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宫斗之这个皇后不宫斗(三)

<文前预警>

*很雷超雷!天雷滚滚

*古风ABO,慎入,全部架空,有参考

*A:乾元,B:中庸,O:坤泽

*最近看太多宫斗剧的产物,佛系宫斗

*反正是个连载,大喻小王

*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要看,就不要怪我了😂


(一) (二)


--

皇帝来到王杰希寝宫前,龙轿才喊了停就见到大门深锁的模样,他皱着眉,一旁的随侍太监总管很快地派人敲响宫门,门环撞击门板好些时候,才终于有人像是跑了百里路一般地出来开门。

随侍太监见来人是宫内的小太监,先是斥责:“在做什么呢?皇上都到了还没有人出来迎接?”

只听小太监怯生生地说道:“贵人身子不适,不见任何人......”

小太监的回话声音倒是有些细如蚊蚋的意思,太监总管劈头盖脸先骂一顿,又回到皇帝身旁,诚惶诚恐地道:“皇上,贵人身体不适,要不还是......”

皇帝听见这话便问道:“贵人既然身体不适,那朕不是更得看看么?”随即命人放下龙轿,他亲自上前询问紧闭宫门前的小太监:“贵人身体不适,朕进去看看。”

“皇上,不是小的不让您进去......”小太监就地跪下,伏着身子没敢抬头,“是贵人说歇一会儿就会好,让谁都不许找人来。”

皇帝心道奇怪,三更天离开时也不见人有点什么不适,睡得挺沉不是么。

“给贵人说,朕来过了。既然不舒服就好好歇息,朕会再来看他。”语罢又对着太监总管道:“让张院使来看看。”

太监总管应是,皇帝又看了眼紧闭的宫门,便复登龙轿。

“起轿——”

小太监见皇帝摆驾离去已有些距离,才汗涔涔地抬起头来。他望向皇帝离去的方向,回到紧闭的宫门之后。

 

这才进宫内就见王杰希提着柄剑,穿得如平日里练剑那般轻便,小太监一瞧,又差点没晕过去。

“主子您这是干什么呀?”

王杰希撂下额上的汗,瞥他一眼:“日课,父亲有云,一日怠惰则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他们这些下人得帮着王杰希瞒天过海已经够累,若被发现,脑袋都不知道得掉几回。

“您......哎,贵人啊——”小太监找了宫内管事的宫女及太监,半斜着身子说道:“皇上是摆驾离开了没错,可已经嘱咐刘公公让张院使来看您啊。”

王杰希不为所动,众人却是眼巴巴地看着自家主子,而人楞是没有半点回应。

小太监急了,干脆转向正欲再练一式的王杰希,神色十分焦急地道:“张院使来以前您可得装得好些啊,要不小的这脑袋......”

王杰希瞧小太监一眼,“他来以前我去躺着不就行么?张院使什么时候到?”

管事太监忙道:“太医院距离这儿算不上远,一刻钟内呢。”

“行吧,你们去门前看着,他来的时候我会好生躺着的。”

 

众人皆对王杰希这番言动给榨出冷汗,时节分明已是秋天怎么就还这么热呢——。

 

“那既然皇上都走了.......贵人,咱这宫门,是开还不开啊?”管事太监拿帕子擦了额边汗珠。

“开。宫里空气不好,闷得慌。”王杰希道。一边于院内一处石椅落座,他这宫就在六宫中一处最偏远的位置,况且开了门最少能看看往来的宫人,他想象力比较丰富,勉强能当成市集看.......但还是差得太多了。

他生来不是属于皇宫的命,既非出生于皇家,也非宗室,王杰希将剑放在下颚处支着,刚才皇帝在老远的门外,却好像还是能闻到那股竹叶青的味儿啊。

有点儿烦燥。他晃了晃脑袋,站起身决定再练一式。

 

 

沉重的宫门咿呀一声打开,小太监及侍卫们左右顾盼,心想这主子给这帮下人们都找的是什么茬呢,

——才说这茬,不看还好,一看噤声。

走远的皇帝调了回头不说,还就这么站在宫门前。此举吓得一干人等纷纷跪倒,本应大声恭迎皇帝驾到却让一个手势给关上所有音量。

皇帝无声无息地踏入内殿,在王杰希收招时鼓起掌来,话音听上去毫无起伏:“贵人身子看来好的很啊。”

王杰希猛然回头,这人不是走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他按捺住心里慌乱的小人儿,悠悠地放下剑,道:“皇上怎么有空来啊?”

“听说你病了,朕总要过来看看的。”皇帝走到他身边,“可看上去,贵人倒不像是身子有恙。”

皇帝在王杰希身边打了个转,王杰希僵着身子没动,又或说是动弹不得,他怎么也没料想到皇帝竟然调回头不说,还不声不响地踏入院内。

瞒不成就算,他索性说:“臣是没病,就是腰疼。”话说得直白,“便寻思着起来活动活动筋骨,就看能不能好些。”

皇帝瞧着他这般模样,像只竖着尾巴炸毛的小猫,实在有趣。

但听着这话,心知王杰希这是暗讽自己,又道:“那为何关上宫门啊?朕听闻贵人病得厉害,实在不放心,才差人过来探探。”

“多谢皇上关心,臣好得很。”王杰希说,又想起手上还拿着剑便赶紧往身后藏,“皇上政务繁忙,就不必挂心臣了。”

“那怎么行。”皇帝贴到他耳边,“朕从未见过初夜后还能像个没事人一样的坤泽。”

竹叶青的味道扑鼻而来,惹的王杰希一阵激灵。他退开一步,捂起方才皇帝贴近的那只耳朵。

“臣真没事,一会儿张院使来,诊过脉以后皇上就知道我没骗您了。”王杰希说道,可皇帝却是眯起眼瞧他:“你没骗朕?”

王杰希摇头道:“没骗。”他举起手,心说皇帝都是如此麻烦多疑的么,又说:“臣与您保证。”

皇帝清清嗓子:“爱妃这话说的不对,你要是无恙还关着宫门,试图阻挡朕,是骗;你要是身体有恙却穿得如此单薄在此练剑不休息,那也是骗。”

“那么你说,是骗,还是没骗啊?”皇帝的眉眼弯起,王杰希顿时语塞。

皇帝这番话真得探究起来,便是坐实了自己无论怎么回答都是欺君罔上的事实。他心念一转,又说:“皇上这是要责怪臣没说明白自己腰疼之事?”

皇帝心下了然,他这是给他自己圆谎呢,便是一把搂住贵人的腰,说道:“那贵人可还道无事?”

“是臣不对。”王杰希有些惊讶,未料皇帝真接着自己话头说,可做戏不能做半套——要唱,就得唱完一台才行。

“你要是知道你不对,就赶紧回床上躺好去。”皇帝脸色一沉,拉着人入了厅。

于此时,门外侍卫来报,张院使求见。

王杰希被皇帝压回床上躺着很是无奈,张院使提着箱子进来,看见皇帝一脸沉静,这氛围有些奇妙,便是不做二想,先跪再说。

”臣给皇上、贵人请安。臣来迟,还请皇上和贵人息怒。”

“院使请起。给贵人诊脉吧。“皇帝很快地进入主题,他瞥了眼藏在被褥中的王贵人,“你看看吧,贵人说腰疼,怕是伤到筋骨。朕瞧着他每天动得厉害,伤了都不知道呢?”

昨夜皇上在王贵人处歇下而未去皇后寝宫,这事情已经传遍整个宫里,今天又特别招来太医给”据闻身体有恙的贵人“看诊,这贵人怕是要平步青云了,圣宠可是多少妃嫔的梦,到底美梦终有时尽,有人一生都能蒙宠,有人一生也不过就是做个梦罢了。

如今这位大抵是皇上新宠,可得小心对待。

张院使上前至王杰希床边,“贵人,能不能把您的手伸出来给臣把脉?”他很是小心翼翼,王杰希也不与他为难,手伸了出来,白晃晃的小臂上还有些稀薄的汗珠。

 

张院使起身,给皇帝及王杰希行礼,道:“贵人是多忧虑,确实后腰部有气郁积。臣给贵人开道方子,每日服用。并佐以伤药膏,早晚各擦一回,不出一月必定能好。”

皇帝赞赏道:“辛苦张院使,有劳了。所以贵人是不是一月内都静养不妄动为好?”

“皇上哪儿的话,这是臣应当的。”张院使望向王杰希,又是作揖:“至于贵人,这一月内就请好好静养。请贵人珍重。”语毕便是退去。

王杰希不发一声,皇帝倒是开口:“听见了?这一月内,你都别想碰剑。”他唤来人,“把贵人的剑给朕拿来。”

宫里管事太监赶忙递上,镂花的白色剑柄落到皇帝手上。

“这柄剑,朕先为你收着了。”

王杰希将头埋进被子里,一言不发。

 

——他真的太、太、太讨厌了!

 

 

被没收佩剑的王杰希每天除了吃药擦药以外闲得发慌,索性让管事太监问藏书阁要书,大半个月便读了上百册。

一日午后,皇帝驾临王贵人寝宫却意外得知人不在宫内,便问:“贵人上哪儿去了?“

奴才们不敢隐瞒,皇上这隔三差五的就来寻贵人,自然可能撞上主子又捧着书上哪儿读的时间,也就一五一十地从实招来。

“贵人应该在离御花园不远那处宫墙边上。”管事宫女说道:“估计在那儿看书呢。”

皇帝点头去寻,果不其然地见人捧着书看着宫墙发呆。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啊......”王杰希喃喃自语,宫闱之高,他纵有一身武功也尚不能越过,如今对着雕梁画栋兴叹,心中小小的火焰还没熄灭,仍是期待还有出去的一天。

皇帝站在他身后望着,并未作声。

直到王杰希叹久了也叹够了,正欲捧着读完的书下楼时,回头才发现这位天子不知道在此与自己一同吹了多久的凉风。

“臣给皇上请安......”他正欲下跪行礼,却让皇帝一把搂进怀中。

“来年春天,贵人是否愿意与朕一同前往江南巡查?”皇帝看着他,笑得有那么些温柔。



未完待续

  310 43
评论(43)
热度(310)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