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宫斗之这个皇后不宫斗(二)

<文前预警>

*很雷超雷!天雷滚滚

*古风ABO,慎入,全部架空,有参考

*A:乾元,B:中庸,O:坤泽

*最近看太多宫斗的产物,佛系宫斗

*反正是个连载,大喻小王

*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要看,就不要怪我了😂



(一)


--

王杰希随着皇帝踏进厅里,隔着两步的距离也没能感受到走在前方的天子是怎生心情,自己会不会掉脑袋啊?

他到底年轻,还是有些畏惧天子威仪。

又说入宫三月以来,春过到夏,如今已入了秋,王杰希愣是一回也没见过皇帝往自己这儿钻,宫里翻牌子也没点过,龙轿不曾停伫。他并不觉得受到冷落,反而以为皇帝不找那才是好。若是不找,那他便有了出宫的机会。试想一个备受冷落的贵人,寝宫乏人问津,别说皇帝,连下人都不愿服侍的妃嫔与废品无异,此时若与父亲提及此事,指不定能有点作用。

他咽下唾沫,看着皇帝落座。原来王杰希未曾侍奉过皇帝,这会儿也只能呆站在原地,他作为一个男子,只是恰好成了坤泽,丝毫不以为自己必须如同小女儿般讨好皇帝请求垂怜宠爱。

思及此,便是挺直了腰杆。

皇帝见他如此,便是敛下脸上原来带着的微笑。

年轻的天子招手,“你过来。”

王杰希得令,跨了一步,站得近些。可与皇帝仍然差了几步之遥。

“贵人,朕让你过来。”皇帝看上去还是温和,但语气中有些不耐:“不是叫你跨一步,是站到朕跟前来。”

天命难违,万般不得已也只得连续跨三步。这么一走,便确实地站到人跟前去,皇帝只消伸出手就能捉住人。

这距离尴尬得让王杰希想要就地逃跑,心头转过十个八个逃跑的法子,却没有一个是能落实的。王杰希还是想,侧面不行,正面进攻。

他还没完善计划,皇帝便开了口:“贵人可知罪啊?”

王杰希歪头,他想了一下:“不知皇上说的是哪一条罪?”

方才于后院中,眼前的天子特别指出的就两条:一是他衣服没穿好;二是他私带兵器入宫。

衣服没穿好他倒不觉得是什么大事儿,况且过去习武时也经常如此。两相权衡下,王杰希问:“臣的父亲入宫时也佩剑,臣不知道不能带。”

他说的也是实话,打心里没有欺君罔上的意思。况且儿时曾随父入宫,也见到许多带刀侍卫及武将,因而未能意识到这点。

可皇帝既然指摘,他倒也才意识到若以外人看来,后宫确实不应该有兵器的存在。

“请皇上治罪。”王杰希单膝下跪,他所有的礼节全来自其父,一个武将之后学的全是武将那一套。

“这是其一。”皇帝说,“还有一条呢?”

王杰希摇头:“请皇上明示。”

只见皇帝板起脸,沉声道:“后宫嫔妃不得赤身露体你可知道?”

“回皇上的话,臣不知道。”王杰希说:“臣作为男子不懂后宫规矩也是自然,皇上既然说了,那往后臣就不再做了便是。”

再说了,他又不是自己想要进宫的,若非那道该死的诏令,这时节估计都金榜题名分发至地方了。

王杰希想着想着就有些气愤,他凝视着皇帝的脸,还是觉得皇帝非常可恶。

当了皇帝就能为所欲为么?长得好看就可以肆无忌惮么?他越想越气。

“贵人不知宫规,朕可以不怪你。”皇帝勾起嘴角,眼角却是一动未动,“你不懂的,朕来教你。”

他一把拉起王杰希,成年的天子是个乾元,现今喻家王朝明令仅允许乾元身份之皇子继承大统,以免遭遇旧朝晚期之事。

与乾元相对应者,便是坤泽。两者在体能及身形上都略有落差。王杰希本是少年,体型发育未臻成熟,被这么一抓,饶是他习武,都没能抗拒这股蛮力。

就这么一下,便落到皇帝怀里。

皇帝居高临下地瞧他,“贵人需要朕教的事情太多了,一个晚上你可要好好听。”

王杰希愣了一会,心头火起,手一撑便挡在了皇帝的脸和自己中间:“臣未曾想过会身处后宫,不懂那是应当的事。”

皇帝瞧这模样看着是欲拒还迎,眼角勾出一道弯月:“贵人如此说话,难道是不愿入宫?”

王杰希这会儿偏头沉思,好半晌才道:“是不想。”

他接着说:“本来我就不应该身处宫闱之中!”王杰希趁着皇帝一晃神逃出人双臂禁锢。这一溜,就溜得有些儿远,和皇帝能有一个半人身的距离。

“你说清楚。”皇帝回过神望向他,又没了脸上的笑意,“朕念贵人年纪尚轻,光着膀子在院子里练剑就当胡闹......”

“皇上才是胡闹!”王杰希一听见这话便出声打断,他是真憋不下去了。“若不是这场选秀,怎会让我落到后宫之中。”

他的眼神毫不犹疑,“每个坤泽都有生育可能没有错,但皇上您广招天下十五至十八岁的所有坤泽入宫选秀简直荒唐!您已经有那么多妃嫔,女性又占多数,为何还得招我们这些男性?”

“本来我作为坤泽一点也没有怨言,过去及现在不是没有坤泽参政的实例,您这样做,岂不是断了我生路!”

皇帝站起身:“你是说,朕选秀这件事情不对?”

王杰希坚定地点头:“是。”

“朕的决断,不需要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儿来左右。”皇帝沉着脸色:“你既已入宫,就该恪守宫规。”身着黄袍的天子怒气甚高,走至王杰希跟前将他一把抱起,抱起一名少年,又是名坤泽,这对皇帝来说一点不难,他将贵人丢在柔软的床榻上,欺身压了上去。

“王杰希,你得记清楚,一朝选在君王侧,那你就是这辈子都出不了宫门。”皇帝说:“朕今晚留宿你这里代表什么意思你可明白?”

“侍寝。”王杰希赌气地回,“那皇上您赶紧睡吧!”

他才说完,便让皇帝给咬下一口,嘴唇都出了点血斑。

"侍寝是这个意思。"皇帝除去他原来就裹得松垮的袍子,“王贵人,别太天真了,这里是皇宫,不是你家,记清楚了。”

AO3


三更天时王杰希徐徐转醒,正见到床前有人,他很快起身,却见人回头看他。

“你睡吧。”

“皇上?”他揉揉眼,全身还酸疼着,“这么浓的竹叶青味儿......我没喝酒啊?”

皇帝扣好了腰带,走到床沿坐下:“那是朕的味道。”天子的手厚实而温暖,覆在脸上传来暖意,王杰希半醒着睁眼,长睫一眨一眨,有太多能克制与不能克制的事情冲击着他混沌且尚未清明的脑袋,乾元与坤泽是这个样子的——。

“贵人再睡会。”皇帝起身,随侍的太监很快迎了上来,皇帝转头再瞧一眼时,王杰希早已沉沉地睡去。

“皇上?”随侍太监问道。

“走吧。”皇帝如是说。

 

王杰希再次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他平时并不睡得这么晚,今天特别。

全身像是被拆过一样,饶是他第一回练剑,都不能如此酸疼。

他坐在床上发愣时宫女太监鱼贯而入,众人脸上皆是喜色,见他起身无不是一句“恭喜贵人、贺喜贵人。”

他当然记得昨晚的事情,就是惹了皇上生气然后被好好地教训了一顿,接着侍寝,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罢了......才怪。

碰上一个真正的乾元是过去不曾遇到的事情,且说乾元人数本就稀少,就是王父一骑当千也就是个中庸之人,王杰希打成了一名坤泽后几乎没被乾元的味道影响过......是有些冷。

 

“你们都在贺喜什么?”王杰希对着搬来浴桶的宫女及太监说道,只见几个跟得紧的贴身宫女太监七嘴八舌:“贵人入宫已有仨月,幸得皇上宠幸那可不是件好事么?自然要贺啊。”

“是啊,与您一同入宫的几个贵人常在都还没接受过皇上的恩惠呢!”贴身太监一脸咱就要发达的表情,王杰希见了心情很是复杂。

什么宠幸?他才不需要。

“你们都下去,我要自己洗......看能不能洗掉这身味儿。”王杰希说。

 

他在热水里闭上眼试图放松,却没能忽视自后方淌出黏液的感觉,便是咬着唇。

气死人了。他想。

 

“贵人、贵人!”随侍太监在帘后焦急地催促:“皇上往咱这来了呀!”

王杰希忽地睁眼,他从水中站起:“把宫门关上!快!”


未完待续


  358 61
评论(61)
热度(358)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