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宫斗之这个皇后不宫斗(四)

<文前预警>

*很雷超雷!天雷滚滚

*古风ABO,慎入,全部架空,有参考

*A:乾元,B:中庸,O:坤泽

*最近看太多宫斗剧的产物,佛系宫斗

*反正是个连载,大喻小王

*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要看,就不要怪我了😂


(一) (二) (三)


--

皇宫里下起了入冬后的第一场雪。

原来在秋日里的那点爱好也只能被迫停止,王杰希自幼习武,便是不大怕凉,搬了张凳子坐在门口看雪一点点儿地飘,将院内的花草全盖上白色的一片。

眼看就是年下,望着院子发愣之际便想起宫外的府邸。

过往每年到了除夕春节时,家人便会团聚。在外地驻守的堂兄们也会归来,一大家子凑到一起,着手张灯结彩地,别提有多高兴。

他叹了口气,缩成了一个团子。

管事太监在王杰希身边放下炭盆,对自家主子这么看着院内景色很是习惯,随口交代了贵人别着凉了便离去做事了。

王贵人进宫已有半年,与别的妃嫔还是不大一样。

同样身为坤泽,且说他们这位主子不如其他妃嫔不论男女那般妆点地像朵花一样,衣着也坚持素净秀雅,穿得如同学堂里那些个书生一般。且这六宫里,还属王杰希相貌特别,连着身高也是拔尖儿的,说实话,也与那些花花绿绿的刺绣衣裳不合衬,白色水色以及翠绿最是合适。

管事太监与宫女也曾私下议论,若在宫外,王杰希指不定能成为一国栋梁,如今养在深宫中也不知道是可惜抑或是不可惜,但木已成舟,也没有转圜的余地。又说虽是蒙得皇帝恩泽,可贵人看上去一点儿也不上心的模样。

可对下人们来说,有个得宠的主子到底是好的,确保衣食无缺不说,在外头走路那是越发体面,要说是狗仗人势么,也能算是。

只不过王杰希不怎么喜欢这些事,每每发现必要说上一顿,长此以往那便是宫人也不敢乖张行事。

 

他正发着呆,随侍皇帝的管事太监传来口谕,王杰希只得起身接旨。

“皇上口谕,一会儿来陪贵人用晚膳。”管事太监毕恭毕敬,“现在这会儿在太后那儿请安呢。”

王杰希抬起头,“臣接旨。”

皇上要是不来也行,这人每回都打扰自己伤感的时候,正伤感着还得伺候这尊神佛,挺累的也是。

管事太监很快离去,他才回头又见到管事宫女给他拿来了一身华服,眼里满是期盼。

王杰希无奈地点头,便是道:“我穿还不是么?”

管事宫女笑道:“贵人不愿穿得和其他人一样,皇上也未曾勉强过您,可陪皇上用晚膳到底不能像您现在这一身一样,看上去......”

“看上去?”王杰希挑眉。

“看上去像是您才练完剑......”管事宫女直言不讳,可面对的还是主子,声音便是渐弱。

他哼了声:“剑都被收走了,至今没还回来那还练什么啊?”

说到被收走的那柄剑,王杰希就有气。皇帝原说腰好了就还他,到现在别说练剑,连剑柄都没摸上,还练个什么啊。

“可您不还是让奴才们找棍子充数么......”

“能一样么?”王杰希抓过管事宫女手中的衣物,“皇上来了再叫我。”

“是。”

 

那日在角楼上的拥抱是挺暖和,可是该计较的事情那肯定还是要计较的。

也不知道那句话是真是假,他总想天子之言若非攸关家国,那也不必轻信。

他对着镜子穿戴好,便是待在房中读书,直到从宫外传来落轿的声音才起身到院子迎接。

 

王杰希行礼如仪,“臣请皇上安。”他瞧着皇帝的披风上有点儿积雪,便是道:“皇上也不必冒着雪来臣这儿用膳。”

皇帝笑意盈盈地握住他的手,王杰希虽感别扭,也不敢甩开。只得随着人去了,又听得皇帝道:“那不成,朕就有一事要与贵人说。”

“什么事?”王杰希问。虽说皇帝不来时他挺清闲的,后宫里多少能听见前朝的一点事情,对于皇帝是否得空他心里多少是有数的。

今年冬天冷,更北一点的地儿发生雪灾,大雪带走不少生命。为了这事儿,皇帝能有多忙碌,王杰希心里是有数的,毕竟抚恤臣民不能等到开春,雪灾发生地那便是更要加紧处理,很快便是年关了,得让百姓终有所归,过个好年才是。

 

“贵人记得朕俩月前给你说过,随朕去江南之事?”

王杰希点头:“自然记得......”他才脱口,又忙着改口,宫内规矩虽有嬷嬷教导,但王杰希说话还是没能改过来。

“臣记得。”

皇帝摆手:“你不必拘谨,贵人像往常那样说话便好。”

王杰希应允,他到现在都没能习惯皇帝对自己宽容的程度,又想如宫里管事太监宫女说的“兴许皇上就喜欢贵人这般不矫情不娇气的性子呢。”

可逢迎拍马的言语又有什么值得信任的。王杰希看着皇帝一脸笑意,于是开口:“皇上要与臣说的事情是什么?”

皇帝拉着他坐下,“朕刚才给太后以及皇后说了,江南视察带你一道去。”

“真的?”王杰希听见这话,也有点开心,但随即收起过多的喜色,“皇上是为了这事儿所以冒着雪过来了?”

“可不是么。朕瞧着你老看着宫墙发愣,原来也是在宫外自由自在的身份的。如今居于深宫,是委屈你了。”皇帝说话时,直视着他,很是情意深重。

这么一说便让王杰希也有些软了心,这皇帝到底不是不近人情,这段时间里来的观察,也没有因为后宫扩张而耽搁政务。

都说君王总是将一颗心的三分之二给了家国百姓,剩下的三分之一才是妃嫔们。王杰希对这点上比较苛刻,可皇帝确实拿了挺高的分数。

这会儿还说要带自己出宫游历,王杰希早想着等着未来一天能有机会游历天下,奈何他一朝选在君王侧,更是失了这样的机会。

便是一反常态地扯开一个笑:“那臣先谢过皇上。”他起身给皇帝倒酒,“太后及皇后可是同行?”

皇帝接过他斟下的酒,便是点头:“太后说是舟车劳顿不愿同行,可皇后与贵妃还是一同前往的。”又给王杰希道:“怎么了?”

“没事,皇上用膳吧。”王杰希看着皇帝的好心情,心想那肯定得趁着天皇老子心情好把剑要回来才是。

 

腊月一过,就进入春天,烟花三月正是最好下江南的时节,桃花疏雨,姹紫嫣红。

王杰希在马车内还是有些期待一会儿会看到的船只。

他长到这个岁数真是没出过远门,以前曾想着要出远门肯定是领了命到边塞去,这点念想破灭得早,再后来进了宫就更没有这样的机会,这回能随行江南,也算是聊慰心里那点惋惜。

 

马车行至码头,皇帝、嫔妃、侍卫及随侍太监与宫女们陆续登船,王杰希兜里揣着水路图,有些兴奋。

就这么点喜色也让皇后看了去,皇后望向王杰希:“王贵人可是高兴?”

王杰希被唤,便是赶紧回话:“回皇后的话,臣只是没见过这么大的船只,一时忘形......”

 

皇后是个年轻却不貌美的男性坤泽,是皇帝的嫡妻,太后母家中,年轻一辈里唯一一个坤泽。

先帝曾有云,中宫须为皇室延续绵长命脉,须是一坤泽。

皇帝还是皇子时,便娶了这位嫡妻,两人一直和睦,几年下来却一直无所出。

听闻如此,才有了前年的一场选秀。

 

“贵人可别太忘形,要不还没坐稳就掉下船可不好。”

声音从另一边传来,王杰希看了眼娇气声音传来的方向,就是一拱手:“不劳贵妃烦心,臣有些武功底子,应是不可能掉下船的。”

“是么?那就祝王贵人好运了。”贵妃摆着手离开,王杰希还是有点儿懵。

贵妃是个娇气美丽的女性坤泽,膝下有一儿一女,原是争储时支持当今天子喻文州的前朝老臣,新朝以后,得皇帝重用,圣恩如山,贵妃因其父吏治有功,又有所处,便是母凭子贵,很是得宠。

王杰希心说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别掉下船再操烦我吧,却也一言不发地入座。

到底人家位份就是高,他才不想给自己没事儿找事做,贵妃的面相在他看来,娇气有余,聪慧不足,他真不是想说女子难养也,只是也没有想过未来这位贵妃辉在他的人生绘卷上添上多么浓墨重彩的一笔。

 

御州每行经一处,船只便会停泊于码头,各级官员皆会上船禀报地方政务,有时下船,看的也净是园林景色......王杰希站在甲板上,他觉得这趟真是足够无聊,虽说能看江南风光是好,但这光看真是没有意思。

他不出身于贵族,对于市井还是了解得较多。这江南嘛,当然是得下船到市集里晃荡一圈,看看开在郊外的桃花杏花梨树,能吃上茶水摊上的一碗豆腐脑儿,那才算是来过嘛......他支着下巴,心想就这样的巡视他下回再也不跟,行宫都比这还好玩儿些。

 

“贵人怎么在这儿吹风?不嫌凉?”

王杰希听着声音没有回头,“皇上怎么在这儿吹风?不嫌凉?”

“这话不是朕问你么?”皇帝走到他身旁,王杰希又回:“这明明是我问皇上的。”

皇帝瞧他这样,便问:“你是无聊了?”

王杰希点头:“来江南就是看些宫里也能看到的东西,那我在宫里不也挺好么?”

“你这么说,不是愧对了朕的一片心意?”皇帝招手,让他站得离自己近些;王杰希虽是疑惑,也靠了过去,“你明儿同朕下船。”

“下船也就是那样,不去。”王杰希回,他是真不想再看那些宫里也有的玩意儿。

“就朕和你俩人。”皇帝说,“你的佩剑,明天带着。朕明天可得靠王贵人保护了。”

王杰希睁大了双眼,看见皇帝漾开一个狡黠的笑容。

 

这个皇帝,是不是有点怪?他不知道怎么说了。



未完待续


--

结果还是晚了_(:з)∠)_

  299 35
评论(35)
热度(299)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