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宫斗之这个皇后不宫斗(十七)

<文前预警>

*很雷超雷!天雷滚滚

*古风ABO,慎入,全部架空,有参考

*A:乾元,B:中庸,O:坤泽

*最近看太多宫斗剧的产物,佛系宫斗

*反正是个连载,大喻小王,宫斗但喻王是真的

*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要看,就不要怪我了😂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

“皇上,夜深了您怎么还过来。”王杰希从皇帝的怀里挣脱出来,却察觉环着自己的人身上带着一股寒气以及他并不熟悉的香味,便是皱眉。

“都说了来看你。”皇帝将人搂回怀里,又是一下一下地轻点起后颈,直教人浑身打颤。王杰希放下书,才又是使劲将他推开。

再这么下去可就不妙,王杰希于是道:“皇上身上有别的香味,可是用了香粉?”他试图转移皇帝的注意,总比又是情动让自己半日里的歇息养生又打了水漂。

“方才去了皇后那里,可能染上宫里的香气。”皇帝听王杰希提及,便是直接回答。希嫔在他眼里总归是个直言不讳的,也不争宠,对那些名利都不在意,自然不会借题发挥,做争宠貌。

王杰希应声道是,对于皇后,碍于上下位份之故他始终没能与人说上两句话。于昨年引产以后皇帝更是免去了王杰希作为后宫一员向皇后请安的义务,对外说让希嫔好好养身子,王杰希起初不知,时至今日有管事宫女同他说的那些话以后,才明白那些时日里皇帝对自己下的谕令全是因为为护自己周全而非软禁。

他对皇后多少有着不大一样的心情。同样身为男性坤泽,王杰希依然憧憬宫闱外的世界,可亲眼见到皇后时,只感觉同自己性别一般的男性坤泽并非人人都如同自己一样胸怀大志,如皇后这般母仪天下的,怕只是不在少数。

他想了想,便是放弃挣扎,皇帝乐意抱那就让他抱吧,大约乾元的体质是比较好的,冬日里抱着有两人体温,也就不那么冷。

王杰希往后一倒:“那皇上怎么不在皇后.......娘娘那里歇下就是?”他现在还是不习惯叫与自己相同性别的皇后为娘娘,碍于宫规却必得如此。

见他乖顺不抗拒自己,皇帝由衷欣喜,嘴角上挂了笑意,道:“希嫔可是不喜欢朕来这里?”

此番问话怕真是容易送命,王杰希摇头,答喜欢和不喜欢终究都要违背心意,他索性再次转了话题:“皇上累了吧?臣服侍您早些安置?”少年坤泽眨着眼:“好么?”

见的这样水灵纯净的双眸望着自己,饶是皇帝再如何心猿意马也只得笑着说好,便由着王杰希换来宫女为皇脱鞋,而自己为人除去外衫。

 

搂着人回到床榻里边时,皇帝才瞧见那件扔在床尾的外衫,便问:“希嫔今一切可都好?”随着皇帝眼神飘过去,王杰希很快地便发现皇帝又在调侃自己,大气不喘一个地说:“托皇上的福,一切都很好。”他爬过去正想将那件外衫拿过来,又被一手扣住腰倒了回去。

“朕就在这里,希嫔还需要朕的外衫?”皇帝不很满意地说。

“是——不需要。”王杰希索性缩在人脖颈处说话:“皇上人在这里就好。”他将皇帝摆在自己腰间的手移开,拢好棉被闭上眼,乾元的味儿就挺令人心安,很快便睡了过去。

皇帝亲吻他额头,轻轻说了句话,王杰希没有听见。

 

希嫔身体复原情形已由敬事房传出,如此一来皇帝早先的谕令也随之失效,王杰希到底是必须如同过去一般,三天就必须向皇后请安一回。

他倒也是不愿与他人不同,步行着去皇后宫里请安。

沿途自是遇见其他不曾相熟的妃嫔们,因着礼节总是得说上几句话。皇帝登基这是第六个年头,妃位仍有三位空虚,嫔位至今也得王杰希一人而已,与他同时进宫的贵人答应常在们见了他那也是少不了一顿酸言酸语。

说巧也就是这么巧,说不巧也是不巧,王杰希看见选秀时与自己搭话的那位少女,如今已是舒贵人,仪态也不如从前,他有些惋惜,却也只能惋惜。

来人朝他欠身作揖,"给希嫔请安。"

少女风姿绰约,看上去比起当时更是平添几番姿色,上回他便觉得这般少女若能不选进宫该是最为能够终身幸福的,可也知道如这般姿色要不被选入也是困难的。

王杰希点头:“舒贵人好。”

舒贵人不若当时一般跳至他身旁,如今更有大家闺秀模范的样子,她说:“希嫔可是休养好了身体?臣妾听说您身子弱,本想去探视,都让您宫里人给挡了回来。如今能见到希嫔如此健康的模样,也就放心许多。”

话说得十分情意真挚,王杰希回:“是我宫里人不懂事,舒贵人勿要介怀。”

舒贵人本欲再言,却让他打了回来:有什么事儿,晚点再说吧。”王杰希对舒贵人笑笑:“去晚了怕是不好。”

 

踏进殿内时人已经来得七七八八,王杰希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他还是贵人时期来过数次都没能习惯,满屋子的香味以及心不对口的序言奉承都令他感到烦躁。

也因此他便是自断了宫中所有风声,即便与自己有关也是充耳不闻,清者自清。

皇后随侍宫女来传皇后已经起身,众人便是等到皇后坐定行完礼才落座,王杰希盯着皇后瞧,打进到殿内他便闻到那股香气,也不知道是否多心,总感觉与昨儿皇帝身上的一般,虽是清浅可动人心弦。

平时嫔妃们为不冒犯皇后,请安时多用香粉掩去气味,王杰希亦无例外。

这殿中唯一不若香粉的也就只有皇后身上发散出的那阵沉水香气。他正想得出神,就听见皇后叫唤自己,便是赶紧道:“是。”

皇后道:“希嫔近日里身子可还好?” 

王杰希回:“臣已无大碍,多谢皇后娘娘垂爱。” 他向人眨眨眼,又是微笑,贵妃在一侧,便是笑:“希嫔若是身体好些,往后就不能失了礼数,该给皇后娘娘请安,就不能缺席啊。”

贵妃声音娇软,却是藏针带刺,王杰希并不与她正面冲突,仅是回答:“多谢贵妃娘娘指点,臣记住了。”

后有帮腔的,也被皇后一并打断:“希嫔既已大好,本宫自是欣慰。你在病中无人看护,本宫甚是忧心,虽说龙胎之事尤其可惜,但你也不能因此失了心,往后得更加悉心侍奉皇上,孩子能再有的。”

“臣明白。”王杰希道,他仅是笑着回应,并未多言。

 

步出皇后寝宫时,众人皆已尽数散去,舒贵人走在他前面,并未与之搭话;为此,王杰希可谓是落了个轻松,与人交谈说话并非棘手之事,只是他还不习惯与人虚与委蛇,不以真心相待罢了。

王杰希舒了口气,这身正装穿得他难受,便是扯了扯衣襟,长街上的风吹来伴随着梅花香气,他抬头一看,不知何人宫里的梅花枝桠探出头来,白色疏落一片,飘零数朵跌落在地,一朵落在发上,他瞧不见。

忽有人走来为他取下,王杰希微微抬头看,才发现来人竟也不面生。

“叶将军。”他说,“不知将军因何在此。”

看着叶修今日装扮朴素不若平日里武将风范,金黄甲胄,有些好奇。

叶修倒也不隐不藏,他将梅花放回王杰希手中,并将身旁的小孩儿拉至人跟前,“臣就是来送二皇子上书房去。”叶修蹲下身,于二皇子跟前说道:“二皇子您可要给希嫔请安才是。”他望向王杰希:“娘娘?”

王杰希笑出声,道:“别叫我娘娘,求你们了。”

叶修站起身,耸肩道:“那就恕臣无礼,只能唤您一句希嫔了。”

“请希嫔安。”二皇子从善如流,“听闻希嫔是个男性坤泽,我本来还不相信呢,如今一见,才知道真是个男人。跟母后一样。”

王杰希不很在意,便说:“书房的师傅肯定也给二皇子说过,分化的事情吧。”他笑笑,“就算现在不说,二皇子以后也会知道的。”

“是么?不过我觉得自己肯与父皇一样是个乾元的。”二皇子挺着胸说,小脑袋儿晃呀晃。

可这性别之事到底不看遗传,王杰希望向叶修,只见人拍一把小孩儿的肩膀,道:“是的,殿下一定会和皇上一样是个出色的乾元。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

王杰希应允,叶修又道:“希嫔回宫路上也得当心才是。”

话语虽若清汤寡水,可王杰希很快领会,道了谢后离去。

 

才回到宫里便见到方才也没能多说上两句话的舒贵人,心下虽有疑问,却也是端出笑脸来:“舒贵人。”

“希嫔娘娘安。”舒贵人起身请安,对着王杰希眨眼,”还是不叫您娘娘的好?“

王杰希笑笑点头:“不叫的好。我本是男性,叫起娘娘来可太别扭了不是?”

“确实是呀。”舒贵人笑道:“还好几个常在兄弟们都学起了皇后娘娘的模样,我看着就怪难受的。”

“皇后娘娘的事情你可别瞎说啊。”王杰希招来管事宫女,叮嘱人备茶。

他脱下外袍,交给管事太监后坐下,望着舒贵人宛若选秀当时的申庆,心底也是奇怪,他不再遮掩,便问:“舒贵人今日寻我何事?总不可能是叙旧吧?”

话音才落,就见人变了脸色,少女的面庞镇静中似有慌乱,王杰希蹙起眉头瞧她。“有话但说无妨。”

“希嫔半年前痛失龙胎,又伤了身子,可知道何人所为?”舒贵人一字一句似是掷地有声,“我知道,而且我看到了。”

 

未完待续

--

明天停更一回,要去迪士尼玩儿!

有感而发一下。

喻王写了这么久,从未图妄写出所谓成年人的爱情,在感情中的成长反而是我向来所关注的标的,最难相守的是真心,最简单的面对也是真心。

  179 48
评论(48)
热度(179)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