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宫斗之这个皇后不宫斗(八)

<文前预警>

*很雷超雷!天雷滚滚

*古风ABO,慎入,全部架空,有参考

*A:乾元,B:中庸,O:坤泽

*最近看太多宫斗剧的产物,佛系宫斗

*反正是个连载,大喻小王,宫斗但喻王是真的

*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要看,就不要怪我了😂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

一觉醒来随即被告知自己身怀龙嗣这事儿并不容易让人接受。

太医离去后,他便是对着笑意盈盈的皇帝蹙起眉,皇帝见人如此,也道:“贵人睡着时太医就来看过一回,待你醒来才好告知这个喜讯。”

他这会儿还在皇帝怀里,又有些疲累,索性靠着。

“什么时候的事情?”他问道。前思后想也不知道是何时的事情,况且近来前朝政务繁忙,皇帝又需雨露均沾,到自己这儿来的时间虽不算上是少,可也算不得多。

“太医推测的若是无误,估计是......”皇帝抱着他,凑到人耳边说:“朕带你下船游赏那日。”

提至那日于马车上的一次情动,王杰希耳朵尖都烧红起来,皇帝待自己的好虽说显而易见,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仅那么一回便怀了上。

“朕是真想再带你出去玩一回。”皇帝说道:“如今你怀着皇嗣,要再随意走动估计太后与皇后也会说话,还是安心养胎。”他亲了亲少年坤泽的耳朵尖,又道:“朕晓得你不习惯,可还得千万当心,好好养着。”

王杰希艰难地点头。

他今年十七岁,尚未做好有孕的准备。可眼前皇帝满心欢喜,自是不好再多言。他既然身为后宫之人,得皇帝封一贵人,迟早是该有的。

虽非他所愿,实乃皇室之愿。看着眼前人的欣喜,原来悬在半空高的一颗心,便像是灌了铁水一般沉下来。

“朕会给皇后及太后说这件事,免你每日请安,只需好生休养,不得妄动。”皇帝放开他,“杰希可有什么想要的?你说的朕都答应。”

王杰希还有些茫然,就是摇头:“臣......没有特别想要的。”

对他来说,这孩子来得是巧,可也许并不特别好。

 

而王杰希寡淡不求荣华的性子皇帝也逐渐习惯,只是要连他的贵人眼下唯一的兴趣都剥夺,多少还是有些不忍心。

“剑就留置在你宫里,朕就不拿回去了。”皇帝话音才落,便听得一声不妥,便是与王杰希交换眼神,等着声音的主人到来。

见着来人,皇帝随即站了起身,给来人行礼。

“儿子请母后安。”

“皇上可是来陪伴贵人的?”太后走进房内,身后跟着皇后。王杰希望向二人,本欲起身,却让人按了回去。太后在他床沿落座,皇后则于桌边凳上坐下。

贵人的寝殿本就不大,一时间里塞满了人,宫人及随侍将寝殿装点地热热闹闹。

皇帝回答:“是的,儿子听说贵人晕眩便亲自来看看,太医诊脉以后才确定了这个喜讯。本想亲自与母后说,不料母后先来了。”皇帝招手让人搬来凳子坐下,他在床边拉着贵人的手,又道:“方才母后说的不妥是为何?”

皇后便道:“是臣妾所言。”他抬起头看着王杰希,“孕中不宜见利刃动干戈,以避血光。贵人这是头一胎,需更加谨慎。”

王杰希垂下眼望向皇后,道:“谢皇后娘娘,臣谨记在心。”

皇帝一听,便也同意,他转身对皇后道:“贵人就由皇后照料,不得懈怠。”

皇后得令便是起身,向皇帝及太后行礼:“臣妾遵旨。本宫既为六宫之首,照拂妃嫔们为当然之事,如今贵人身怀龙嗣,自当尽心尽力。”

太后听得人言,称是,且道:“皇上福泽深厚,可是这几年却仅有贵妃的大皇子及长公主,淑妃的二皇子,如今贵人腹中又有了龙嗣,皇室更是兴旺。皇后,也该更加努力才是。”

“臣妾知道。”皇后回答。

王杰希趁乱捏了一把皇帝的手,太后与皇后二人揣着的那点心思即便是他这般不问宫事也恩能够知其一二。

皇后同王杰希一般是个男性坤泽,他都能有孕,皇后自然也能有孕。

太后这是在责备皇后呢。王杰希给皇帝使了个眼色,随即抽回手遮起张开的嘴,他打了呵欠。

“看样子贵人也乏了,母后不如同我一道回宫?近日里御花园的花开得漂亮,与臣妾同赏也是好的。”皇后起身:“贵人保重身体,本宫先行离去。”

太后随之起身,“也罢。皇帝前朝政务若是忙着,也去吧。”

见着二人离去,王杰希随之躺回榻上,皇帝移至他身旁,“累了就睡吧。朕陪你。”

身边传来的是属于乾元的气息,教人心安,王杰希很快便睡了过去。

 

接下来的日子里,皇帝是隔三差五地来探望王杰希,并命太医好生照看,皇后则经常差人送来补品,说是吃些对怀中龙子影响好的。

王杰希不以为意照单全收,他家里母亲进宫面会,也带上不少滋补之品。

“娘娘可有听见为娘的说话?”

王杰希被念的脑壳儿疼,母亲本就善于叨念,本次进宫探望他也是足足说了一刻钟的话,可再怎么说他也不能制止,最多是颇有微词。

“娘,你能不能不叫我娘娘啊。”王杰希瘫在椅上看书,就是唤来管事宫女:“换壶菊花银耳茶,我娘喜欢。”他想了想:“上次皇上给的那些风干菊花拿出来用吧。”

管事宫女得令,便走了。

 

王母见此模样,又是叹息:“你啊,不叫娘娘叫什么?宫中都这么叫的。”

“叫娘娘太别扭了,那不就像是我叫爹是娘一样了?”王杰希试图撑直身体,可这数日间有是哪个宫的妃嫔来探望,要不就是皇帝压着自己睡觉,这都睡得他浑身不对劲,人愈发懒了。

“都这样了还在瞎说。”王母失笑,嫡长子因身为坤泽而被选入宫这事情她本就有些忧心,到底是自己的儿子,性子怎能不知。

 

王杰希双手一摊,在亲娘面前就是自由些,“要不您说,能怎么说。我又不是女性坤泽,叫娘娘怪别扭的。”他拣起掉在盘上的葡萄塞进嘴里,“那几个跟我一同进宫的答应贵人倒是习惯了,我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习惯的。您还是老样子,叫我杰希吧。”他眨眨眼,对着王母说道。

“真是拿你这孩子没办法。”王母叹息,“皇上看样子是真待你好,为娘也就宽心许多。只是,还得切记深宫之中需事事当心,我与你爹、兄弟们都安好,不要挂记。”

王杰希点头:“我爹最近又去了关外?他很久没去关外了。”

“皇上派他去巡查,你爹看叶将军去了。”王母说道,“自从你得皇上恩泽,你父亲也受皇命,参与边塞要务,布兵力,修城墙。”

王杰希静静地听,并未多言,后宫与前朝向来牵连颇深,难以割舍其一;更知道其母此番言辞莫不在提醒他切勿犯错,即便得到皇帝恩宠也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叶将军一切可好?”王杰希问,他与叶修尚有几面之缘,当初王父远赴边塞即是听令于少年将军,算不上陌生。

宫女端来新泡的茶后离去,王母啜了口,放下茶杯时说:“都好。叶将军身受皇恩,近年在外屡建战功,逼退鞑虏。边塞若是安康,国家自是兴旺。“

王杰希点头:”那就好。“

他年幼时曾见过叶修的军队出城,曾想过冠礼以后便能自请随侍左右。叶修战功彪炳,除他率领之铁骑骁勇善战外,因其智将名号缔造不少传奇战术,也令王杰希心领神往。

王母见他神游,怕是又想起过去王父许下的承诺,也是无奈。

”杰希,你在宫里万事当心,低调为上,切勿做出招人忌恨之事。“

”儿子知道。定不负母亲期望。“他终于挺直了腰杆,在哪儿,都得好好地活下去。

”况且皇城之大,儿子幸得皇后娘娘照拂,母亲不要担心。“

王母眉头松了半分:”那就好。切记,安身立命。“

 

送走王母以后他发了会儿呆。管事宫女凑到他跟前,”主子,您该喝药了。“

王杰希点头,虽是不大想喝,这一天一种花样的他几乎要不记得今天喝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有时是皇帝亲赐的保胎药,有时是皇后差人送来的补气汤,一天里得吃上几顿,脸是愈发圆润起来。

皇帝一次见他便笑:”数日不见,杰希圆润许多。“

王杰希哼声:”那岂不是拜皇上所赐。多亏您与皇后娘娘及其他妃嫔们,臣都快吃成一颗球了。“

皇帝只是笑着搂住他,并不言语。

 

”你去端来吧。“王杰希坐得直了,夏日在宫里还是有些闷,”一会儿用完晚膳去御花园走走,消消食也好。“

既然太医说胎相稳定,又已是将近五个月,走走总不构成大事。

宫女将药端来与人,王杰希捏着鼻子一口饮尽,咽下时感觉有些不同,便是问道:“今天的药换了?”

宫女回答:“方才太医院急急忙忙地来说是给您抓错方子了,送了碗煎好的来。”

“是么?”王杰希望向还有一点残渍的碗底,想起了方才母亲对自己说的,凡事当小心低调为上,切勿做出招人忌恨之事。

到底他是在明,可是对方在暗啊。他将盅的瓷盖盖上,若有所思。

“你去拿几颗冰糖给我,嘴太苦了。”王杰希说道。


未完待续

  208 48
评论(48)
热度(208)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