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宫斗之这个皇后不宫斗(十八)

<文前预警>

*很雷超雷!天雷滚滚

*古风ABO,慎入,全部架空,有参考

*A:乾元,B:中庸,O:坤泽

*最近看太多宫斗剧的产物,佛系宫斗

*反正是个连载,大喻小王,宫斗但喻王是真的

*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要看,就不要怪我了😂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

王杰希挑眉,各种想法在脑内转儿一圈,他最终作出一个有些震惊的神情,并望向舒贵人——这位尚且不能说是旧识的少女。

舒贵人见他露出震惊神情很是满意,便道:“希嫔想不想知道?”

王杰希道:“若舒贵人想说,当说便是。”他并非不欲厘清自己因何失去龙嗣,只是对于眼前说起此事仿若宫中的风声一般,也不能没有疑心。

纵使少女再如何友善再怎生貌美如花,他也只能以怀疑的目光检视对方。

可还是必须不动声色。

话音才落,舒贵人便是支着下颚道:“我啊,看见了从太医院慌慌张张来送药的太医呢。希嫔是不是换过一次方子?”

管事宫女捧着茶壶进来,刚好听见这话,便望向自家主子,待王杰希点头后才说:“确实太医院说过要换方子。”

舒贵人点头:“那就是了。我见到过贵妃宫里那个大丫环,叫什么名来着,不记得了。她给帮你送药的太医说话呢。”

“这样啊。”王杰希淡淡地回,他并不如眼前少女面上神情一般,关乎己身则更需谨慎思索才是。“我知道了,谢谢舒贵人。”

“你查不查?”舒贵人依旧跃跃欲试,“你要是想查的话我也能帮上忙的。”

王杰希摇头,将茶杯推到她面前:“舒贵人说了这么久的话,怕是也口渴了,不如用点茶?这是皇上新赏的龙井,试试?”

他这么一说,舒贵人便是端了正型。她捧起茶杯,轻啜一口,道:“皇上真的很疼希嫔呢,这可是今年刚进贡的龙井。”

“是么?这我不知道。”王杰希笑笑:“你若是喜欢,就拿一些去吧。”他对管事宫女使了眼色,后者很快地答道:“请舒贵人稍等,奴婢这就去包。”

舒贵人站起身,“想要喝的时候再来希嫔这里就好了,行么?”她眨眨眼,一双灵秀的大眼睛对王杰希抛出请求,看上去十分真切。

这种情况下,也奈何人拒绝不得,王杰希从善如流地应了声好,又说:“只是我这里偏远,得劳烦舒贵人多花些脚程了。”

少女对他摇头,“就当成多走动走动也好。希嫔在宫中没有可亲可信之人,可同样服侍皇上,若没有个能说话的人也是孤单寂寞啊。”

“确实是。”王杰希点头,“舒贵人有空便来走动走动也是好的。”

“那就这么一言为定了。”少女绽开笑颜,早春的花里还有冬的凛冽,可眼前人不若早春,仲春之时的百花盛开更能描绘眼前这人。

舒贵人向他请过安便离了去,王杰希随即瘫在椅上呼出一口气,早请安以后又来了这么一茬,是有些累。管事宫女给他换上新茶,便道:“今儿天气这么好,主子要出去看书么?”

王杰希的习惯一向如此,除了隆冬之时他没得出门溜达,也没能捧着一摞书到角楼上一坐便是一天,其余时候那是能出去就不待在屋里的。

可这么说起来,他也有数月不曾离这寝宫,算上去,也快要一年了。

他想了想,便是点头:“去,你们谁都别跟来。”说罢便是起身,“你上回作的核桃糕挺好吃的,还有的话我带一点儿出去。”

管事宫女得了话便去打包,回来时拎着有点分量的油纸包,“希嫔可别吃太多了。”

王杰希接过来,掂掂分量,那确实有些沉。

“我不全部吃完还对得起你么?”他笑道。

管事宫女故作横眉竖目,道:“晚膳可要用不下。”随即又笑了出来,“况且主子太久没练剑了,这么吃行么?”

听见练剑二字,王杰希恍惚了一下,他近一年未曾练剑,怕是都要生疏,便是点头:“说的有道理。”

“是的,所以还请主子早点回来。”管事宫女道,“别让奴才们等太久了。”

王杰希笑着点头,捧着一摞书和点心小包出门了。

 

 

他忽然就感觉自己挺像要出门远行的游子,只是游得不远,也没能多远,却是游必有方。

后宫与前殿相接的角楼是个挺清幽的去处,宫内侍卫仅有数人驻守,平日里也不会有多少人走到此处,王杰希走到这里才欲上楼,就见到一个侧脸很是熟悉。

叶将军竟也身着侍卫服装?太希奇了。猜想着或许是皇宫内当差都必须作这身打扮,便是没能忍住自己,还没意识到时就先喊了人。

“叶将军?”

被唤的那人回头过来,确实是叶修的面容没错。他站在阶梯上问叶修:“叶将军在宫里当差都要穿这一身?”

那人很快回神,便是失笑:“您说的是家兄吧。”

听得此话,王杰希从脑海深处搜刮起对叶家那不算太多的印象,终于在脑海的屉子里翻出来一句父亲同自己说过的,叶将军有个兄弟这事儿。

再怎么也没想到,是兄弟也就罢了,竟还是双胞兄弟。

他细细看了会人的眉眼,确实同叶修生的一模一样,只是眉眼间能看出俩人的不同。王杰希趴在阶梯边上,对着仰起头看自己那叶修的双胞兄弟说道:“抱歉,认错人了。我叫王杰希,你是?”

“叶秋。叶修叶将军的双胞兄弟。”叶秋拉了下自己一身衣裳,便道:“将军可不穿这样。”

王杰希道:”我想也是,叶大人好。“

叶秋点了个头,他想起叶修几日前曾说过的话,才惊觉眼前少年是那位未曾谋面的坤泽,传说受了皇上极度恩宠,以至后宫按潮汹涌那位希嫔。

可眼前少年看上去纯净自然并不若传言中那般狐媚、说起长相也非倾国倾城之姿,虽是请秀得很,可就这么看着,也能发现双眼有那么一点儿不对称,但也不减其清雅英俊之感。

叶秋弓身:“给希嫔请安。”

王杰希摆摆手,他从入了宫以后就甚少以全名自我介绍,一般提及也只说是希嫔王氏。便道:“现在就我俩人,不叫希嫔了吧。”

“那微臣怎么称呼的好?”叶秋总算能够明白皇帝喜欢眼前人的原因其一,到底还是与后宫那些主儿们有别,如此不拘礼数的妃嫔他是头一回见,又或是说,得了圣宠便恃宠而骄之人太多,叶秋看尽前朝当朝新人旧人来去,倒也真懂了皇帝几分心思。

 

这偌大的宫城内,没有人敢反抗天子,可若此人能待皇帝真心,且不虚言不轻妄,作为自幼一块儿长大的竹马来说,倒也觉得是好的。

毕竟,一个人站在群峰之巅的孤寂与清冷,叶秋虽是不能体会,却也能明白一些,即便仅是凤毛麟角。

他到底还是希望皇帝能幸福。

 

“我觉得你看着亲切,叫我名字就好。”王杰希说道,“你在这儿做什么?”

叶秋回答,“微臣只是因为长得跟家兄一样所以让您感觉亲切。”他笑笑,眼前少年心性在此后宫之中还未能尽数涤去实属难得,便不由自主地与人说起笑来。

“微臣在此自然是巡逻换班路过,请不必在意微臣。”叶秋回答。

王杰希眨眼:“那就不打扰叶大人值勤,有机会再聊。”他挥挥手上了角楼,叶秋看着那背影有些茫然,这样的一个少年竟是坤泽啊。

 

王杰希上了角楼望向远方的琉璃屋顶层层叠叠,又是心下叹息一阵。

他好久没有面对过这般念想,这一年来过得如同经历了一辈子得渡的劫一般,皇帝待自己是真好,好得让他以为皇帝一颗心全在自己身上,可理智告诉他,这天下最无可能一心的便是自己闭眼能梦到睁眼也许能见到的一国之君。

心上的弦旋紧了,就差用点力而已。

想了一会儿便是作罢,想再多也没有什么意义。他摊开书兀自读了起来,还是春寒料峭,角楼边上风大,王杰希瑟缩了会,将披风裹得稍紧了些。

他读着饿了便是拆开油纸小包,管事宫女给他放了小酥饼核桃糕等点心,王杰希吃得有滋有味,便是咬着核桃糕望天,皇城的天看上去清澈晴朗,薄云随着风散开聚拢,倒是令人感觉心旷神怡。可皇城的天,也仅有一个天。想起皇帝,他感觉这片天也许就是唯一的天。

 

“我说呢,你在这里做什么?”

王杰希随着声音来源望去,这次他就不会错认,“叶将军。”

叶修摆手,“你和我既已是旧识,这里又无你我以外的旁人,就不必这么拘束吧?”他这话说得像是他才是王杰希的主子一般,听得人都气笑了,可叶修的心性如此王杰希略有耳闻,也就道好。好说叶修估计大了自己,能有个十岁?

“叶修,你在这里做什么?”王杰希问道。

“来找你说话。”叶修回,他从王杰希的油纸包里顺了一块小酥饼扔到嘴里,“听家弟说刚才在这里和你说话了,我觉得就他一人和你说上几句话挺不公平的,怎么说都是弟妹,我也得亲自鉴定。你这酥饼挺好吃的。”

王杰希拍掉叶修还要伸过来顺第二块的手:“谁是你弟妹。”

“文州与我情同兄弟,说的自然是你。”叶修嘶声,“小王,你练武啊?打起人来挺痛的。”

王杰希哼气:“当然是练的。弟妹怎么称也该是皇后,不是我。”

叶修逃过他的眼,成功顺走了第二块,又瞅了一眼王杰希盖在腿上的兵书,嘴角弯了起来:“看兵书对付后宫那些嫔妃?那你得先有自己的阵营才行。”

王杰希全身一凛,眼神直勾勾地望向叶修,他才想说话,又有个急匆匆地声言打断了他,定睛一看,是他寝宫里的小太监。

小太监气喘吁吁地跑到王杰希跟前,见人便是跪下:“主子大事不好啦!”

王杰希与叶修对看一眼,就道:“什么事情你且勿慌,仔细道来便是。”

“舒贵人、舒贵人她,从咱们宫里回去后就说身子不舒服,派了太医去看,竟说是中了一种毒,现在大家都急坏了,您可赶紧回去啊!”

王杰希站起身,他将油纸包与兵书塞到叶修手上,而叶修只是蹙眉:“瞧,我不是说了么,你得有自己的阵营。”



未完待续

--

本来以为20章能完结,看来是我太低估自己的废话能力(倒地不起)

但是计中计还是写得挺开心的233

  181 51
评论(51)
热度(181)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