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arium💙💚

更新bot。
喻王,其余佛系写,有催有更。
关注前请先看置顶目录,最下方有简介。

 

[喻王]宫斗之这个皇后不宫斗(一)

<文前预警>

*很雷超雷!天雷滚滚

*古风ABO,慎入,全部架空,有参考(A:乾元,B:中庸,O:坤泽)

*最近看太多宫斗的产物,佛系宫斗

*反正是个连载,大喻小王

*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要看,就不要怪我了😂


--

嘉德五年。

 

王杰希站在一群巧笑倩兮、顾盼生波的少年少女中翻了个白眼,准确一点儿说,是在心里翻白眼。

自己根本不合适这种地方,他原来这辈子都不会跟皇宫——后宫扯上关系,更别提是参与选秀。

当朝皇帝登基已有五年,勤政爱民,天下太平,并未有严重的天灾人祸,坊间皆道当今圣上福泽深厚,不若前朝一般内忧外患不断,先帝仙逝那年竟于六月下起漫天大雪,不知是上天的哀叹或是责罚,六月雪向来是重大冤屈的代称,谁也不知道那漫长的岁月中到底又有哪些沉冤始终未雪。

新时代的凤于先帝驾崩那一刻吹起,新帝即位以来励精图治,抚恤臣民,很受爱戴。

这些王杰希都知道。他当然知道,作为曾经景仰新帝的其中一人,有君如此,自己定能于朝中有番作为。

但凡男子心怀大志,放眼四海,怎么能有不向往朝堂一展身手的,他想自己文韬武略尚有一二,报效家国是必然之事。

他是想报效家国,但并非以这种形式。

嘉德四年,一道诏书广告天下人民——无论男子女子,年龄十五足岁以上,十八以下,若为坤泽者,均需参与选秀。

 

“太胡闹了。”王杰希小声嘟哝。这个皇帝真是乱来,是歌舞升平、人人吃得上饭么?还男女子都要?即便先帝以臣民为刍狗,也不见这样大张旗鼓地充实后宫,这位新帝倒好,登基不过五年,把前朝未行之事全做了,无论好的,或是坏的。

 

这茬在王杰希看来,那就是坏上加坏,不能更坏。

谁让他长到十五岁时成了坤泽。

作为王家嫡长子的王杰希本应是随着其父学习,同年,皇宫颁布圣旨昭告天下选秀,将他一生念想全断了个彻底。

他该死地站在这群千山万水而来就为了见那该死的皇帝一眼的少年少女中,心如槁木。

 

虽非跋山涉水而来,但他心里仍写满了一百个同样的希冀——千万别选我。

在过去,坤泽虽是上不了战场到不了边防,却也能在朝堂上同人起坐,并不特别低下。即便成了坤泽那年王杰希对于自己能于朝堂上一展长才这件事情仍然毫不怀疑。

 

“这无异是要降低坤泽的社会地位。”王杰希小声嘟哝不断,有一少女同他搭话,“你也这么认为么?”

少女晶亮的大眼眨着看他:“我也这么以为!”

“你别和我搭话。”

“我不想被选上,你呢?”少女还继续说:“皇上啊,是个好皇帝—但是我又不喜欢他呢?成亲还是要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少女自顾自地说,说罢又看了眼王杰希:“你说是不是?”

被期盼的眼光看着,他心下为少女期待别被选上,却是不动声色:“我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啊?那你知道什么?”少女皱眉。

王杰希心想自己知道的可多了,却不是能在这个地方说的,此地不宜久留,说的话越少越好。

“我什么都不知道。”他说。

“原来是个傻的。”少女哼了一声便转过头去,没再理他。

他虽未理会少女的气话,可余光还是扫到刚才搭话的人身上,上下打量了会,还是帮人祈祷别被选中,那么水灵的一姑娘要是被那个昏君选了去,岂不葬送大好人生在宫闱之中呢?

王杰希出身于官宦之家,父亲做为军机重臣,本应有更多的机会能成就大事,如今在此他还是不平,十分不平。

 

选秀历时十数天,王杰希在接到最后一关的殿试消息时一颗心凉了半颗,可他很快振作起来,四处打听皇后及贵妃喜好。

反其道而行之,肯定错不了。

奈何天算不如人算,殿试当日那早被自己当作是昏君的当今天子,就这么正坐在中,看着选秀者来去。眉头一下都不挑,脸上虽是挂着笑意,却是让人受不住的威压。

——这就是当今皇上。

他的手心已经微微冒汗,原来用上了小把戏就是想让皇后和贵妃将自己屏退,多了一个变数能不能奏效,王杰希自己也说不准。

可兵行险着,指不定能棋高一着,他这么想,终于弓着身子低着头站到了皇帝面前。

“军机大臣之子——王杰希,十六岁。”唱名结束,他依然低垂着头。

皇后作为主持及左右选秀结果之人先是发声:“抬起头来。”

王杰希抬起头,又是行礼,规矩他还懂,昨儿个晚内务府的太监们给参与选秀的少年们耳提面命,该论位份给人行礼,先是皇后接着是贵妃……可没教怎么给皇帝行礼。

王杰希心下一合计,便就着平日里的方式鞠躬作揖,双手一抱:“臣恭请皇上圣安。”

皇帝瞧他一眼,皱起眉:“免礼。”

王杰希接着给皇后及贵妃行礼用的是内务府教的那套,行云流水,一点儿卡顿都没有。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皇帝看,眉目不似他人一般流转,又是向前站了一步。

 

——这就是当朝天子,喻文州。

 

他在心里哼了声,前朝天子为君不仁;新帝即位不过五年,马脚就露出来了不成?

这个江山能稳固多久,王杰希在心里画下一个问号。

 

“你就是军机大臣王侍郎的儿子?”皇后问道。

“是。”王杰希转向皇后处,轻轻地点了头,他这才发现皇后同自己一样是个男子,怕也是同自己一般是个坤泽,有些同情。

“你的味儿……”贵妃发话,说完便是呛了一会,皇帝见状便是开口:“贵妃,怎么了?”

贵妃看上去是个娇弱的女子,宫中的坤泽就该是这样的不是么,自己没有半点儿与这座宫殿相称。王杰希眼睛不眨一个,“是辣椒味儿的。”他也不遮掩,“平时连父亲都说呛人。”

贵妃气顺不过来,皇帝给她拍了拍

一旁侍候的太监一听,大惊失色:“快让这孩子下去,皇上和贵妃最闻不得这味儿,赶紧弄走他。”

王杰希这会儿眨眨眼:“臣做错什么了?”

皇后一瞧,便道:“王杰希,你……怎么通过验身的?”

“我也不知道。”他拱手,“还请给臣一个决断,才好步出此门。”

贵妃和皇帝都不待见这股味儿对王杰希来说真是个好消息,现在就回家估计还能赶上科举,那是喜不自胜。

 

“陛下赐花么?”皇后掐着鼻子,“这孩子估计……”

“行,赐花吧。”皇帝拍板,王杰希很快行礼,很快转过身迈大步子离开。

天知道他终于解脱了,往后能有更好的人生。

 

“王少爷,等等!”御前侍候的太监追了过来:“您走得太快了啊,皇上说让你回去啊。”

王杰希一挑眉,心说自己方才礼数难道不足?便点着头随公公去,回到御前时那可是连他都懵了。

皇帝给人留了牌子不说,起身站到王杰希身前时从腰间摸出一条帕子抚上他的后颈:“你这点小把戏,也想骗过朕么?”

皇帝在他眼前勾起一抹微笑,“王杰希是么,朕记住你了。”

听到这句,王杰希只感觉头晕目眩,怎么离开的都没能记得。

 

 

 

“哎,我的好贵人啊,您真不可以在宫里舞刀耍剑啊!还穿的这么少,您要是病了我可怎么给皇上交代啊!”

王杰希瞥了宫里侍候太监一眼,“你要看不过眼,就下去。我不用人伺候。”

生病?他十六年来仅有的一次大病在五岁,此后可说是身强体壮,若非坤泽的体质影响,怕是能打倒十个御前侍卫。

到底还是体力不行。王杰希带着气,又是一招。

“哎,啊,哎,贵人啊——小的求求您了——”

打入宫以来已经仨月,王杰希就这么被赐了个贵人的称号。

这回与他一同入宫的男子不知几何,他气不过的还是没能躲过皇帝,喻文州的眼。

兵行险着,棋差一著。

 

王父更在王杰希入选后送来贺礼,他的绝望只有更深。

想离开宫城是否只有逃跑一途?天下之大,可有他王杰希容身之处?

越想只有越气闷,王杰希刺出一剑时整个宫里跪倒一片。

定睛一瞧,皇帝就站在自己眼前。

“贵人这个装束成何体统?谁让你这样光着膀子的?”

他赶紧跪下,“臣……”

“把袍子穿好。”皇帝转过身,看着宫里上下侍候的宫人皱起眉:“谁给贵人这柄剑的?”

王杰希一听,赶紧道:“不是谁给我的,是我带进宫的。”

皇帝回头,眯着眼瞧他:“哦?”

“朕允许过后宫里出现兵器么?”

 

王杰希被这样的质问震慑住,他入宫仨月,原来连皇帝的人都没见到,此时出现在这里,是什么用意?

“要是贵人记不清宫规,朕来让你记清楚。”皇帝说道:“你去和皇后说,朕今天不过去他那里,得教教王贵人规矩才是。”

“贵人说是不是?”皇帝笑得是很好看,但入宫是真的太亏了,他长到这个岁数,没有做过比入宫更亏的交易。

 

 

未完待续

  497 56
评论(56)
热度(497)

© Planetarium💙💚 | Powered by LOFTER