直挥个没完,却也碰不着白蛇精;喻文州掐住小猫,很快地让猫儿吐出来自M20的传话——如是我闻,王大魔导士不欲参加本次峰会,是故,魔法世界万千——,王杰希听了一半便上前压住猫嘴,“傻逼,主席最近在钻研什么玩意儿。”

喻文州道:“我听着像是金刚经,佛教经典来着,在雷锋塔底下那时我还挺常听的。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 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王杰希朝他伸出一只手:“停,别念了。你念得我头疼,魔法世界的人不应往生极乐。”

喻文州依言停下,“哦。”这些他都听惯了,也没觉得要魂飞魄散,看来西方魔法和东方术法还不是一个系统的。

“那去M20?”喻文州问。

大魔导士面无表情点头:“去正一正歪风。”

 

今年选在C国的M城办,根据小猫的传话——M城的M与M20的M是一个M。王杰希黑眼珠子转儿半圈,M20的M才不是一个M,分明是Magic,他在心里吐槽。

日期选在万圣节之日,不过C国早有明定,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像去年在J国办简直是一场群魔乱舞般的狂欢,人在地上晃,妖魔鬼怪天上飘。

M城自然也就还好。喻文州走在路上碰到几只小妖,问了花店怎么走。

 

小妖A:“城里没有。”喻文州谢过。

小妖B:“此去十里可以见得。”喻文州走了半途就闻到捕兽夹的气味,回去痛打了小妖B。

小妖C:“你跟我来。”喻文州跟着走却发现小妖变成大妖,怕是见他美味霎时起了歹心,不得已之下出手毁它百年功力。

 

他决定不再相信小妖们,拿出文明利器,滴滴打了一台车,告诉师傅:“请到城里最大花店。”

师傅一声好嘞便带到市中心,喻文州左右一看,也瞧见一间小花店。

“够你用的嘞。”司机师傅头顶冒出圆圆耳朵,“那儿连竹子都有。”

喻文州面无表情地抽动嘴角,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可能是假的,连这么懒的大猫熊都能成精,佩服佩服。

“生活不易,蛇先生也要理解啊。”司机师傅同他说道。

 

喻文州下了车,走进花店,猪笼草被放在一角,他从裤袋里掏出王杰希给他写的羊皮纸,仔细观察是否有天选之猪....株,如同王杰希的要求一般。

终于在最里边找到一株通体红带紫的,他摸了摸叶片,没有吐黏液。

便告诉店主人就要这个,只见店主人说:“这个不卖。”

才想开口讨价还价,竟遭店主人套住,他一回神才发现是捆仙索,绳索缠得死紧,不一会便在身上留下痕迹,若动上半分则束缚更加紧。

喻文州咬着牙:“你是谁,你想做什么?”他很是不懂,这店主嗅不出一点魔法气息,术法恐怕是也没有半分,是怎么弄来这等法宝.............他突然领略过来,兴许这个魔法峰会,只不过是引自己与王杰希前来的一个圈套,可怎么想都不大对劲,打从猪笼草开始,到方才司机师傅道别之言,莫非王杰希也在算计自己?可当年却是王杰希救出自己,五十年一转眼就过,没有道理结契这么久都不下手。

况且,死生契阔,王杰希也是同他说好的。

他血红的瞳孔中闪着刻印,术法怕是也不能用,便是道:“你的目的是我?”

店主笑道:“喻先生很是稀有,贫道自然想要,可是,你可不是结契了么?”他合掌鞠躬,“自然是还得找当初参与两界战争的尊主现身说法,那才有用不是么?”

这话音一落,便是震得喻文州晕了过去。

 

王杰希正于酒店中整理方才随意扔进皮箱的行李们,整了几个角度才把大釜塞进去,好容易地关上它,就瘫在床上哼哧哼哧地感叹自己青春不再。

魔法师虽说不显老,但到底还是人类,岁数有了,打个盹儿是难免的。他正欲小睡片刻,心头忽地一阵晃动。

房间的门也忽地被拍响,按捺着胸口中的躁动,王杰希起身去开门。

“我们没有叫客房服务——英杰?”他定睛一看,竟是自己久未蒙面的徒弟,高英杰。自高英杰能独当一面以后,王杰希便以没什么好教了让人离去,估计也有十年。

眼下高英杰按着手臂,那里看来鲜血汨汨流出,青年告诉他:“老师,出事了!”

“主席早就不在M城,我们都被骗了!”

王杰希这才发现,五十年来从未感受到的心头躁动不容忽视,他随即开始咏唱,并唤出那名。


--

万圣节快乐!

既然是前夜那就会有峰会正文2333

  123 18
评论(18)
热度(123)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