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宫斗之这个皇后不宫斗(二十三)

<文前预警>

*很雷超雷!天雷滚滚

*古风ABO,慎入,全部架空,有参考

*A:乾元,B:中庸,O:坤泽

*最近看太多宫斗剧的产物,佛系宫斗

*反正是个连载,大喻小王,宫斗但喻王是真的

*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要看,就不要怪我了😂

*本文正文没有副CP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

早晨时分窗外鸟啼得王杰希转醒,他往窗户望去,果然有个影子在窗前鬼祟,便是下床察看。心说这也不能有别人了,估计就是昨儿夜里前来襄救的黄少天。他觉着有些奇怪,但怎么说吧人家是关心自己呢,对一萍水相逢的人如此上心,莫不是古道热肠就是好管闲事。

想着便是起身开了门,歪头向外叫了一声:“哎,黄少天,你大清早的站在我房外做什么啊?”

被唤的人搓着手走过去,横眉竖眼地道:“哎,王杰希,你倒是睡得好啊!小爷我在外头站了一刻钟了,你这才醒。”

王杰希也不在意,将散在肩头的长发拢成一束,才道:“那就请吧,清早露水浓重挺凉的。”他敞开门,挑了挑眉。

黄少天迟疑了会,才走过去,王杰希让开让他进去,只见人一坐下便说:“我说你是个坤泽吧,我这样进来会不会不好啊?”黄少天有些迟疑,“我娘说,坤泽的屋子不要随便进去,很可怕的。”

这种无稽之谈王杰希是第一次听见,倒是有些好奇,索性直接问道:“令堂何故这么说?”

黄少天摆摆手,“我娘说,一个坤泽能引来十个乾元。”眼神瞟向空中,他余光扫过去,又遮起眼睛:“原来还以为我娘胡说的,经昨夜一事,方知此言不虚。”

“那你可曾见过活的坤泽?”王杰希歪着嘴,虽想斥为无稽之谈,到底还是忍下来了。

“那当然......王杰希,你还真是第一个。”黄少天悠悠道,腿也放到了凳子上:“坤泽一般多是女孩儿多,你知道在路上走的哪有什么闺女,都是大婶了。男性坤泽我真是头一次看见。"

黄少天所言不虚,王杰希过去也是这么听闻的,男性坤泽他见得极少,要说有,最多的恐怕都在后宫中,想到后宫便有些失神,却让人于眼前抓了一把,他才回过神来。

“发什么愣啊?”

“刚醒有些走神,你接着说。”

“还说什么啊?你是坤泽也该和大家一样,呆在家里别出来啊!”黄少天说道:“出来瞎溜达,可保不定要祸害多少乾元。你又不是我,一个能打他们十个呢!”他卷起袖子,拍拍自己的手臂,看上去对自身武力很是自信。

王杰希于是挑眉:“我也能打十个。”他倒是想起过去教习武艺的师父曾夸自己天资极好,假以时日必成大器,武艺自然不在话下。

黄少天上下打量人,又看这身板也不厚实,虽说长手长脚,却怕是连剑都使得不好吧。他嗤笑一声道:“得了吧,就昨天有人站你窗外都不知道了,还说能打十个?我告诉你啊,小爷长这么大没见过能打十个的坤泽,连能打过一个的坤泽都没见过。”他摆摆手,“男子总是要强这个我知道,谁不想在美人面前一展威风啊,我懂我懂。”黄少天望向面前坤泽,只得到冷冷的眼神,便是有些瑟缩。

 

眼前这人年岁看来不大,却有些不怒自威,黄少天不很理解缘由,但他自诩走跳江湖也有两三年,世面怎么说也是见过了,对此威吓自然不应露出惧色。

黄少天打直背脊,道:“你、你别那样看我,我告诉你啊,我不怕你的。”

“你要不信,可尽管来试。”王杰希转身拿起护身用剑,这柄剑是他于旅途中购得的,虽不如先前那柄来得好,倒还堪用。

黄少天一听,睁大了眼:“你认真的?我可最爱跟人比划了!”他本年少,血气方刚又爱同人比试,听到王杰希此言是将信将疑,一来面对挑战者自然让人心喜,二则又说哪里来的坤泽竟是敢与自己挑战,顿时有些纠结。

 

正纠结着,却不能不顾及五脏庙,黄少天的肚子吵嚷起来,很不是时候。这边他赧然,王杰希却是笑了,昨夜确实也是黄少天及时解围,就是道:“不如这样,先用个早饭再提比划吧。”

黄少天抚着肚子垂着眼,眼角余光瞟他:“民以食为天,小爷还在长身体......”

“那是。”王杰希从包袱里摸出碎银,“我身上味道估计还浓着,大侠不知道肯不肯送佛送上西天,去给小二说让他们大点送来我屋里啊?”

“就你自个儿吃?”黄少天很是不服,王杰希摇头:“自然是两人份。”

 

得到金主一言,黄恩公倒是欢欢喜喜地去了。这少年禀性纯良,原是王杰希过去不曾见过的类型。虽说在宫中见的人多了,可全是尔虞我诈、阿谀奉承之辈,没有人拿真心待他,也更不要提出手襄助......也许只有一人,叶修或许较为真心一些,可到底数面之缘,叶修待自己好也不过就是因为喻文州待自己好罢了。

 

不要一刻钟,黄少天伙同店小二端来早饭,包子清粥,两样小菜。

王杰希又给小二赏钱,黄少天则自顾自地吃了起来,待王杰希坐定,一笼包子已经被吃了一半。

“你真能吃。”王杰希拿起筷子夹了几筷子菜放到碗里,雨露期他确实胃口不好,也就意思意思吃着,黄少天西里呼噜地喝粥,后放下碗:“那是,长个子嘛。”他瞅着王杰希用得少,就问:“哎,你吃得这么秀气,是坤泽都小食量吧?”才说罢,王杰希不咸不淡地说:“雨露期难免胃口不佳,平时吃的也多。”

黄少天这会儿也不避讳,又打量人:“看上去没几两肉,说食量大谁信呢。”

王杰希不恼,自己身上没几两肉也是事实,他实在没什么好反驳的,这会儿只顾着喝粥吃菜,待放下筷子才盯着黄少天瞧。

人被他盯得头皮发麻,直嚷嚷:“你可快别这样看我,有话直说行不行?”

黄少天长这么大岁数,未曾觉得怕过谁的眼神,倒是眼前这位相较于乾元和中庸来说,理当较为孱弱的一介坤泽,目光竟也如雄鹰一般锋利,实在出乎意料之外。

“黄少天,你昨晚说,要带我去哪里治我这雨露期?”王杰希很快地便说出胸中疑问。

 

眼前少年昨日说的信誓旦旦,倒是真引起好奇心来。他从未听说这雨露期有法可治,刚成为坤泽那年及这次都使人困扰,虽说延续时间不长,且半年才一回,对出行并不造成太大困扰。

若在家中,那自然能匿于房内足不出户便是,可如今在外,雨露期倒是多为不便。

对这个可治的说法,他显然是不知道,饶是京中名医极多,皇宫中的太医也是各个医术精湛,但敢夸此言的,那是整个京城翻找不出一位来。

 

闻言才恍然大悟,黄少天盯着王杰希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才道:“我说为啥你瞪人这么可怕呢?原来就是大小眼的缘故,吓死我了都。”很是夸张地抚上心口,拍了好一会儿。

“我有个远房亲戚,医术了得,他肯定能治你这破毛病。”黄少天挠头,“我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可难保你以后还能遇上同我一般好的人,是不是?”

“那王某先谢过恩公。”王杰希起身作揖。黄少天见人行如此大礼,很是震惊,赶忙摆手道:“没事,别谢啊。”王杰希又问:“那你那远方房亲戚身在何处?离此地可远?”

他到底有些担心自己雨露期出门要引起街上混乱,过去在宫里尚可不用忌惮,可如今却不是。有过昨晚的事情还是当心一些才好。

“那倒不远,就在下关处,我这回就是专程来寻他。”黄少天撩起袖子,指着自己的上臂说:“上回我也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却受了箭伤,迟迟未愈,这才来寻。遇上我是你运气好。”

伤口看上去并不深,可迟迟未愈怕是箭头涂抹了什么导致,王杰希点头:“多谢你。”

 

两人离开客栈后直接往下关处去了,黄少天领着裹得死紧的王杰希沿路打听,这才终于找到他那远房亲戚的药铺子。

王杰希抬头一看匾额,前头的堂号漆字模糊不清,就留下个堂字,兴许是这药铺主人也不在意这些,才使其如此,不再修补。

他跟随黄少天踏入铺子里,一股子药草香气便扑鼻而来,就是环顾四周寻找主人踪影一抬头才看到药铺主人坐在高处拣拾高处药材。

久未见到亲友,黄少天难免心喜,就是大喊一声:“方士谦!”

吓得人差点没从梯子上摔下来,那人气急败坏回:“要吓死你爷爷我啊?!”他定睛一瞧,便是看懂了来人,没好气道:“怎么是你这个小兔崽子?”

“什么小兔崽子,小爷可是名动江湖的第一剑客黄少天!”黄少天挺胸揉揉鼻子,状若得意。

只听方士谦嗤声:“好一个名动江湖,人家要劫镖你由着他们去就好,自己趟浑水出手相救当你自己命九条,死了一条还有一条么?还有,叫什么方士谦,为兄虚长你十岁,怎么着也得叫表哥。”

黄少天撇嘴:“是,表哥。”他拉过一旁的王杰希,却也没逃过方士谦的目光,坐在高处的人眯着眼瞧他,“黄少天,这个是什么玩意儿?一个坤泽......你媳妇?你可以啊,救镖还能救回来一个坤泽。”说罢又是哼了一声。

黄少天连忙摆手:“他不是我媳妇,一个人能打十个的媳妇我才不要。”

王杰希望向他,目光笔直:“不是什么玩意儿,我叫王杰希,是来向方大夫求医的。”



未完待续

  197 51
评论(51)
热度(197)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