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宫斗之这个皇后不宫斗(二十二)

<文前预警>

*很雷超雷!天雷滚滚

*古风ABO,慎入,全部架空,有参考

*A:乾元,B:中庸,O:坤泽

*最近看太多宫斗剧的产物,佛系宫斗

*反正是个连载,大喻小王,宫斗但喻王是真的

*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要看,就不要怪我了😂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

踏上旅途是王杰希未曾想过的一件事,于出宫前总管太监来送他,并问是否还需要些什么,若有短缺,都能提出。他仅是摇头,并于宫城之外拱手作揖,朝向勤政殿方向深深鞠躬。后与总管太监道:“帮我谢谢皇上,带到这句话就好。”

总管太监欲言又止,王杰希原是圣宠之下最为得意的嫔妃,这会儿说走就走不免令人起疑,他并不知道当时发生何事,只是那日皇帝出了后宫随即颁诏,要说心里没点疑惑是不可能的,可圣命难违,总管太监作为奴仆,自然比妃子官员们更难反抗天意,也只得道好照办。

对于王杰希这样的主子,说实话他很是欣赏。宫中不乏因地位而跋扈之人,这般亲切的少有。他看着曾经的主子,那一脸轻松自若的神态,也没忍住想许是与这皇城不合适,走了便也好,从此再无宫中提心吊胆,自由自在。

王杰希与总管太监道别,又笑:“公公不要这样子,皇恩眷顾,我想要的,皇上到底是成全了。”

 

送迎十分简短,王杰希上了马车往城外去,这是皇帝给他的最后恩惠,允许他坐车离京。

虽说怎么能不在意,他曾想起皇帝——喻文州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言犹在耳,终究只能是带走了自己,却带不走喻文州的一颗心,喻文州的心须使天下安宁,带不走也是自然。天子到地与一介凡人不同,来过一遭,留下一些回忆足矣。

遥遥望向宫门,在心底描绘喻文州的眉眼神态烙在心上,然后告诉自己,就此一别便是死生不复相见。

 

王父与王母在城外后着,欲送人出城。

马车行至城外,王杰希跳下马车,给车夫打了赏钱,回头见到双亲立于一旁,眼眶有些酸涩。

他快步走过去,撩起衣摆就是行礼,王母牵他起身,王父叹息。

王杰希并未告知两老自己出宫的缘由,皇帝的谕令也断不可能提及,可实际见到双亲的叹息与泪水,心头还是隐隐作痛。

“杰希,皇上命你十年不得回京,你这孩子......”王父叹息,原想询问人都做了什么,确实收了话语。虽知以王杰希性子难保不会有这天,成真之时比起愧疚,心头更多的还是舍不得。自己的孩子在宫中近两年,自己不得探视便罢,连此刻被废也是最晚知道的,王父只觉愧疚,他伸手揉了揉王杰希的发又是叹息。

“儿子自知对不起爹娘,往后无法承欢膝下。还望爹娘保重身体,现如今弟弟也已长大,定能为父亲母亲分忧解劳,儿子在远方也会为家族祈福,但求上天庇佑,家运平顺,大家身体安康。”王杰希握住王母的手,能感觉到那双手微微颤抖,此去经年,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幸亏没有连累父亲。”王杰希将王母搂进怀里,又望向王父,“让父亲母亲为儿子操劳了。”

王父心说自己儿子的性子到底是自己最懂,毕竟是亲生骨肉,如今要放人远行,还是不舍。

“你此去可有目的地?”王父苦笑,“父母在,不远游。按理说为父是该打你一顿。”

王杰希笑着给王母拍背,又说:“那爹可趁现在打了,要不得十年打不上。”他嘴上还开着玩笑,王母随即道:“不许打!”

难得如此天伦之乐,王杰希已有两年未曾领受,双亲待自己如昔,且不以他这个被废之人为耻,已是今生所求均得偿所愿。

“不知道,且走且看吧。”王杰希说道,他此去确实毫无目的,连自己要做些什么都还没个主意,“父亲母亲勿要担心,我身上盘缠还够。”王父听得如此,将怀中荷包取出交给他:“这个你拿着,总会用上的。”

王杰希重重点头,将沉甸甸的荷包收进包袱里,并说:“时候不早了,爹娘也先回去吧,我到地儿会写家书回来的。”

王父拉过王杰希怀中的王母,道:“此去务必当心,珍重自己,常联系。”

他应是,与双亲拜别后离去。

王父王母见着儿子离去的背影,双双叹息。

“老头子啊。”王母眼眶红着,“你说我有生之年能再见我们杰希么?”

王父拍了拍妻子的背,“当然能。只是可惜见不到他及冠那日而已。”

 

 

背着行囊转了一转,京城在北,自然不可能往北去,太北的北地严寒受冻,饶是自己尚年轻也受不住,王杰希对自己的身体还有几分把握,在宫里吃好喝好养好,兴许都与过去尚未进宫之时要怠懒许多,于是决定往南方去。

打江南归来,王杰希没有再出过远门,最多是京郊行宫,其余时候皆对着琉璃砖瓦兴叹,这会子出了城,反倒什么都觉得新鲜。

幸得年轻力壮,又有多年习武功底,王杰希的脚程还算快,日落前便抵达京郊一小镇,许是离京较近,镇子看来并不简陋,是个大镇。

如此大镇要找到地方住也是不难,便向住人询问可有地方能暂住一宿,作为驿道上的城镇自然有客栈以供歇息,王杰希谢过,往客栈去。

镇上客栈不比京中茶楼,对王杰希来说这并不打紧,他向掌柜要了一间房,上楼后打开窗子已经是夜,如钩弯月悬于夜色天幕,星子稀疏妆点,院子里疏竹斜影,一时叫人忘形。

他将桌上烛台移至窗边,将行囊内的书拿了出来在月下研读。

这楼虽是不高,可心却是扶摇直上九霄,于是到了夜露浓重之时才睡下。

 

天才亮,王杰希同掌柜的问此去南方的下个城镇村庄距离多远,用过早饭添了赏钱就是离去。

沿途风光与京中愣是两种风貌,他看着觉着稀奇,在旅途中偶有遇到欲赴县城赶考的秀才书生也会停下来说话,他过去不曾有过这般体验,长在京中困在宫中的日子像是占去大半人生,韶华易逝,与人谈论寻常人家生活风情、乡野逸事倒是其乐无穷。

有人问他从何处来,王杰希只道自己京城人氏,与众人萍水相逢虽是有缘,区区小儿之名也不足挂齿,谈笑风生。

 

王杰希走得多了,也换过鞋,运气不好也曾野宿在外,睡得不甚安宁却也自得其乐,有老妇人经过问他:“小伙子你怎么睡在这儿?”

他也是不慌不忙:“天为被,地为席,婆婆不要挂怀。”

如此走着走着,便到了西南,时序方才入夏,正是春花交接至夏叶时,见着关内草原鲜花铺地,眼神便是一亮,虽非江南那般娇俏,却是另一番景色。

他望向远处还见山顶白雪皑皑,在京中见的雪是多了,也没想过西南此地的山巅竟有那般雪景,慑人心魄。

西南此处甚好,他便想在此稍作停留。找到客栈也不费功夫,辗转到此也是始料未及,恰逢走远了有些疲累,进了房他于是躺下,闭上眼前想着一会儿得给家里写封家书,告知双亲自己要在此地暂住一会。

 

才过夜半,身上燥热难耐,王杰希挣扎着醒过来,很快发现自己确实不妙,突如其来的雨露期让人慌了心神,便是将门窗紧闭。


AO3

 

此时忽有人拍他的窗,王杰希只得整好身上衣衫,挺着还是酸软的四肢起身,他将窗纸戳了一个小洞往外看去,有一双大眼睛在外边与自己对看。

若说胆小之人只怕要吓晕过去,王杰希虽是气息不稳,神色也不慌张,他推开窗,听见窗框砸到人身的声响便是挑眉。

那人看上去是个少年,见得人全貌便冲他低吼:“哎,我说你就这么对救命恩人么?太不像话了!”

王杰希挑眉,“王某与你素不相识,兄台因何自称救命恩人?”

那少年道:“你这花香惊动不少人了你可知道?我就住在你隔壁,听到外头声响才出来瞧瞧,就见得三两人在你门前呆站着,怕是下一刻就得拆门进去,要不是我手快,把那几人都敲昏拖进房,会怎么样真让人不敢想啦!”

王杰希顿时羞红了脸,连耳朵尖都发热,“你......!”

“你什么你,本恩人有名字,小爷叫做黄少天,可记好啦!”一阵夜风拂过,黄少天双手抱紧自己,“你叫什么名字?”

王杰希愣愣地看着眼前人,道:“王杰希。”

“王杰希是吧?我觉着你这样不行,作为一个坤泽你得更有危机意识些。”黄少天将他的窗阖起,从窗纸小洞里瞧他:“明儿我带你去个地方,解决一下你那啥期来着。”

黄少天话说罢便走了,徒留王杰希独自发怔。

 

别人都受影响了,他怎么没有?


未完待续


  191 56
评论(56)
热度(191)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