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宫斗之这个皇后不宫斗(十四)

<文前预警>

*很雷超雷!天雷滚滚

*古风ABO,慎入,全部架空,有参考

*A:乾元,B:中庸,O:坤泽

*最近看太多宫斗剧的产物,佛系宫斗

*反正是个连载,大喻小王,宫斗但喻王是真的

*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要看,就不要怪我了😂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

叶修回到家中,他那在御前当侍卫的双胞兄弟正鼓着一张脸瞧他,今儿不轮叶秋当值,祭天自然也没参与,正月期间皇宫里警备较少,也是皇帝体恤下情而致。

“又怎么啦?”他径自走到厅内坐下,叶秋还站在那里一言不发,这一看就是有事,事情还可大了。

“你倒是厉害,还能和皇上的后宫闹起传言来了。”叶秋走到他跟前质问,“皇帝的人都还跟你扯上关系了?”

他俩自幼便是皇帝伴读,对天子性格也十分熟悉。虽说皇帝并非随便就让人掉脑袋的,怎么说还是小心为上的好。饶是他叶家再如何有功于朝廷国家社稷也是一样,哪天皇帝心血来潮听信谗言将他家罢了官削了爵,那是纵然委屈却连声都不能一吭。

“你就不怕他砍你头了?”叶秋没好气:“你俩再如何交好也得听说一句,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你要穿他衣服他肯定砍你手足的。”

叶修给自己倒茶,也给叶秋倒了杯:“你是我手足,那砍的也是你的脑袋不是我的。”他笑笑:“秋可要自己当心,别让为兄操心了。”

叶秋气不过,“你可继续贫嘴。这事儿闹到爹娘那儿去可不好。”

“秋你就爱瞎操心。”叶修喝茶,倒不如平日里于边防军中的那般粗气,对着眼前的双胞兄弟自然也就是逗着玩罢了,他哪里不知道叶秋是担心自己,也操心叶家。

叶家位极人臣,叶父命从皇帝,作为南书房大学士并任军机大臣,为朝中最是显赫。叶秋此番担忧自然不是没有道理。

“我这不是担心你的脑袋还能在脖子上呆多久么!”叶秋有时真是拿叶修没办法,同一个娘胎出来,他这兄长偏就有那么多事儿。

“你别担心,这事儿啊,文州自己解决了。”叶修放下茶杯,又招来人换壶茶。“我们皇上可机灵,把我当枪使都有的。再说为兄长年在外,要真能把王杰希怎么了岂不是当我能飞天遁地呢?”

这话说得实在,边关北地离京千里,叶修要真能怎么了皇帝的后宫嫔妃,那也是挺令人疑惑的。

“王杰希?”叶秋想了想,他对这个名字是有点印象,但不深刻,依稀记得是个男孩儿。

叶修接道:“王侍郎之子,还是长子。选进宫中可惜了。”叶修长出一口气:“那孩子怪机灵的,秋啊,你说咱们是不是赶上好时候才没被选进后宫?”

对于自家兄长的话他有时不大能理解,总觉得人在说胡话,“你一个乾元还想当皇上的后宫?”

“谁想当喻文州的后宫了,对他我可是没有兴趣的。”叶修嗤声,叶秋赶紧制止:“不要直呼天子名讳!”

“难道你有?”叶修问道,听得这话叶秋便是扶额:“我也是乾元,人皇上只招坤泽行么。”

叶秋这会儿还在碎念,叶修没理,他自顾自地说道:“即便前朝皇帝好色也从未有招纳男性坤泽之事,为何到他这里就改了?”他望向叶秋:“你说呢?”

“我怎么会知道。”叶秋回答,他好容易才等到茶水稍凉,才将杯中之物一口饮尽。“你和皇上更熟悉,提着脑袋去问啊。”又道:“这批男性坤泽进宫也已两年,你是边关呆傻了?”

“就是有些好奇罢了。”叶修回道。

想来皇帝也非好色之徒,怎么就下了这种喻令呢。

 

 

“皇上驾到——”

寝宫外头的通传声较夜里来得响亮,王杰希这会儿瘫在椅上还不想起身,管事宫女伸出手:“您还得到院里等皇上才是。”

王杰希点头,让管事宫女搀了出去。他这半年来虽是养着,可逢至雨露期也能发现还未完全复原,行至院中便已见得皇帝,他扶着腰半弓身也不回避皇帝眼神,道:“请皇上安。”

皇帝见他这般姿势憋屈,手扶着后腰没打算放开,眉头就是一蹙。

“你这是怎么了?身子还不爽快?”皇帝走向他,王杰希招招手,凑到皇帝耳边说:“雨露期。不是身体不爽快。”

皇帝一听,心中便是了然,便将他一把圈住,“那就别乱动了。”

管事宫女与太监相视一笑,皇帝要对着人好,宠着他们这位主子,作奴才的自然乐见其成。

他们伴随王杰希走过大半年,看尽主子的喜怒哀乐。王杰希不曾在他们眼前落泪,很是要强,看在眼里虽是心疼也无法置喙,管事宫女看着两人背影,便是挥退众人:“行了,都各自去忙吧。”

众人离去,管事太监便与她道:“皇上这两日都来主子这里,你说会不会......”

管事宫女仅是叹息,“若有人笑,就有人哭。”

这宫里最不缺的不仅是风言风语,还有失宠及得宠。她望向殿门,背对着管事太监道:“奴才们不能插嘴主子们的事情,你可要记好了。”

 

皇帝揽着王杰希走入殿内,他还是觉得这腰板太薄,便也顾不上是雨露期,就对人说道:“朕若是不在,你可就没有好好用膳?”

王杰希摇头,“臣不敢。况且我的身体情形也不坏,一切都还挺好的。”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这半年来的情形隐瞒过去,皇帝的恩宠是一时一阵,现在心疼自己未必以后也会,他知道自己想要的并非争宠而是真心,也知道皇帝待自己好,也能同等待别人好。

这三宫六院里嫔妃无数,皇帝兴许就是求个新鲜感罢了。而宠他,冷他,那也都是一念之间的事。

自己只要学会不去在意便好,若无得失心,自然不会失望。

皇帝这会儿还掐着他的腰板,道:“你可得和朕说实话,瞧这个样子莫不是落下病根了?”他看上去有些着急的模样,王杰希索性挺直了酸疼的腰杆,以平圣心总得作作样子。

“当然没有。皇上这么怀疑是不信?其实请太医院拿脉案就知道了。”他说:“皇上不要以为我和其他人一样娇弱。”

皇帝听他这么说,也想起眼前坤泽于江南遇刺时一心一意仅为守护自己的模样,便是道:“那是自然。希嫔在江南相救一事,朕没齿难忘。”

王杰希笑了,皇帝还是那时的皇帝,于是摆手:“臣不敢。皇上没受伤就好。可后来那些刺客可是查出了什么?”

说起江南遇刺一事,王杰希很快地想起御舟上提及之事,他还记得早先同皇帝说过需彻查暗器及所携毒药,循迹细查必然能得真相。

王杰希所提之事皇帝自然不能不知道,他早派人彻查这事情,得到的结果并不尽如人意,便是蹙眉:“年初一就别提这些不祥的事情了。”皇帝领着王杰希走到床榻边上,才展开笑颜:“当务之急可不是你么?”

王杰希闻言,愣了一愣,心说皇帝怕是不肯与自己谈及此事,他就是想追问也没了立场,只不过心理还是在意,一边看着皇帝除去自己衣物,便是直言:“那好,现在不说。”


AO3



四更天时皇帝踏出寝殿以后再次召来管事宫女,宫女跪下接旨,他道:“照看好你家主子,有任何情况皆至内殿禀报。”

“是,奴婢遵旨。”管事宫女回答。“恭送皇上。”

皇帝踏出宫门上了辇轿,对总管太监说:“江南的事情查得如何?”

总管太监不敢怠慢,即答:“行宫那边传来消息,已有头绪。”皇帝颔首:“让朕的御前宫女去细问,不得声张。”

他望向总管太监,又道:“此事不许走漏任何风声,朕不要听到任何人议论此事,希嫔这里也给我看好了,不得有任何流言传入。”

总管太监领命便道:“奴才知道。”

 

天已大亮,皇帝回到寝殿时便见到太后跟前宫女在殿外等候,他瞧了一眼。

“皇上。”

“是母后有事寻朕?”皇帝问道,心里到底是有数的。

太后找自己能为何事,估计又是一顿劝谏。

“是的,太后娘娘请皇上若是无事便到她那儿去。”

皇帝蹙眉:“朕知道了。给母后说,朕下午再去给她请安。”



未完待续

  186 43
评论(43)
热度(186)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